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长篇小说连载

辽沈战役传奇之沈阳地工(二)

杨槐

  (三)


  王凤起原是国民党中央军校第十期和陆军大学第十七期毕业生,在东北军时期,受到了张学良的重用。西安事变张学良被关押后,王凤起对蒋介石和国民党政府不抵抗政策以及迫害张学良等抗日将领的罪行产生了极大的愤慨,效法日本少壮军人发动的“二二六事件”,秘密组织青年将校团组织,发动一场军事政变推翻蒋介石,以少壮派代替老朽的当权派,拥戴陈诚领导国民党。王凤起因此得到了陈诚的赏识和支持,被陈诚引为亲信,任国民党远征军长官部少将,青年将校团组织迅速发展,许多部队的青年军官都拥护倒蒋主张,成为组织成员。但王凤起拟定的军事政变计划被戴笠破获,王凤起被逮捕。
  蒋介石知道后大为恼怒,严令追查。戴笠大动干戈,列为全国的大案,严加审讯,非要追出青年将校团的后台。
  陈诚十分紧张,托人辗转捎口信给王凤起:
  “千万不要说出我的名字,我在,就可以想办法营救你。”
  王凤起在渣滓洞和白宫馆被关押十多年,期间,把所有责任揽到自己身上,丝毫未提别人。
  在关押期间,他结识了罗世文[1]、车跃先[2]、宋绮云[3]和黄显声[4]等中共党员,受到了他们的教育,亲眼看到了渣滓洞、白宫馆里迫害革命志士,剪除异已,肆意杀戮等黑暗情形,思想发生了极大变化。
  1946年戴笠死后,陈诚寻找机会将王凤起从狱中保了出来。
  临出狱前,黄显声、宋绮云等人利用监狱放风的机会,劝说王凤起:
  “出狱后,不要再跟陈诚鬼混了,应及早去解放区。你到哈尔滨见到高崇民[5]同志,就说我让你到解放区,就可以取得信任。”
  “不可逃避现实去到国外当‘白华’,应当冲向革命洪流,迅速把蒋介石这个大流氓打倒,方不负好男儿一生。”宋绮云接着说。
  王凤起望着这些朝夕相处多年的难友,心潮澎湃,他激动地表示:
  “这正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和,不管有多少困难,我一定要到东北去,实现我打倒蒋介石的理想,为创造一个东北的新局面贡献我全部的力量。”
  王凤起携妻子富平力于1947年12月底来到东北,被陈诚任命为东北行辕高参。
  王凤起到解放区白城子找到了闫宝航[6]和高崇民,向他们谈了黄显声和宋绮云的意见,并交出了自己拟订的国共两党的罢战计划。
  闫宝航郑重地给邹大鹏和陈钟写信,介绍王凤起夫妇去东北社会部参加解放沈阳的工作。
  王凤起和妻子富平满腔热情地赶到东北社会部临时驻地见邹大鹏。
  “我是为了在蒋管区发动一个大的罢战运动推翻蒋介石,组织联合政府而来解放区的。”王凤起直截了当地说。
  “我不是来立功的,也不希图你们什么,为了打倒蒋介石,我坐了十几年的监狱,什么都想开了,我熟悉国民党,有很多的高层人脉,在这些方面,我有一套成熟停战和平的计划,你们需要这些东西。”
  邹大鹏微微一笑:
  “共产党打倒蒋介石有绝对把握,我们不需要和任何反动派组织联合政府,今天是一面倒的大好形势,我们希望你能在解放东北做出贡献,一旦做出成绩,党是不会亏待你的。”
  “堡垒最易从内部攻破,哪怕你策动成功一个连,甚至一个排,从中起义,给我军开辟一条通路,使沈阳顺利获得解放,那就是你的最大贡献。”陈钟说得更具体。
  “你们要让我做策反工作吗?”王凤起问道。
  “对,我们共产党人是讲求实效的,每干一样事要求得一定的成果,步步不走空。你不必计较官位的高低和头衔是否堂皇,蒋介石的官是水牌子上的事情,不管多大,过些天就要抹掉了。为了沈阳的解放,你应千方百计掌握实力,须知一个小排长,有时作用胜过一名省主席。”
  王凤起感到邹大鹏似乎并不看重自己,脸色渐渐地阴沉了下来。
  “我一直就在致力于打倒蒋介石,凭我的反蒋经历和能力,让我做一个相当于小排长的地工,真是把人瞧贬了。”王理寰暗忖。
  “看来贵军对东北问题已经成竹在胸了。”
