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 民族文学研究

神魔小说与人生仪礼

王猛
内容提要 从民俗学的角度研究发现,神魔小说很多细节、内容,脱胎于古代甚至远古的一些人生仪礼,尤其那些普遍存在、反复出现的情节原型,如成仙、成佛考验,明显遗存有古代成年礼的印记。
关键词 神魔小说 人生仪礼 成年礼 考验

 神魔小说由于题材内容较浓厚的民间色彩,兼之很多作品为世代累积型成书方式,因而遗存着不少古代乃至远古文化信息。如神魔小说中不少情节内容,便极可能源出于古代的一些人生仪礼,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普遍存在于此类小说中的成仙、成佛的情节模式,它们在很多文本中反复出现,从文化人类学的角度看,尤似于古代人生仪礼中的成年礼,二者结构相似乃至至雷同,而其间成仙、成佛前的考验与磨难,作为原型,更明显带有原始部族成年礼的考验性质。以《西游记》为例,这部神魔小说流派的颠峰与发轫之作,从结构框架到一些具体情节、细节,都或多或少地留下了人生礼仪尤其原始成人礼及后来冠礼的印记。

《西游记》以孙悟空出生、成长、成佛的故事线索贯穿全书,一开篇就写孙悟空的诞生,尽管他是仙石化育、日精月华的产物,不是尘俗凡胎,但毕竟一切文学艺术来源于社会生活,超现实作品本质上亦不例外,所以这部分内容还是留下了传统有关诞生、养育礼俗的痕迹。诞生礼是人生礼仪的第一个程序,包含一系列礼俗,其中洗礼、满月礼、取名等在孙悟空身上多少可以看到。民俗中有为初生婴儿“洗三”的习俗,是诞生礼中一个重要礼仪,主要流行于我国北方。婴孩初生三日后,为之净洗,即所谓洗三。洗礼的执行者往往是接生婆或儿女双全且有威望的老太太,一边洗一边说些吉利的话,如:洗洗头,做王侯,洗洗腰,一辈倒比一辈高。洗洗蛋,做知县,洗洗沟,做知州。[1] 诸如此类,诞生礼是人生正式拉开帷幕的象征。孙悟空出生后也恰好有一次“山涧中洗澡”的经历,正是在这次洗澡时,发现了水帘洞,这对孙悟空来说是一个机会,同时也是一个考验。众猴道:“哪一个有本事的,钻进去寻个源头出来,不伤身体者,我等即拜他为王。”(第一回)看来这是一个对勇气和能力的考验。我们知道,考验的内容本来属成人礼,但在现在民间,传统意义的成年礼大多已与婚礼或幼子养育习俗相结合,这样写恰好是《西游记》遗存诞生、养育礼俗的一个旁证。孙悟空通过了这一考验,又经过众猴参与礼贺的仪式做了大王——这又很似于诞生礼中的“满月”,专门为婴儿举行,众多亲友参与的庆贺仪式,“带有使小孩走出家门进入乡里社会的意味”[2]。这一切使其脱颖而出,而此前则混迹于众物,“与狼虫为伴,虎豹为群,獐鹿为友,猕猿为亲”,从此他开始求师学道、大闹天宫、取经成佛,这是否可以视为,正是山涧洗澡、庆贺称王这些充满诞生礼意味的情节,拉开了他人生的帷幕呢?

古人生三月而命名,正式命名前还有乳名或小名,男女分别在冠礼、笄礼后还要取字。其中乳名、正式命名属诞生、养育礼内容,取字则为成年礼的构成。《西游记》在命名上作了不少文章。自“石猴(作者对孙悟空的一个临时借称,并非其所属群体认可的名字)高登王位,将‘石’字儿隐了,遂称美猴王。”美猴王之名是孙悟空第一个公之于猴族家庭的名字,可视为乳名,带有一种随意的色彩。民俗中取乳名,一般也较为随便,意义上不外有两种倾向:或偏于美好珍贵,如宝宝、贝贝等,显示了一个家庭得子的欣喜、宠爱之情,美猴王应属这种情况;或偏于卑贱低俗,如阿毛、阿狗之类,至今在农村很多地方还有取贱名的习俗,这种情况大概源于贱俗易养的民间观念。正式命名旧时往往在儿童入私塾后,由先生起,称学名,也叫大名。孙悟空之名正是在拜师之后,由菩提祖师所起。祖师云:“子者,儿男也;系者,婴细也,正合婴儿之本论。教你姓孙吧。”(第一回)这里明白地点出了孙悟空童年期的生理特点。正式命名较为严肃慎重,多有深刻含蕴,代表着一种祝愿或心愿。菩提祖师也是在一番推算之后,才命名“孙悟空”三字的,所谓“打破顽空须悟空”,正是其中深意。后来这个大名一直伴随孙悟空终身。另外,大闹天宫的时候,又称齐天大圣,这可视为一个绰号,体现了人童年期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特点。绰号也称别号、外号,多为他人所起,用以概括本人性格或形状特征,往往和大名互称,伴随人的终生。齐天大圣即是鬼王根据孙悟空神通广大特点提出的,作者在后文叙述时,同样常常大圣、悟空混称。

