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 武侠小说研究

情爱与生命的现代追寻

——论金庸武侠小说

邢海霞
内容提要 金庸以他十五部小说的成就成为武侠小说的集大成者,创造了中国文学史上的一个辉煌时刻。在他的十五部小说中,对情爱和生命的现代性描写,满足了人们心中对情爱的浪漫渴求和对生命价值的认识。文章主要从情爱和生命的现代性角度入手,探讨金庸小说中对情爱的追寻和对生命价值的探求。
关键词 金庸;情爱追寻;生命;价值

金庸的小说通过对人类爱情的挖掘与追寻,表现了人类情与爱的千姿百态,色彩纷呈。通过讲故事的方式把情爱和人性紧密地结合,揭示情爱和人性与文明、道德、真理、民族大义、政治立场等方面的矛盾冲突。让读者在一个充满侠骨柔情的江湖世界中得到感官的享受和精神的缓解。另一方面在作品中注入现代哲学意识和理性思考,来抒发对现实人生、理性人性、生命情爱的感叹和反思,这就使金庸小说具有浓厚的历史文化意蕴和强烈的现代意识,而这无疑又契合着现代的价值观念和审美要求。因此,金庸小说虽然描写的是古代的题材,却渗透着现代的精神。

一、情爱追寻

爱情对个人来说,意味着快乐和幸福,同时也意味着新生和动力。现代主义文化思潮在情爱叙事中注入了情爱本体意义上的哲学意味。爱情以人为本,追求心灵的解放和自由,对抗外在的环境、物质的束缚,反对物质的交换。在中国古代,情爱叙事是反抗专制婚姻,追求自由爱情的理想呼声。一曲元好问的《摸鱼儿》“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景,只影为谁去?”被李莫愁唱的荡气回肠,淋漓尽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这样的问题,谁能给出答案。金庸在他的十五部小说中对于情爱的描写给出了答案。金庸自己也曾经说:“我个人始终觉得,在小说中,人的性格和感情,比社会意义具有更大的重要性。”[1]“金庸小说中的爱情不只是经典,更具深广,一部作品通常会出现出多组、多种、多层次的爱情。”“金庸写爱情之广,写爱情之深,写爱情之奇,可以跟世间任何言情大师一决高下。”[2]

经典完美的爱情是每个在爱情中追寻的人的理想,黄蓉和郭靖的爱情可谓是金庸小说中理想的经典爱情。黄蓉美丽大方,活泼俏皮,人又聪明机智,能言善辩;郭靖英俊淳朴,本分木内,但人勤奋向上,豪迈大度。两个人的性格互补,两情相悦,生活上事业上二人相辅相成,互相映衬,可谓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典型,令天下的每一对有情人艳羡不已。小龙女和杨过以及赵敏和张无忌的爱情虽说最终也是完美结局,但是中间的波折起伏也是令人唏嘘不止。小龙女比杨过年龄上大的不少,又是杨过的姑姑和师傅,她对杨过的爱情可以说是感情上的失贞,但是她的善良和美丽征服了世俗的偏见。小龙女在陆家庄英雄宴会上亮相,作者这样描写“但见她的脸色惨白,若有病容,虽然烛光如霞,照在她脸上仍无半点血色,更显得清雅绝俗,姿容秀丽无比,世人常以‘美若天仙’四字来形容女子之美,但天仙究竟如何美法,谁也不知道,此时一见那少女,各人心头都不禁的涌出‘美若天仙’四字来,她周身犹如笼罩着一层青烟薄雾,似真似幻,实非尘世中人。”这么美丽的小龙女是很多人追求梦想的对象。最终小龙女在和杨过结合之前,失去了所谓的贞操,不再是冰清玉洁的圣女。不幸的是,杨过也失去了臂膀,就这样天残地缺的一对反而成就了感天动地的情与爱,最终有个美好的结局。赵敏也是在抛弃自身的荣华富贵经历种种磨难,最终和张无忌走到了一起,虽然女主人公的性格、爱好、气质、身份、经历各不相同,但是他们的夫君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貌若天仙的女子和顶天立地的英雄,他们的爱情也是惊天动地的一遇。金庸小说所写的经典爱情中,黄蓉是最幸福的,她与郭靖情投意合牵手一生,小龙女经历种种磨难,终于感天动地的有情人终成眷属,赵敏以死相威胁背叛自己的国和家,终于和张无忌笑傲江湖。