  “当然,八个字,关门打狗,瓮中捉鳖,这就是东北的形势。”
  “你们不同意我的想法,我也不赞成你们的说教。还是请你们让我回北平吧。”王凤起打断了邹大鹏的话,随后,站起身摔门而去。
  高崇民听到会谈情况后,特地到王凤起住的阿会河街,他拉着王凤起的手亲切地说:
  “你要来解放区之前,曾以‘韩亡子房愤,秦帝鲁连耻’自誓,要为张学良将军复仇,要为东北父老解除内战的痛苦,才参加到打倒蒋介石的行列来的。你说过,为世所用,不为人所用,你不顾巨大的危险,为了来解放区,通过盗匪横行的三不管地带,忍受最大的疲劳,个人的荣辱也完全置之度外。这和一般人到解放区参加革命的想法不同,我从内心赞美你的心灵,钦佩你的勇气,勿庸置疑,你的这些行动,都表现了崇高善良的本性。”
  “我们来解放区正是要为东北父老做贡献,这正是凤起和我日夜所思的事情呀。”王凤起的妻子富平说。
  “这我当然清楚,从你们写出的材料看,凤起有才气,也有抱负,对革命大业必能做出贡献。可是我听说你们现在要求回去,我真有所不解,你们冒那么大的风险,忍受那么多的艰苦而来解放区,适逢决定东北大局的关键时刻,今天竟一无所得地回去,这可真说是事与愿违了。说实在的,我不同意你们这样的作法。”
  “邹部长那样说话,也着实让人有些接受不了。既然东北大局已定,我们不会对贵方有更多的帮助,我们还是回到北平,另寻救国的道路吧!”富平替丈夫鸣不平。
  “夫人差矣。党对你们提出的罢战计划,非常重视,也十分认真地研究了多次,认为凤起刚刚出狱,再去做这样广泛的反战活动,容易暴露。如果通过你们的社会关系,在沈阳城内作一些策反活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邹部长说的让你们策反的哪怕是一个连,甚至一个排,给我军开辟一条通路,使沈阳顺利获得解放,这个贡献非常巨大,而又易于完成,其危险性也小得多,这是党对你们的爱护,决不是轻视。我以长辈的身份,提出这些想法,句句是实情,请你们仔细考虑。”
  王凤起听到这些话,如梦初醒,他猛地站了起来,拉着高崇民的手,深愧自己量小识短。他激动地说:
  “凤起实在愚鲁,感谢你们对我的爱护和重视,我接受策反沈阳守军的这个任务。请你们放心,我的决心已定。”
  话音刚落,门外传来一阵大笑声,邹大鹏和程光烈应声推门进来,邹大鹏笑着说:
  “凤起同志呀,真是使将不如激将啊!在沈阳那个魔窟中,对国民党反动派寄托幻想,既害自己,又将遗祸于大局,一定要吃大亏的呀!只有准确把握住形势的发展,才能激发你的勇气和智慧,更好地担当起策反敌军的重任。有了你刚才那番话,我相信你此行必不辜负大家对你的重托。”
  “我反蒋十几年,越反越迷茫,当然也谈不上什么个人的前途,是共产党点拨了我,只有把自己融入中华民族解放的大潮中,才能走上一条正确的革命道路,才有个人的前途。”王凤起感慨地说。
  “响鼓不用重锤,凤起,你和我们想到了一起,走到了一起,这也是历史必然的选择。”高崇民由衷得替王凤起高兴。
  邹大鹏指着程光烈说:
  “时间紧迫,我们长话短说。开原情报站站长程光烈你已经认识了,由他护送你进沈阳,今后你就近与他联系,他会把你的所有情况迅速向我报告。”
  告别的时候,邹大鹏握着王凤起的手谆谆嘱咐道:
  “凤起同志,经过这么多年痛苦的摸索,对于中国的前途我们大家都已经有了准确的认识,不要对国民党反动派抱有幻想,我相信你。祝你马到成功。”
  送走高崇民和王凤起,邹大鹏又紧急会见了从沈阳赶来的李述笥。程光烈说:
  “邹部长,按照你的指示,李述笥同志特地从沈阳赶来了。”
  “述笥同志,你辛苦了,军情紧急,不得不让你冒着危险从沈阳赶来。来,坐下谈。”邹大鹏亲切地招呼着。
