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长篇小说连载

辽沈战役传奇之沈阳地工(一)

杨槐

    沈阳是东北重镇,位于松辽平原中部,是历史悠久的战略要地。春秋战国时,因其远在九州之东,故称辽东。秦将王翦征伐燕国,燕王和太子丹率部退至辽东,最终在此灭国。东汉末年,改名侯城。两晋南北朝时期,在辽沈地区建国的还有前燕、前秦、后燕和北魏等国。唐代改侯城为沈,元代改为沈阳路。努尔哈赤是第一个把沈阳作为后金首都,称孤道寡的统治者,并更名为盛京。后金统治者在这里励精图治,积蓄力量,开启了统一中国的大业。清末,沈阳又成为俄、日等帝国主义一再觊觎和争夺的地方。1905年的日俄奉天大会战,俄败日胜,日本占领了沈阳。1931年9月18日,又是在沈阳,日本帝国主义揭开了全面发动侵华战争的序幕。1945年抗战胜利,苏军接管沈阳。根据联合国决议,日本窃取中国之满洲,与台湾、澎湖、南海诸岛等领土归还中国,沈阳回到祖国的怀抱。
  1946年,沈阳被国民党军队占领,成为国民党东北剿总所在地。长春解放后,东北人民解放军锋镝直指沈阳。在这个历史文化名城的面前,共产党和国民党两军几十万武装对垒,摆开拼死一决的局面,这是创造历史、决定东北前途的最后一战。


  (一)


  在东北社会部的会议室,墙壁上挂着毛泽东和朱德总司令的画像,屋里摆着几排用长木板搭建的座位。东北局社会部召开紧急会议,部署开展对沈阳情报、策反及沈阳解放后进驻的工作安排。
  
  插图1:东北局主要领导人
  长条板上坐满了来自东北各地社会部的领导干部,他们表情十分严肃,会场上鸦雀无声。汪金祥[1]、陈龙[2]等领导同志落座后,会议开始。
  “长春解放之后,从10月28日至10月30日,我军连续攻克了沈阳外围的铁岭、抚顺、本溪。鞍山、辽阳诸卫星城市。这时的沈阳守敌,已经前无屏障,后无依靠,周无护卫,完全变成一叶风雨飘摇的孤舟,陷入我军重兵合围的汪洋大海之中了。”汪金祥介绍情况。
  会场上一阵喜悦的议论。
  “大家静一下!”
  “防守沈阳的主力,本来是蒋家嫡系将领廖耀湘第九兵团和东北系将领周福成的第八兵团。廖耀湘兵团已经在西出援助锦州的途中被我军歼灭,沈阳只剩下周福成[3]第八兵团和二零七师两个旅以及地方少数守备部队担任守沈阳主力之责了。”
  “会议要布置两个任务,第一是我军攻沈在即,以前我们布置到沈阳的各条情报系统,都要围绕着解放沈阳的大局,配合军队行动,按计划开展起工作来。第二是沈阳解放后的接收和稳定工作,已经提上日程,这一点陈龙同志下面要布置。”
  “沈阳是东北的工业中心,争取沈阳和平解放,有利于减轻战争对城市的破坏,保护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东北局要求我们通过各种渠道对沈阳守军开展了政治争取的工作,所以我部主要负责领导向沈阳派遣地下情报工作者的工作,并由开原情报站承担具体工作,沈阳的各情报组织要积极行动起来,加强对沈阳守军的策反、分化和瓦解工作。其它地区的情报组织要积极配合,这是我们当前的中心工作。”汪金祥部署争取瓦解国民党守军起义投诚的工作。
  “为了有条不紊地组织接收城市,摧毁军政、警宪机构,加强城市管理,配合东北全境的解放,东北局社会部举办了城市干部训练学习班。我们根据过去接收城市的经验,做了大量的调查研究,总结了东北公安工作的特殊规律,提出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措施。已经形成了辽沈决战阶段情报和保卫工作的政策指导性文献,即马上要发给大家的《关于新收复城市锄奸保卫工作的报告》。这个报告标志着东北社会部的工作已经坚决执行毛泽东和党中央关于在东北开展大决战的指示精神,主动地配合东北全局工作的展开,情报侦察保卫工作已经迈上了一个新的高度。”陈龙部署接收沈阳的工作。
  “下面宣布东北社会部命令,陈钟同志带领程光烈同志组成一个工作班子,进抵开原,接受邹大鹏同志的领导,负责对沈阳敌军的瓦解策反和情报工作。”
  “是!保证完成任务。”陈钟和程光烈起身接受命令。
  “沈阳和各地的情报组织要尽快地开展起工作,好钢用在刀刃上,把情报材料分门别类地清理出来,报告东北局,转送有关方面参考。”汪金祥叮嘱。
  “辽东社会部长何侠和嫩江公安处长励男接受命令。”
  “是!”何侠和励男站了起来。
  “东北社会部决定:何侠任沈阳市公安局局长,励男任副局长。”
  “你们各自组织起一批足够数量的得力干部队伍,分头急驰沈阳,并与哈尔滨市公安局选派的马敬铮、张广信、林哲生等一批专业侦察、审讯、治安的处科长干部一起,准备接收国民党全套的警察机构,组建沈阳人民公安机关,开展入城后的一系列公安工作,力争以短时间和高速度稳定和强化沈阳的城市秩序和社会治安。”
  “我们坚决完成任务。”
  “我们还要抽选数十名干部组成一支先头部队,作为陈云同志率领的接收沈阳队伍的一个组成部分,由我和李钊带领直入沈阳,进行接收和开展工作,并调整情报工作组织,为东北局社会部整体进入沈阳做好准备。东北公安系全体学生,由班长胡绍普带队,会同东北局社会部的先头队伍一起同车到达开原,然后分头进入沈阳。”陈龙对进入沈阳进行了部署。
  “沈阳解放后,同志们要特别注意这样一个问题,根据我们过去接收大城市的经验,新收复城市的一般规律是‘乱’,一方面,是残余敌特和流氓盗窃的捣乱破坏,市政的暂时失控,某些居民乱抢东西发洋财;另方面是我方某些人员的乱打枪、乱搞物资、乱抓人等等无组织无纪律现象。必须防止进城后的混乱,大力减少诸如此类现象的发生。在锄奸方面和治安方面,我们提出了具体任务和工作措施。进城之后,必须用极大力量搜捕残敌,挖掘潜伏特务,严厉打击暴露的和暗藏的敌人;同时必须恢复和加强城市的治安、交通、消防和复杂地区的行政管理。只有抓好这两方面的工作,才能迅速稳定形势和安定人心,才能有利于恢复生产和商业流通,才能发展群众生活,使城市管理走上正常轨道。”汪金祥做了会议的总结发言。