《西游记》写了孙悟空诞生成长的历史,以隐喻形式展现了个体人由自然人向社会人转化的历程,因此既留有诞生、养育礼俗痕迹,自然成人礼仪的影响也再所不免。这一点早有人从文化人类学的角度研究发现,整个取经故事就是一个成年礼的原型模式。[3]如唐僧师徒经受的九九八十一难,即是原始成人礼中重要的考验环节,最后到达西天,功德圆满,才算真正为成人世界接纳。其实不仅故事框架如此,小说不少具体情节也与周代的冠礼吻合,明显带有古代冠礼的痕迹。 冠礼实质上是远古成人礼的遗留,由其发展而来。《礼记》记载古代男子二十岁行冠礼,女子十五岁行笄礼,冠礼与笄礼都是古代的一种象征性的成年礼仪,至今已不存在,但在不少少数民族中,仍然保留有一些传统的、带有原始风貌的成年礼仪。在传统社会中,汉族人一般是男子二十岁行冠礼,即在男子二十岁时,由主持仪式者为男子戴三次帽子,称为“三加”,分别为“缁布冠”(布做的帽子)、“皮弁”(皮做的帽子)、“爵弁”(据说是没有上綖的冕,色似雀头赤而微黑,用于祭祀)象征冠者从此有了治人的权利、服兵役的义务和参加祭祀活动的资格。传统冠礼中还有“命字”,即由嘉宾为冠者取新的字号,冠者从此有了新的名字。命字后礼毕,冠者才有正式社会成员的资格。冠礼中加冠、取字等重要程序,在《西游记》里都被以局部变形的方式展现出来。第十四回孙悟空打杀六贼,被唐僧责备,“他就使了一个性子,将身一纵”,跑的无影无踪。唐僧悲怨悟空不受教诲,观音便赠他一身衣帽,又传了一篇咒儿,唤作“紧箍儿咒”,说“他若不服你使唤,你就默念此咒,他再不敢行凶,也不敢再去了”。后来孙悟空更换衣帽之后,果然变的服帖多了。那么为何这身衣帽有如此魔力?奥秘关键在帽子上。原来帽子上有一金箍,乃是如来传于观音菩萨,第八回写道: 如来又取三个箍儿,递与菩萨道:“此宝唤做‘紧箍儿’,虽是一样三个,但只是用各不同。我有‘金紧禁’的咒语三篇。假若路上撞见神通广大的妖魔。你须是劝他学好,跟那取经人做个徒弟。他若不伏使唤,可将此箍儿与他带在头上,自然见肉生根。各依所用的咒语念一念,眼胀头痛,脑门皆裂,管教他入我门来。” 这里明确指出,嵌在帽子上的金箍,有约束冠者的功用,不服从者就要得到“眼胀头痛,脑门皆裂”的惩罚,所谓“金箍”,实乃“禁锢”也。孙悟空有了管束,便只能安心取经事业,再也不敢心生他念,所以十四回回目称“心猿归正,六贼无踪”。

