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人访谈

文艺批评的世纪风云——文艺批评家李希凡访谈

孙伟科
内容提要 孙伟科:您被称为20世纪新中国重要的文学批评家,您如何评价自己在历次重大文学批评中所扮演的角色?……
 ●回顾20世纪我国文学批评的历史风云,真正值得关注的,是不同观点之间理论立场和对现实的不同态度。

  ●没有论争就没有学术进步,直面的批评有助于双方提高,即使扭曲的批评也需要在新的批评实践中纠正。

  李希凡一以贯之地坚持着自己的批评方法,对于20世纪历次参加的批评活动,依然保持着自己角度的理解和个性的锋芒,在回忆中也有严格的自我批评。他指出,回顾20世纪我国文学批评的历史风云,不要过多地去揣测背后的所谓“个人恩怨”和不可告人的“历史秘密”,特别是对人物做评价时,有些人刻意去搬弄是非,夸大宗派情绪,从细节上去捕风捉影,没有大历史的观念,导致了严重的历史失实和扭曲。其实,真正值得关注的,是不同观点之间理论立场和对现实的不同态度。

  追求大历史观

  孙伟科:您被称为20世纪新中国重要的文学批评家,您如何评价自己在历次重大文学批评中所扮演的角色?

  李希凡:谈不上什么“重要”,只是在那个时代搞文艺理论批评的人中间,我写得比较多而已,特别是从声名鹊起的“两个小人物”开始,约我写稿的报刊也多,虽然也有“遵命文学”,但观点都是我自己的,错了也怨不得别人。不过,从1954年到“文革”前,我有些文章和观点暗合了当时的政治要求,所以得到了推荐,引起了反响,那也是历史的产物,并非我的自觉。比如1954年我和蓝翎合作写批评俞平伯先生的文章,因为受到毛泽东同志的肯定,从此“一夜闻名天下知”。而有些文章则未必那么合时宜。比如对《三国演义》中曹操形象的评价,1959年4月到9月我写了四篇为《三国演义》辩护的文章,有三篇发表在《文艺报》上。我认为小说中对曹操这一人物艺术形象的塑造是成功的,也是符合历史真实的,也有大量的文献资料可以证明。但是,要在历史学上为曹操翻案的学者,则认为《三国演义》歪曲了曹操形象,这是将历史与小说混为一谈的说法。把正确评价历史人物曹操的翻案文章做在打倒《三国演义》上,显然是不正确的。像《三国演义》里的曹操这样一个内蕴丰富、复杂而生动、深刻而又个性鲜明突出的封建政治家的艺术形象,它是千百年来封建阶级政治斗争中有深广概括意义的典型人物,决不像历史学家们所指责的那样,罗贯中只是用“画白脸”丑化出来的,只是在写曹操的“谤书”。它虽然有“艺术夸张”,但也概括了这位“超世之杰”的全部经历。至于所谓“尊刘抑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