  “你知道,保护沈阳这个重工业城市对于今后东北的建设是十分重要的,五十三军是第九兵团的主力,社会部把五十三军作为策反的重点。这支部队是东北军旧部,非蒋军的嫡系,副军长赵国屏[7],又叫赵藩镇,他是东北军培养起来的将领。关于这个人的情况,没有人比你更熟悉了。他们这些人,由于历史的宿怨,不会把自己牢牢地栓在蒋家的战车上,这一点使我们争取他们的可能性增大了。我们把你调来,就是因为你与赵国屏是私谊深厚的旧日同学,有密切接触他的条件,经过研究,我们决定派你负责对赵国屏的策反工作,开原站为争取五十三军和赵国屏设计了一套工作方案,你看过了吧,你有什么意见?”
  “方才我已经详细地看了方案,很细致,可行性强,我的意见已经和程光烈同志交换过了,坚决执行任务。”
  “你要深入虎穴,困难和危险都是存在的,不要掉以轻心,但你并不孤单。我向你通报一下吧,我们的情报地工早已和沈阳的东北系的蒋军将领接触上了,有的还以亲戚或知友的身份,住进他们的家中或师部里。但是,由于当时蒋介石这棵大树毕竟未倒,又有美国帝国主义的支持,这些东北系的国民党将领便想静观形势的变化,看看风头,再决定自己的取舍。这些人对内战持反感态度,因此作战消极,但他们的尾巴很长,顾虑很多,迷信美国装备的优势,看不到人民的力量,只有当东北国民党在政治上输光,军事上无望的时候,争取或迫使他们起义才有可能,这就使策反工作不能不有一个积极争取、耐心等待和时时面临危险的过程,你对此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能参加东北最后的一仗,我个人感到十分光荣,感谢组织上的信任,作为地下工作者,个人的流血牺牲早就置之于外。只是这个任务太重大了,如果因为我个人的工作……”
  邹大鹏拦住了他的话头:
  “你说这是东北的最后一仗,是非常正确的看法。述笥同志,你长期在敌人的心脏工作,遇到多少险阻,送出多少重要情报,对最后的一仗,你要拿出必胜的勇气和才智。廖耀湘兵团刚刚被全歼,守沈蒋军闻风丧胆,不寒而栗。周福成的第八兵团,已经成了一支军心更加动摇的孤军。赵国屏和师长以上蒋军将领们纷纷暗中寻求与我地工人员进一步接头联系,准备寻找个人的政治出路。这样的大好形势,就是我们成功地做策反工作的最重要保证。”
  邹大鹏指着程光烈说:
  “你不是孤军奋斗,你的身边有我们的同志,程光烈同志以及开原情报站将直接配合支持着你的工作。”


  (四)


  王凤起和秦祥征是小同乡、军校同学、老朋友,王凤起首先把策反目标定在秦祥征身上。到沈阳后,住在秦祥征家里。
  秦祥征设家宴款待王凤起夫妇,酒过三巡,脸红心热,秦祥征说:
  “凤起,你的事情,我都知道。虽然没有成功,但你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勇气令我钦佩,也为我们抬不起头的东北军人争了光。今天你又回到东北这个兵危之地,是形势使然,你不能过于自责。”
  “你是说坐监狱和没有升官发财吗?这些我真没有什么自责的,说实话,我当年组织青年将校团,是要推翻蒋介石的统治,不是为了我个人的地位名誉。”
  “如果我有机会,可能也会像你一样。作为东北军人,无论如何也难以忘记日本鬼子惨杀我父老乡亲,东北大好河山被日寇铁蹄肆意践踏,不能保卫家乡,令我痛心疾首。”
  “我这次回到东北,看到家乡山川和过去一样,但不少城市乡村成为废墟,兄弟我心如刀绞。这不,内战又打起来了,东北今后怎么办,我们怎么办?一想起这些事情,夜夜不得安睡。”
  “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古之常理。现在各级官吏贪图享受,争相腐败。宋美玲和孔令侃做美元和黄金生意,被打了老虎,蒋介石竞不顾形势危急,竟跑到上海去救美。””
  “他爱财如命,要美人不要江山,迫害进步分子,剪除异己、杀戮无辜,官吏腐败,大发战争财,民不聊生。我们还替他卖什么命!国家命运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这是我对蒋介石国民党失去信仰的一个重要原因。”
  “我在监狱里结识了不少共产党人,他们给我讲了许多道理,结合几十年的亲眼目睹,我以为只有按照他们的办法,东北才有希望。”
  “你相信共产党?”