古代冠礼象征性地同样具有类似功能。加冠并不仅仅是一种仪式,它实质是童年与成年、幼稚与成熟的分水岭,不仅意味着权利,更意味着责任义务和社会规范的制约,童年时的错误人们可以原谅,成年人犯错则必须受到处罚了,正如《仪礼•士冠礼》中始加时宾的祝词所云:“弃尔幼志,顺而成德(意思是你要去掉小孩子脾气,按照成人的规矩办事)。”因此冠礼中的加冠,便极似于给人头上加了一道紧箍一样,要冠者遵守成人世界的一切规则规范。明末黄周星在十四回回前 评中就明确点出: 紧箍儿咒,一名“定心真言”。然则此箍非头间之箍,乃心上之箍耳。或问:“此咒今传否?”道人曰:“《易经》、《论语》俱有之,曰‘君子思不出其位’。” 冠礼中负责加冠者,往往由神或地位尊贵的长辈贵宾充任,《西游记》中衣帽金箍来源、操作的有关人物是如来、观音、师父唐僧。再有冠礼中多次涉及到服饰的更换,都是要说明冠者已经成人,《西游记》则写道:“行者遂脱下旧白布直裰,将棉布直裰穿上。”种种细节的吻合说明该段情节无疑是采纳了古代冠礼的原型。小说最后写师徒四人历尽磨难考验,最终均被封佛,孙悟空正果为斗战胜佛,有研究者指出即成人仪式最后部分的取字。[4]取字者为负责加冠的宾承担,封悟空为佛的如来,正是金箍的所有者,这或许并非巧合。字是名的补充解释,二者多有联系,或同义或相反。斗战胜佛之字正合悟空性格,显然是其名的反向补充。

《西游记》而外,古代人生仪礼在其他神魔小说中也有普遍遗存,其中最突出的是成年仪礼中的考验。它在神魔小说中被置换为成仙、成佛的情节模式,是一个有仙缘、佛缘之人,从凡人世界步入仙佛世界的必经的洗礼,而在这一序列意象的背后,沉淀的正是成年礼体现的,一个人从童年进入成人世界的象征原型。成年礼仪简称成年礼、成人礼或成丁礼,是为承认年轻人具有进入社会的能力和资格而举行的人生仪礼,作为一种普遍存在的文化现象,在人生礼仪中最为重要。在原始部落民族那里,每当一个人长到其集团规定的成年年龄,人们就要为他举行隆重、庄严的成年礼,标志着他在经过漫长的文化化过程后,已经从幼稚走向成熟,从个体走向社会。成年礼中的考验是一个尤为重要的环节,其最突出的意义是使即将步入社会的年轻人得到身心的磨练,培育其承担社会责任的能力。原始的成年礼的考验包括肉体到精神的训练,甚至折磨,具有“死亡与再生”的象征意义,如“上刀梯”、“捞油锅”“鞭打”、将当事人送到远离村寨的地方,让他过孤立无助的生活等,类似考验在今天的少数民族中仍有遗存,如基诺族的对即将成人的年轻人发动突然劫持,高山族阿美人的赛跑考验及晋级礼仪——挨打受戒等。[5]

神魔小说中的考验具有近似的意义。前述《西游记》孙悟空的成佛考验,从被压五行山五百年,到取经途中的千辛万苦,便具有成人礼的象征意义。如果说《西游记》的考验原型由于作家较多的独创性,在作品的意义表层几乎消弭难辨的话,在其他神魔流派作品中则要明显得多,我们来看一些涉及成仙考验情节的神魔小说。

《韩湘子全传》写湘子学道心切,背叔婶、丢妻孥,不辞辛苦径往山中。途中,一直关注着他的钟、吕二师“怕他心里一时翻悔,不能够登真证果,乃按落云头,唤出当坊土地,吩咐道:“吾奉玉帝敕旨,临凡度化韩湘。那韩湘也肯随我修行,故弃了家缘,去了眷族,径来访寻我们。只怕立志不坚,难成正果,汝可一路上变化多般,试他三番四转。”(6回)土地先化美女金钱引诱,继之是虎蛇拦路、鬼判恐吓,湘子一一通过考验,方才得见仙师。守丹炉时,仙师又多方以幻术试探,结果屡试心坚,方得成真证果。

《绿野仙踪》中的冷于冰,为求仙弃数十万家私,又舍妻弃子,途中遇大虫、惊女鬼,因被骗所携钱财几尽,一路风雨饥寒,吃尽苦头,到杭州时因拜求金丹大道,一叫花子让他吃下一只腐烂的蛤蟆,“里边有许多虫蚁在内,腥臭之气,比屎也难闻”(10回),直到经受了这一考验,始得得遇仙机,最终身膺天仙,被封善恶真人。

