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郑振铎学术研讨会综述

林荣松

由中国俗文学学会、福建省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和中共长乐市委、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纪念郑振铎百年诞辰郑振铎学术研讨会,于1998年12月10日至12日在郑振铎的家乡福建省长乐市召开。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作家协会、北京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山东师大、福建师大等单位的专家学者和福州市、长乐市的文化工作者共70余人参加了研讨会。郑振铎先生的儿子郑尔康及其夫人朱明磊出席了研讨会。与会者畅所欲言、气氛热烈,就郑振铎研究的现状、郑振铎在文学等领域的业绩与地位,展开了热烈讨论。会议收到论文50多篇,其中37篇汇编成《郑振铎研究论文集》于会议前夕由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

与会专家学者谈论最多的是关于郑振铎地位与郑振铎研究现状的话题。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张炯高度评价了郑振铎的一生,认为郑振铎首先是个爱国主义者和社会活动家,追求国家与民族的强盛,为我国知识分子做出了表率。其次是作家、评论家,在新文学诸多领域起了推动作用。他富于开拓精神,其现实主义文学思想影响深远。其三是学者、文学史家、考古学家,毕生孜孜不倦、严谨治学。张炯指出,中国文学界、学术界对郑振铎的研究很不够,需要深入开展。应该有个郑振铎研究会、郑振铎纪念馆。中国俗文学学会副会长、北大教授段宝林,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文学评论》编辑部主任王保生,山东师大教授蒋心焕等人都强调郑振铎是文化巨人、学术大师,有多方面建树,目前国内郑振铎研究现状与其地位是不相符的,确实应该有个郑振铎研究会和郑振铎纪念馆。上海鲁迅纪念馆常务副馆长王锡荣说,日本学者评价陈福康的郑振铎研究独步一时,是对他的赞誉,也是对国内郑振铎研究界的批评。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孟繁林说,10年前陈福康就是郑振铎研究的专家,10年后还是陈福康,没有超出的,很遗憾。上海外语大学社科院陈福康教授指出,郑振铎一生紧随中国革命的进程,热爱祖国,热爱人民,非常值得后人学习。他著作等身,气魄雄伟,对古今中外文化融会贯通,非常值得我们研究,他呼吁从速改变现在国内还没有一个郑振铎研究会的现状。来自郑振铎家乡的代表呼声更高,福州市作协主席黄安榕、海峡文艺出版社副编审陈公正等人,回顾了10年来酝酿成立郑振铎研究会与纪念馆的艰辛历程,希望京、沪等地的著名学者继续关心并努力促成这件事。与会者用烈的掌声通过了成立郑振铎研究会的倡议书,纷纷在倡议书上签名。

关于郑振铎的生平和文学思想,有的专家提供了新的史料,有的学者发表了新的见解。郑尔康生介绍了《郑振铎文集》20卷本和《郑振铎文博文集》的出版情况。他为能在父亲的家乡召开这样的研讨会感到特别高兴。他以《“长乐郑振铎”》为题,真实描述了郑振铎对家乡深切、执著的爱。福州市文联的陈松溪先生《关于郑振铎的家世》,是他花费10年时间查访、探索的结果。文中披露了有关郑振铎家世的两件新发现的珍贵资料:一是长乐陈和栋先生提供的一张首占郑氏残缺的“讣告”,二是郑氏族亲郑兆棋的家谱。由这两件资料再综合其他资料,可以确定郑振铎的家世。长乐市政协张善贵先生在《郑振铎先生的世系及近支亲族考》一文中,整理出郑振铎先世“瓜瓞图”,使郑氏世系一目了然。