社会中的两性各占世界的一半,男女之间的相互补充交相辉映才构成这个丰富多彩、美丽动人的世界。男人和女人都不是对方的主宰,不是对方的镜子或影子;否则,这个世界就是一个混乱无序的世界。经典的完美爱情故事让我们对这个世界充满幻想和信心。

悲剧的爱情是金庸小说中众多女性的爱情结局,在众多女性的身上上演。她们无论“正”与“邪”,但有一点是相通的,即对于“情”与“爱”的痴迷与执着。她们来到世间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寻找纯洁忠贞、刻骨铭心的爱情,用自身的情感经历演绎着一场场令人柔肠寸断的爱情悲剧。金庸小说中的这些人物的爱情,是一种没有结果的永远值得追念的爱情。爱情之所以让人怀念,就是因为其无法实现而显得美好,但又是因为其无法实现而变得狰狞可怕。梅超风与陈玄风的爱情可以说是邪人的真爱,梅超风为了给丈夫报仇,双目失明后被人追杀,她顽强、倔强、骄傲而又孤独的活着,她的爱让人动容。裘千尺与丈夫的爱情悲剧在于两人之间的差距,她教会丈夫武功,但是又想驾驭丈夫的一切,用强权控制自己的爱情,结果两个人因为情而生恨,互相算计,彼此仇恨,好好的一段感情因为彼此的伤害而结束。阿紫对萧峰的爱更是残酷,她是在目睹姐姐死去的那一瞬间,萧峰的表现而爱上他,但是萧峰的心里只有阿朱。最终是阿紫抱着萧峰的尸体跳下悬崖,完成了心中的那份爱。就算是武功高超的李莫愁也是因为爱而变成魔,独创峨嵋派的郭襄也只是个人的单相思,痴情温柔、性格细腻的程灵素用生命换来的也只是胡斐的感激。林朝英因为得不到而选择在古墓隐居,一辈子在无望的等待。

金庸小说中的爱情悲剧不是简单的好人有好报恶人有恶报,不浮在表面,而是深入到了爱情的本质,触及到了爱情的深层次问题。爱情不是金钱能买来,身份地位能换来,武功能抢来的,你深爱的人却深深地爱上了别人,失去爱情的惨痛却无处可怨,这是人类永恒的悲哀。彼此相爱的人不能爱,亲情与爱情、情与理是人类最难做的选择,这是爱情永恒的悲哀。福康安这样的坏人有马春花这样善良美丽的女人为他痴情一生;胡斐这样的英雄却为情所困,刻骨铭心。爱情就是这样,英雄不一定有美人,坏人不一定没有红颜。错误的爱情更是让人无以言说,香香公主对陈家洛的至纯至真的爱,但是没有想到最终却被推进乾隆的怀抱;戚芳在生命的最后才发现子爱错了人,但是生命即将结束还能怎么样?每个人都在追寻着自己心目中的情爱世界,但是世事变幻产生出来的爱情更是演绎着人类的无能为力的悲哀。爱是什么?情为何物?这是爱情永远的天问。

二、生命探求

“爱情不仅反映着人的自然的情感欲求,也反映着个体独特的情感方式,性格禀赋以及对人生的体悟,虽然它同时也映射着一定历史阶段的伦理规范和道德观念,但爱情毕竟是一种个人性很强的情感,蕴含着丰富的人性内容。”[3]在金庸的十五部武侠小说中,对自由生命和人性的的追寻是贯穿其创作的一个母题。杨伦在其文章《论金庸小说中的人性悲剧》中,从人性与社会性两个层面上展开,作者借用佛学里面“贪,嗔,痴”的概念来分析金庸小说中人性的悲剧,并指出金庸从佛学的角度给人生苦难和人性悲剧指出解脱之道。其实漫长的人生道路上,一些人遭遇的是悲剧,而另外的一些人可能就是相反的方面。无论人生的悲喜,但是人总其一生对自由生命的追寻,在追寻过程中流露出的生命意识,生存感悟具有浓烈的现代人性色彩。