另外,有关吕洞宾故事考验情节较多,如《飞剑记》的“七试吕洞宾”、《东游记》的“云房十试洞宾”等,均属此类。湘子、冷于冰、吕洞宾等人都经受了常人所不能忍受的磨难和考验,所以才能顺利进入仙界——成人世界的隐喻,而此前,他们还生活于仙人眼中的童年世界中,因为从仙人的视角观察,他们的人生观明显带有童年的幼稚、不成熟的特点。如湘子劝退之学仙的一段: 叹人生空自忙,不觉的两鬓霜。你便积下米千担,攒黄金万万两,晓夜在思量,费心肠。恨不得比石崇家私样,王恺富豪强,孟尝君食客成行。总之一身难卧两张床,一日难餐一斗粮。有一日大限临在你头上,那一个亲的儿,热的女,替得你无常?有钱难买不死方,有钱难买不无常。你就有李老君的丹,释迦佛的相,孔夫子的文章,周公八卦阴阳,卢医扁鹊仙方,他也一个个身亡。世间人谁敢和阎王强,假如你做了梁王,置买下田庄,留与儿郎;或生下不成才破家子,出头来一扫儿光。花开时三月天,家家在荒郊外挂纸钱。百般挑列在坟前。孝子泪涟涟,亡人几曾沾?你如今有得吃,有得穿,速回头去学仙,过几年得自然。若还不肯抽身早,免不得北邙山里稳稳眠。(16回) 仙人以成人超脱的眼光审视尘俗世界的功名利禄,凡人的人生价值观念,当然是可笑的不成熟的,所以一个有仙缘的人,通过考验升入仙界,正是由不成熟走向成熟的社会化的过程,显然神魔小说中的成仙情节完全符合成人礼的原型模式。

当然亦有不能通过考验的反面的例子,如《八仙全传》的王一之,立志精进,专心学道,蓝采和、张果老、何仙姑等试察他可有成仙之福,多方试探,均已通过,只是在最后一关,被要求搭乘极小之舟渡海时,心生畏惧,结果错过仙缘,被仙家认为“欲心未退,道心未坚”,将来至多只能成为地仙。类似例子还有《东游记》“铁拐屡试长房”一节。老君化一老翁试探长房,“于是遂随翁人深山,践荆棘,于群虎之中,使之独处。长房不惧。又留长房于室,室以朽索悬万斤之石于其上,众鼠竞来啮索欲断,长房亦不移。翁遂曰:“子可教也。”复使食粪,粪中有三虫,臭味特甚,长房心恶之,翁曰:“子儿得道,恨于此不能,奈何!”通不过考验,结果长房只能成为鬼仙。仙家的考验手段虽然有些不近人情,与原始成人礼意义却有相似之处,那就是让年轻人知道,生活是残酷的,只有通过考验才能适应以后的生活,才能成就大事。 成仙考验大致包括对心地、气量、诚心、意志、胆量等方面的测试,其中融入了三教的一些思想,但是在特别注重训练肉体的吃苦耐劳及精神意志的坚韧上,与成年礼是一致的,因为这是进入成人社会所必需的东西。从成年礼经常采用的考验方法、手段上看,其中不少又于神魔小说中得到再现,这也是成仙情节来源于成人仪礼的明证。如将年轻人置放于陌生的环境,生活的艰苦,长距离的跋涉,制造恐怖场面,使其受到惊吓等,[6] 这些也是神魔小说成仙考验的常见之义。

综上所述,神魔小说与传统的人生礼仪乃至远古的成人礼仪都具有很深的渊源,一定程度上成为前者结构情节、营造环境、塑造形象的手段,甚至有时对作品主题也产生至关重要的作用。之所以如此,与神魔小说内容题材、成书方式有关。神魔小说在神话、传说、民间信仰的基础上产生,很多作品就是民间传说的融汇、结撰而成,而神话、传说正是集体无意识或集体意识的重要载体,而集体无意识在荣格那里就是原型,这样人生礼仪的某些原型如考验等,在神魔小说中的复活,或通过置换变形后的面目再现,也就势在必然了。

参考文献:

[1] 蒯大申 祁红《中国民俗》P64 安徽教育出版社2002年11月第1版

 [2] 钟敬文《民俗学概论》P163 上海文艺出版社1998年12月第1版”

[3] [4] 参阅方克强《文化人类学批评》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5] 索文清《中国少数民族民俗大观》P773 P367 福建人民出版社1998年5月第1版

[6] 钟敬文《民俗学概论》 P170 上海文艺出版社1998年12月第1版

 

 基金项目:安徽省高等学校青年教师科研资助计划项目《神魔小说与民俗文化研究》(2004GQW81) 研究成果之一。

原载:《青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年第03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581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周访问排行 月访问排行 总访问排行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