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 女性文学研究

日本当代女性文学研究

——津岛佑子文学中的家庭观

杨希
内容提要 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日本文坛涌现出大量深受读者喜爱的女性文学作品,并以其独特的魅力独领风骚,这也标志着日本女性文学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其中,津岛佑子是日本文学界很具代表性的女性作家,其作品的特点之一就是颠覆了封建时代的男权主义思想,不拘泥于传统的家庭形态,而着眼于不完整家庭和建立以女性为主体的新家庭模式,更加贴近生命的真实的家庭观,充分展示了日本当代女性文学特有的艺术魅力。
关键词 津岛佑子;家庭形态;家庭观;女性文学

  当代日本文坛涌现出大量女性文学作品,可谓是日本文学史上的奇葩。值得一提的是,19891月的的芥川文学奖和直木奖共四人获此殊荣,其中三人是女作家[1]。女性文学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并以其特有的魅力独领风骚。津岛佑子是颇具代表性的女性作家, 1967年以安艺柚子的笔名创作的《诞生》, 1969年用津岛佑子的笔名发表《安魂曲———为了狗和大人》。津岛不仅是一位多产的作家,而且还频频获奖。凭借《葎的母亲》、《草中卧房》、《宠儿》、《光的领域》等作品先后获得了田村俊子奖、泉镜花奖、伊藤整文学奖、川端康成奖等众多奖项,国际评价相当高。进入新世纪,唤起通过女性文学家之手重新审视日本的文学史,预测比起20世纪末,本世纪的现代文学将以女性为中心展开[2]。近年来,随着对当代日本女性文学的深入研究,传统家庭意识的淡薄,新型家庭形态的出现等成为研究热点,其中津岛佑子文学作品中对此描写得尤为突出。

 

  一、不完整的家庭形态

随着日本社会化的飞速发展,其社会关系、家庭关系、人际关系亦出现了变化,爱情观、婚姻观、家庭观也相应发生了改变。由于女性地位的不断提高、女性意识的自我觉醒,她们与家庭的天然联系决定了创作的着眼点。传统家庭形象在当代日本女性文学中仍占据主流,但这种以血缘和配偶关系联系起来的家庭却不包括所有的家庭形态。

津岛佑子作为女性作家,把视点放在描画女性的生活、特别是母子家庭等不完整的家庭形态上,深切感受到了女性特有的肉体机能和心理感觉及家庭内部出现的很多问题,,众所周知,日本传统的家庭模式是男主外女主内[3]。但津岛佑子打破了传统的家庭形态,描写了分崩离析的家庭关系,缺失不完整的家庭形象。

津岛佑子文学中的诸多作品,有惊奇相似的一点是大多数都没有家庭中男性的出现———或是父亲死去,或是丈夫离异。很多设定为女性主人公喜欢上男人、生孩子、失去父亲的过程的母子家庭。男性对于家庭来说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

譬如,《怀狐狸》中幸子的家庭,父亲很早就去世了,弟弟智力迟滞,由于单亲而有呆傻孩子的家庭。《安魂曲》是描写小时失去了父亲,现在又失去了母亲,之后就寄居在伯母家的两个兄妹,一边给死了的狗做坟墓,一边回忆着已经过世的父母的面容的两个孩子的一天的文章,这又是一个不完整的家庭。同时,她在《在夜光的追赶下》、《燃烧的风》、《沉默的集市》[4]等文学作品中刻画了不完整家庭中与男性抗争的女性形象。在《沉默的集市》里,津岛更是大胆且明确地表现了血缘上的父亲并不需要的这一思想[5]。她以母子家庭和对外界有敌意的少女的视角,否定以父权、男权为中心的传统家庭观。

津岛佑子描写的家庭,都是主人公的父亲去世或离异的不完整的形态,都是缺失不完整的家庭。这样的家族的设定,很容易使人联想到津岛佑子自己本身的经历,从小就失去父亲的现实深深地影响了她的创作,作品中父亲的形象大体都是不愿着墨之处。

 

