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悼何其芳

唐 弢

其芳同志于一九七七年七月患胃癌逝世,距“四人帮”垮台后不及一年,当时“师”之者有之,“公”之者有之,槌胸顿足,如丧考妣。余独默然。回忆五十年代末自沪调京,起意于郑西谛,而促成之者实何其芳。共事十余年,相切相磋,岂真无言?其芳逝世后五十日,余曾成短诗两首,徒以第二首有“阿党拒宵小”一语,刺痛此辈,诗被打入冷宫,从此不知下落。当时惟少数人知之。人情凉却,年复一年,今值其芳逝世六周年纪念,余亦深感寂寞,偶从旧箧中捡得原稿,虽然一向不赞成发表旧诗,为了告慰故人,了此一桩公案,寄供“夜光杯”补白。

其 一

汉园三作者,人话蜀城何。

寂寞描春梦,凄凉谱夜歌。

翩然奔圣地,卓尔唱延河。

策马宝山上,辛勤剑自磨。

其 二

方读青春曲,奈何作古人?

坐谈亲教益,把笔具精神

阿党拒宵小,酣歌为庶民。

海王村里客①,我自泪盈中。

①海王村即今之厂甸,中国书店在焉,我常与其芳结伴访书,流连竟日。

作于其芳逝此后50日。
1977年。


原载:《新民晚报》1982年7月14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7239]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