金庸武侠小说通过一系列人物的行为方式,建立一种个人生存的哲学,以一种审美的方式传达着一种知识分子理性话语以外的现代人的某种生命追求,他们生活在一个洒脱的江湖世界里面,生存的道德规范和价值标准不同于凡人的方式。他们自由独立的生命意识和精神的独立的行为方式是我们每个凡夫俗子心中渴望的梦想。在工业化、商业化日益侵蚀下,人们的生存空间和精神空间日渐缩小,和侠客们那种充满豪情敢作敢为的人生态度相比,世俗生活的怯懦委顿、勾心斗角等显得毫无价值可言。从这个角度来说,武侠小说无疑是一种精神的重铸,一种对自由生命人格的永恒追寻。金庸笔下侠客们的行为方式的价值点不是宇宙真理和道德责任,而是生命中那种不受约束、放荡不羁、自作主张、以自己的本性行事的自由生命意志。这种自由意志的张扬就是杨过认西毒做义父,娶师傅小龙女为妻的狂妄之举。

顽强地守候着自己所认同的一份生命的自尊,甚至为此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这是他们对生命追求的另一个层面。杨过自幼父母双亡,孤苦无依,被收留桃花岛时只要他肯收敛自己的孤傲倔强就可以获得郭靖,黄蓉夫妇的欢心,哪怕是哄得郭襄开心,就可以学的绝世的武功,以他的聪明机变,想做到这些是很容易的事情。包括后来郭靖把他送到终南山全真教学艺,同样也是不愿改变自己而倍受虐待。可是,性格决定命运,天生的禀赋性格使他不愿意委曲求全,从而使他的一生变得坎坷多艰。在感叹他命运多舛的同时,又不得不佩服他那种顽强的生命力,他们生命本身具有比任何受伤都强大得多的本能力量更是让我们唏嘘佩服。武侠人物的武功和内力的修炼,其实就是一直生命力量的的方式。金庸武侠小说中的主人公在成长的经历中通常会经历种种命运残酷的考验。苦难的身世、险恶处境、生命受伤等,这些本是很多武侠小说常用的手法,但金庸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在经历这些命运的挫折中,主人公身上体现出那种生命本身的英雄气概。杨过在战胜命运给予的种种打击和挫折面前,毫不气馁,他不仅战胜了孤苦身世带来的悲苦凄凉,还战胜了世俗礼教,战胜了断臂之痛,战胜了生命追求面前一切内在和外在的障碍。

金庸武侠小说中的人物突破个性的藩篱,自作主宰不受约束的张扬自己的自由意志,顽强维护自己的生命自尊,创造出了一种独特而又充满诱惑的生命价值方式。笃信佛学的金庸给他肯定的那些主人公都安排了一个个性升华的道路,最终通向悯世救人的宏大境界。杨过在经历困惑之后最终超越了自己的恩怨而投身于襄阳战场;浪子令狐冲也为捍卫江湖的自由秩序立下汗马功劳;张无忌也是在光明顶为武林解忧排难,最后率领明教投入抗元大业。这些人物在原有个性的基础上,朝着悯世济人的方向发展。生命本身是一种脱离外在束缚和理性规范的本真存在状态,当这种本真抛弃外在的浮华之后,剩下的就是对生命本身一种韧性的坚持和执着。

孔庆东在央视国际百家讲坛上曾说:“生活中有什么样的爱情,可以说金庸的作品中就有什么样的爱情,它是穿越时间,穿越空间的。”金庸小说中的那些侠肝义胆、情深义重的英雄豪杰们在情爱和生命的现代追寻中,总会感到悲哀和无助,人生的虚幻与短暂使他们在有限与无限中走向灵魂的深处。在这些作品中,金庸让他们直面现实江湖的残酷与无情,在孤立无援中不断抗争命运的桎梏,从个体生命体验的角度揭示源于生存意识的根本孤独和寂寞。让我们从文本的阅读中,在审美享受时去思索情爱与生命的本真意义,探寻人生自我的意义和价值。

 

[参考文献]

[1]金庸.神雕侠侣·后记[M].香港:香港明河出版社, 1975.

[2]孔庆东.金庸评传[M].郑州:郑州大学出版社, 2003.

[3]管宁.小说20年:人性描写的历史演进[ J].东南学术, 2001,(5.

[4]严家炎.论金庸小说的现代精神[J].文学评论, 1996 3.

[5]徐杨尚.金庸解读[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 2001.

原载:漯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0年第1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612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