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 女性文学研究

明清江南女性的文学生活

陈玉兰

 

【核心提示】明清时期,在青楼文学衰退的同时,闺阁文学群体日渐壮大。这一方面与女性自我意识的增强密切相关,另一方面与当时士人的大力扶植有着联系。

 

  在中国古代,女作家的时空分布以明清时期的江南最为集中。从胡文楷《历代妇女著作考》著录的4214名女作家看,汉魏六朝迄明末只有362名,再去其“现代”女作家168名,清代竟达3684名。据美国汉学家曼素恩统计,其中有籍贯可考的女作家3181名,而长江下游占了70%以上,苏、松、常、杭、嘉、湖及周边各府,更是才女汇聚。

  闺阁文学群体日渐壮大

  回溯中国女性文学史,应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中,大部分女性幽闭闺中,失去了自己的声音。如果说女性与文学有关,那她们也多是作品中被描摹的角色而非抒情言志的主体。男作家或者沉浸于唯美主义、理想化的梦游神恋,创作像《神女赋》、《登徒子好色赋》、《洛神赋》、《情赋》、《聊斋志异》之类的作品,塑造中国本土的爱神、美神、女仙、狐妖之类的形象,以驰骋情爱的想象于恍惚迷离、缥缈欲仙之境;或者把不设名教大防的青楼勾栏作为交际场、休憩所。于是,一些章台之柳以歌舞辞章俯仰于骚人墨客之间。从唐代的李冶、薛涛、鱼玄机,到明末的马守贞、柳如是、顾媚,在世人眼中莫不如此。到清代,延续千余年的青楼文化格局发生变化,重歌舞、轻文墨,周旋酬唱于骚人墨客之间的妓家已不可再得。

  明清时期,在青楼文学衰退的同时,闺阁文学群体日渐壮大。这一方面与女性自我意识的增强密切相关,另一方面与当时士人的大力扶植有着联系。

  明代中晚期,一场以主体意识的张扬为主要内容的人文思潮兴起。在此背景下,男性的平等意识悄然滋长,女性的自主意识也开始觉醒。此后,一些开明之士率先实行了较开明的家政,开始注重家族女性的教育。清代文网高张,使向来以天下为己任的士人不得不三缄其口,闭门自守于家庭这个柔波荡漾的安全港湾。生活重心由社会转向家庭,于是栽培、扶植合乎审美理想的闺侣,以求得心灵的相通、情志的谐和,成为他们的迫切需要。

  不少清代士人不遗余力地标榜女性的诗文之才。他们一改以往对女性创作的藐视态度,提出“男子日也,女子月也。女子之文章,则月之皎极生华矣。蟾光一片,可以继乌翼之余辉”,认为男子的创作与女性的文章,好比日月同辉,各具特色。他们编辑、刊刻历代妇女诗文集,为女性创作提供范本;为同时代的女性创作撰写序跋,予以褒扬;招收女弟子,亲加指导,如袁枚的随园女弟子、任兆麟的清溪诗社女弟子、陈文述的碧城仙馆女弟子等……经历了人性启蒙的闺阁女性,开始重新审视自己,有了颇强的“立言”意识。她们聚会结社、唱酬联吟,凭着真情实感和清妙灵机畅写心声。康雍乾嘉时期,清代女性文学达到极盛状态。

  女性文学创作队伍井喷式地壮大,并且实现了从青楼文学向闺阁文学的转化,这是明清时期文学生态的一个重要特点。

  “才也纵横,泪也纵横”

  明清江南女作家的文学生活,远非人们想象中的那么轻松浪漫、优雅从容:在风景秀美的私家花园里,姐妹们弹琴、下棋、饮酒、赋诗。谭正璧在《中国女性文学史》中说,中国古代的女作家如果生活未遭不幸,那么“即使也在文艺花园踯躅,她们不过是些效舌的鹦鹉”。的确,在中国文学史上能够占有一席之地的女作家,往往是不幸的女性。明清时期麋聚于江南地区的女作家,几乎都是“才也纵横,泪也纵横”之辈。

  如叶小鸾是一位养成于江南世家,在17岁花季就谜一样夭折的少女。她养尊处优,却哀怨无端;她的生命之花未及绽放,笔端却聚满了对成人世界的忧惧怯疑。她的离尘之思和游仙之想为她短暂的一生轻笼上一抹神秘的幻彩。明清易代之际,黄媛介拒绝复社名士张溥的求聘,嫁给与之青梅竹马但赤贫如洗的杨世功,丈夫卖畚箕,自己鬻字卖画当闺塾师,勉强维持生计。不过,饱经“风雨”的街头艺人生涯,倒令黄媛介广交游、多酬酢,周旋士女两界、出入名门大院。

  “袁家三妹”袁机、袁杼和袁棠文采出众,“而皆多坎坷,少福泽”。其中袁机所适非人,饱受荼毒,袁杼早寡守志,袁棠死于难产。三位至情至性的女子,年命都不长。袁枚提倡女性文学较早也最力,但面对家中诸妹“少守三从太认真,读书误尽一生春”、“纵教青史留遗迹,已负从前金粟身”的悲苦现实,曾揪心地感喟“斯真所谓女子无才便是福也”,痛悔自己早年将诸妹带向读书写诗之路。

  陈端生是曾写《才女论》的陈兆仑之孙女,其成长环境之开明可想而知。她的弹词作品《再生缘》与《红楼梦》齐名,被郭沫若誉为“南缘北梦”。《再生缘》前16卷成书于作者养尊处优的少女时期,但陈端生此后人生远没有故事中女扮男装的孟丽君那样意气风发,步入婚姻后长期搁笔,提笔续写一卷,却又遭遇从天而降的不幸:29岁时,夫君因受科场案牵连而充军伊犁,她在此后十年漫漫等待中郁郁而亡。作品中的孟丽君在理想的云端茫茫不知所归,作者自己也陷身在现实的泥淖中无力地挣扎。

  明清时期江南女性的文学生活以其独特的面貌,渗透进男性社会的各个层面,对社会生活、思想文化、文学艺术产生了不容轻忽的影响。考察明清江南女性的文学生活,可见中国妇女的独立自主之路、女作家的创作之途洒满了血泪和汗水。我们只有知道来路,才会珍惜现有,才会探索去向,以更深厚的情怀反思历史和现实中大量存在的性别现象,以史为鉴,为建设和谐的性别文化而贡献智慧。

  (作者单位:浙江师范大学江南文化研究中心)

原载:《中国社会科学报》2012年12月14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959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