  (二)


  东北剿总大楼里的会议室,拉开约有三十米长红色的帷幕,是一幅巨大的军用地图。两盏金碧辉煌的枝型吊灯从天花板上垂下,墙壁上还有装饰华丽的壁灯。卫立煌正在这里召开保卫沈阳的战略会议。
  1947年秋季以来,东北人民解放军连续发动强大攻势,国民党部队连着打了几个大败仗,让陈诚焦头烂额。国民党内部和东北朝野对陈诚大肆攻击,甚至有人提出“杀陈诚以谢国人”。陈诚恨不能早日离开东北,于是走夫人路线,找到宋美玲给蒋介石讲情,要求调回南京。
  当时国民党高级将领对东北局势谈虎色变,谁也不愿意到东北去。蒋介石想起了被搁置了很长时间的卫立煌,当与卫立煌谈话时,卫立煌强调了许多困难,表示不愿受命。
  卫立煌以能征善战著称,在国民党被称为“五虎将”之一,蒋介石几次罢免,又几次起用,就是因为他的军事才能。这次蒋介石希望卫立煌出面,挽救东北的局势,所以,一改以往冷淡的态度,一方面叫张群、顾祝同轮番劝说,一方面允以卫立煌独掌国民党东北党政军大权,还允诺恢复陈诚被打光的四个军的番号,从关内增派部队、补充兵员和武器装备。陈诚夫人甚至亲自上门哭诉恳求,蒋介石软硬兼施、威逼利诱,卫立煌没有办法,只得到东北接管陈诚留下的烂摊子。
  “今天的会议是部署工作,我首先给诸位讲一些历史上的著名战例,如南宋时期的钓鱼城之战、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法国凡尔登战役、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苏联莫斯科保卫战和列宁格勒保卫战的战术。在这些战例中,我强调的是关于总体防御作战的思想,也即是把这些思想和战略战术运用于沈阳防御之中的问题。”
  卫立煌离开座位,走到地图前。卫立煌说:
  