  二、以女性为主体的新型家庭模式

津岛佑子身为女性同时还是母亲,她的小说大部分以女性为主人公,大致是像母亲和少女一样的女性形象,在其作品中形成了一种特定的女性形象群体。津岛作为女作家,试图否定以男性为中心的传统家庭结构,而是通过肯定女性的性和生育机能来探索女性的生命价值和存在形式,进而构建以女性、母性为主体的新型家庭模式。

津岛佑子向传统家庭发起了果敢的挑战。从社会层面来看,这也是日本女性对封建传统文化的象征——家族制和家庭制进行抵抗、剖析及深刻的反思。“母亲”的形象被明确作为作品中心是从《猎殃殃草似的母亲》开始,还有《宠儿》、《光的领域》、《跑山的女人》等,以母子家庭为视点的作品群。这种情况下的母子家庭的新型家庭形态是通过无论从精神上还是物质上都拒绝父亲的援助,靠一个人培育孩子的母亲的意志构筑的。通过离婚女性和未婚妈妈来揭示男人()和女人()的关系以及父母和孩子的关系。在母子家庭中,母亲对待孩子是一种强烈的所有的意识。正是认为拒绝孩子的父亲的存在,以意图性地打算自己去培育孩子的《光的领域》中的“我”,孩子的事当然应该融入母亲的生活方式中的《宠儿》中的高子等,这样的例子有很多。《光的领域》、《沉默的集市》,能普遍地找到母子世界的主题性。如果说家庭是有血缘关系的人聚集的场所的话,津岛佑子的作品里,可以说总是有那样的家族登场。而且多是父亲缺失,反映母女关系的作品。津岛佑子依靠《奔跑在山中的女人》、《阳光照射下的空间》描写出婚姻制度以外的性和生育[6]

  三、家庭观形成的原因

津岛佑子作为一名女性作家,其生活是女性文学的基石,在其作品中形成了一种特定的女性形象群体。其作品尤其关注母性、,母子关系、家庭关系,通过主人公的家庭及其周围的人们,以及对客观世界的细致观察,展现了其不拘泥于传统家庭形态和血缘家庭观念的家庭观。从津岛佑子的家庭背景看,父亲太宰治在其一岁时便跳水自尽,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的津岛佑子对于自己的出生有着莫名的不安与怀疑。另外,她因和丈夫感情不和而离婚,这对其创作影响颇深。

总之,“从对传统‘家庭观’、‘家族观’的挑战,质疑到‘家族制崩溃’,再到‘家族制解体’之后的新式家庭观的建立,日本当代女作家们始终以敏锐的女性意识矫正以男性为视角的单向视角与霸语话权。”[7]津岛佑子文学作品中的家庭观也代表了日本当代女性文学的一个特点,在执著与肯定女性的同时描写了女性为主体的和缺失男主人公的不完整的家庭形态,勇于挑战男权主义为中心的传统家庭观念,与社会相联系,很具现实意义。这一时期的日本女性创作总体来看应是质量高、独创性强,具有鲜明的时代感和充满活力的,对此我们应以纯学术的视角给以正确的评价[8]

 

参考文献:

[1]刘宗和.评近年日本女性文学的崛起[ J].外语研究,1990, (4).

[2]川村凑.原善.现代女性作家研究事典[M].鼎书房,2001.

[3]符夏鹭.日本当代女性文学的家庭观[J].世纪桥, 2007,(10).

[4]津岛佑子.沉默的集市[ J].王成,.外国文学, 2000,(2).

[5]林涛.日本当代女作家津岛佑子[ J].外国文学, 2000,(2).

[6]王成.日本女性进入新时代[J].外国文学, 2000, (2).

[7]李墨.从“家庭观”的嬗变管窥日本当代女性文学发展[J].现代语文, 2006, (3).

[8]王宗杰.试论当代日本女性文学的特征[J].东北师大学报, 2005, (5).

 

 

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项目(10YJA752032)

作者简介:杨希(1984-),,黑龙江呼兰人,助教,从事日本文学研究。

 

原载:《黑龙江教育学院学报》2011年第5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9398]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