中国社科院邓绍基研究员是郑振铎任中国社科院文研所第一任所长时到该所工作的,他深情回忆了郑振铎对年轻人的教诲,对郑振铎的道德文章、学识水平尤感敬佩。王保生研究员对郑振铎的现实主义文学观,给予了高度评价。他指出郑振铎和茅盾是文学研究会最主要的理论倡导者,郑振铎发表一系列文章大力提供现实主义文学理论,产生过积极影响。蒋心焕教授对此深有同感,他认为郑振铎最早具有世界文学的意识,较早提出比较文学的研究,在五四时期否定传统的声浪中,更看重向传统的借鉴,更注意新文学—与旧文学的联系,这是难能可贵的。福建师大中文系欧阳健研究员对郑振铎的小说理论评价甚高。他认为把小说研究推到正宗地位,有三个人物关系重大,即鲁迅、胡适、郑振铎。胡适研究、提倡白话小说目的不在小说本身,而是想借此提倡白话文,研究《红楼梦》目的也不在《红楼梦》本身,而在于推介他的研究方法。鲁迅的研究有自己的眼光,自己的价值标准,想从中找到小说发展的规律。而郑振铎的出发点是对小说本体的研究。他的研究重点在于史的探讨和版本,是真正符合小说规律的研究,代表了小说研究的正路,排除了一切非学术的因素。他甚至强调,郑振铎的古代小说研究、俗文学研究,是第一流的,没人能超过他。郑波光教授的《启蒙浪漫向革命“写实”的转变》认为从郑振铎的具体文学主张看,他的文学观点很大程度上是属于启蒙浪漫主义的文学主张。郑振铎早期文学思想的核心是情绪,而后提出文学直接服务于鼓动社会革命的需要,成熟期的文学思想是政治“写实”主义的文艺思想。林荣松副教授的《郑振铎与文学研究会》一文,以较丰富的史料证明了郑振铎确是文研会的挂帅人物。文中论及郑振铎与文研会中闽籍作家的关系,指出文学研究会172名会员中有闽籍作家11人,文学研究会几乎是其时闽籍现代作家的唯一选择,郑振铎从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方航仙副教授就郑振铎文学理论的建树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他用儿童文学本位论、儿童文学无国界论、儿童文学文体开拓论,概括了郑振铎在这方面的建树。

对郑振铎文学创作的研究,也有不少较有份量的成果。散文是郑振铎文学创作成就较高的领域,会议收到了10篇关于郑振铎散文研究的论文。张均副教授以《论郑振铎散文的文化意蕴》为题,从三个方面展开论述:一、郑振铎散文道德与文章并重,具有爱国、民主的文化内涵。二、郑振铎的游记散文具有丰富的文化意蕴,是文化古迹和文化交流的艺术实录。三、最能体现郑振铎散文文化意蕴的,是那些谈文论史、求学访书的知识性散文。黄科安副教授在《郑振铎散文探赜》中指出:散文,展现着郑振铎的真情渊府、至性橐龠,是他复杂人生经验与阅历的最得心应手的审美观照方式之一。郑振铎作为学者的博学多识和作为斗士而直面人生的生活经历,为他日后创作出成熟的散文作品,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萧成认为郑振铎散文对现代散文文体的丰富和发展作出了开拓性的贡献。柳传堆探讨郑振铎散文的朴拙美,孟建煌从郑振铎的散文看其爱国主义思想,都有自己的研究视角。

蒋心焕教授对郑振铎《家庭的故事》作出了新的解读。他认为中国现代文学中,以家庭为观照对象的作品,往往以社会历史视角对各种家庭问题进行批判,或以家庭为中介对民族品性进行审视,其情感取向主要表现为否定性的批判。在众多以家庭为叙事单元的作品中,郑振铎的小说以更为宽阔的视角对中国家庭的沉潜思索,所表达的依依眷恋之情,以及由此形成的独特的故事形态叙述语态别具一格。关注郑振铎小说创作的还有厦门大学中文系、福建师大中文系的几个研究生。汪卫社的《平平淡淡才是“真”》、唐琰的《知识分子道路的执着探索》、张宏的《〈取火者的逮捕〉的异彩》、叶金春的《试论郑振铎的历史小说》等文都不乏一得之见。

可以说诗歌研究是郑振铎研究中最为薄弱的一环。福建师大中文系游友基教授的《简论郑振铎的诗歌创作》,较为全面评价了郑振铎的诗歌创作。他指出郑振铎是文学研究会第一本诗歌合集《雪朝》的八位作者之一,其《战号》是中国抗战诗歌的重要组成部分,郑振铎对于中国新诗的发展,有荜路蓝缕之功。此外,郑振铎的诗歌不仅富有鲜明的时代精神,而且有其丰富性与独特的创作个性。研究郑振铎诗歌较具代表性的文章还有李欣、李正午的《论郑振铎诗歌的艺术美》。

从本次研讨会提交的论文看,少数论文还缺乏新意,有的只满足于赞叹,有的浮光掠影,还有的在重复老话。如何以新思维、新视角、新观念来审视郑振铎及其创作著述,是摆在振铎研究者面前的重要课题。当然,从总体上说,本次研讨会无论是发言还是论文,都不乏新知灼见,无疑将郑振铎研究推进了一大步,并且初步展现出郑振铎研究队伍的壮大。与会代表中,既有老一代知名专家,也有年富力强的中年学者,更有一批年青的硕士研究生;既有大学的教授,研究所的研究员,也有一般的文化工作者,以及郑振铎的亲属。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伴随新世纪到来的脚步声,一定能迎来郑振铎研究的新局面。

原载:《福建师范大学学报》1999年2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600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