  插图2:卫立煌视察沈阳前线阵地
  “沈阳外围的城市、山峦、河流以及村镇田野都是沈阳的天然屏障,改造并利用这些外围的地形地物,进行积极有效的外围作战,对于巩固和稳定中心城市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要加强城市的外围作战,这既可以使对方过早地展开兵力,避免兵临城下,挫败在共军行进间夺取城市的企图,又可以大量消耗、杀伤对方有生力量,力挫敌人的进攻锐势,制止对沈阳市区的合围、封锁,降低作战对市区的冲击力。”
  “我们早已注意到了这一点,我军积极地整军备战,花费了大量的精力修筑沈阳外围的军事工事。沈阳郊外大量钢筋水泥工事和碉堡星罗棋布,错落有致,其中碉堡群修筑的最具特点,子碉和母碉,形成独立的立体式碉堡群。一个班守子碉,一个排守母碉,碉堡群配备一个连。无数的碉堡群之间各种明暗火力、交叉火力,绵密成网,苑如梅花,碉堡群与各个碉堡之间建有钢筋水泥地下通道,进退方便,我们称之为“梅花阵”。战车和坦克组成的机动部队随时接应,形成纵深梯队配置,无论是炮火,还是兵力都可以迅速支援、策应各个方面的作战。碉堡、城墙、护城河基本上形成了以要点、要塞为基础的不怕炮击、不怕坑道攻、不怕爆破的防御阵地体系,建成了沈阳坚固的军事外城。”东北剿总副参谋长宋子英介绍沈阳的阵地防御情况。
  “我军还发明了一种有4个轮子,由三厘米厚的钢板建造的进退自如的新式装备,被誉为行动碉堡,里面配备了数挺机枪和一个班的兵力,可以自由地移动行走,是“梅花阵”的又一强大的火力支撑。这些武器装备机动性强,火力凶猛,不容易接近,炮火很难瞄准。给共军造成了很大的威胁。”周福成补充说明。
  廖耀湘炫耀地说:
  “沈阳的外围工事,固若金汤,蒋总统多次对我说过,寄希望于东北守军和这些坚固完整的工事体系,把沈阳地区变成一个大的战争机器,固守待援,引起美国参加的国际战争。”
  “在江西和共军作战的时候,哪里有这样坚固的水泥工事呢?那时都能打胜仗,现在有这样好的工事,更没有问题了。不要怕共产党嘛,他们也是中国人。为什么老百姓不怕共产党呢?这里边有很多可以研究的地方。”卫立煌说。
  在座的军官中,有一个肩佩少将军衔的将军,他四十多岁,天庭饱满,两眼微突,目光坚定。腰身挺直,军服合体,裤线笔直,丛密的黑发剪成短平顶,头发竖直,透出一股子敏锐、强悍的军人气质。他听卫立煌的话后,一丝诡秘的神色闪过,他就是东北行辕高参兼沈阳守备总队少将副总队长王凤起。
  卫立煌看见了王凤起,他放下示鞭说:
  “王凤起,我知道你是陆大和中央军校双科的毕业生,陈诚很欣赏你,你说说武汉保卫战的战例?”
  “是”王凤起立刻站了起来。
  “武汉保卫战是抗日期间的一次著名的战役。当时,我军制定了集中主力于武汉外围,利用鄱阳湖与大别山地障,并借长江两岸丘陵、湖泊,施行战略持久的作战方针。根据这个作战方针,我军在武汉外围编组了四个防御集团,部署了120个师、100余万人。在战役中,我军利用武汉外围的有利地形,抗击日军20个师,约50万人的进攻,长达四个半月之久,毙伤日军20余万,实现了争取作战时间4个月,予敌以最大之消耗的战略目的。”
  “你坐下。城市保卫战都有相同之处。在上面几个战例阐述中,概括了城市保卫战的基本要点。集中兵力在城市外围形成作战重点,这是城市防御战役的上策。”
  “如敌军突入市区,则应适时进行战略重点的转移,打好市区的保卫战。”周福成插话。
  卫立煌清清嗓子说:
  “当然,历史的战例应该烂熟于心,做到脱口而出。但对于一个将领来说,不居功恃才的品质更难能可贵。”
  “总司令教诲的极是,凤起一定牢记。”王凤起立正回答。
  “下面宣布蒋总统的命令,廖司令长官率第九兵团,下辖新编第一军、新编第三军、新编第六军、第七十一军、第四十九军及第六军二零七师组成西进兵团,攻击前进,收复锦州;第八兵团司令官兼第五十三军军长周福成指挥五十三军及在沈阳部队,编为防守兵团,保卫沈阳。”
  周福成站起身说:“现在我部署沈阳防守阵地调整方案:新一军暂编五十三师许庚扬师长,由东陵南端河岸起,经陵园东侧到山咀村东北角止;五十三军暂编三十师张儒彬师长,由赵家沟村南到文官屯东端止;五十三军一三零师王理寰师长,由文官屯东端起至揽军屯止;东北守备第二纵队毛芝荃总队长,由揽军屯东端到浑河岸边止;东北守备第一纵队沿浑河北岸警戒,西接第二纵队,东至东陵南端止;王昭堃将军,你的骑兵部队在浑河以南的白塔堡到苏家屯一线警戒。”
  “沈阳保卫战的指导思想就是八个字,整体防御,外围制敌。”卫立煌提出了沈阳保卫战的战略要点。(待续)
 

注释:

[1]汪金祥:1928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8年6月至1949年任中共中央东北局常委、社会部部长。1948年12月至1949年8月任东北人民政府公安部部长等职。1949年8月至9月任东北人民政府公安部部长。
[2]陈龙:解放战争时期和新中国成立后,曾先后担任哈尔滨市公安局局长、东北公安部副部长、南京市公安局局长、中央公安部政治保卫局局长、中央公安部副部长。
[3]周福成,:国民党陆军中将。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9期步科毕业。1947年4月赴东北参加内战,7月任第8兵团司令官兼第53军军长,1948年10月兼任沈阳守备兵团司令官,11月2日在沈阳投诚。 

收藏文章

阅读数[281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