  “对,我相信只有他们才能拯救老百姓于水火之中,给中国一个美好的前途。”
  “那是你们的事情了。”
  “也是你的事情,我们一块走过了风风雨雨的十几年,值此决定国家和个人前途的关键时刻,我不能忘记老朋友,我要拉着你一起走向光明的彼岸。”
  “岁峥嵘而愁暮,心惆怅而哀离。”秦祥征脱口而出。
  “我已经走得太远了,手上沾过鲜血,共产党不会放过我的。”秦祥征叹道。
  “仰天居之崇绝,更惆怅以惊思。你念的是鲍照的《舞鹤赋》,那么这句肯定也熟悉了。”
  “当然,天上越是高洁,越显得人间卑污,让人在痛苦中猛醒呀。”
  “说的对呀!当年你被少帅保送上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后来又从北大毕业,应该深明国家民族大义。蒋介石对我们东北军赶尽杀绝,少帅直到今天还被关押,这是我们东北军人的切肤之痛呀。今天蒋介石的灭亡就在眼前,老天有眼呀,我们不能跟着他作殉葬品。”
  “西安事变后,我们跟着少帅的人饱受歧视,抬不起头来,以孤臣孽子的身份,仰人鼻息,前途渺茫。从许多实际教训中,逐渐认识到自己走错了路,辱没了北大的革命历史,愧对许多进步的老师和同学。”
  “果然是当年的祥征,少帅没有看错你。现在东北局势恶化,国民党大势已去,若再跟着干下去,势必越陷越深,最终成为蒋家王朝祭坛上的牺牲品。”
  “天道如此,吞恨者多。不干又能怎么样呢?我是已经上了贼船的人,共产党来了,算起旧帐,还不是死路一条。我左思右想,自认在劫难逃,每天饮食无味,夜不安枕呐!”
  “是人事成就了盛衰的天道。共产党胸怀远大,决非睚眦必报之辈,他们对做过一些错事、走错路的人,只要回到人民的立场上来,从来不予轻视。远的不说,就说潘朔端,起义后就得到了共产党的重用。被俘获的刘润川、张绍贤、吴声和、傅广恩等将领也得到了谅解,现在不是回到了沈阳。”
  “如真如你所说,当然最好,老百姓拥护共产党,可能真的能管好这个国家。我的愿望是战争结束后,做一个和平时期的百姓就满足了。”
  “秦兄切莫悲观,将来和平了,国家建设百废待举,也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呢。”
  “你和共产党有联系?”
  “我出狱的时候,黄显声将军和杨虎成的秘书宋绮云都找我谈了话,把东北共产党的主要负责人介绍给我,这次我到沈阳,就承担着解放沈阳的使命。你的情况,我已经和共产党负责人谈过,他们对你的过去非常了解,对你寄予期望。”
  “东北形势明朗了?”
  “大局已定,国民党失败大势所趋!”
  “我不是一个糊涂人,既然是凤起你深思熟虑的事情,我相信你不会选择错误的道路。不过,我力量有限,能做些什么呢?”
  “祥征兄果然深明大义,在沈阳解放前的关键时刻,我希望你能争取一个带兵的机会。”
  “呵,倒是巧了,最近董文琦市长要我参加沈阳市的工作,给了我两个选择,一个是市民政局长,一个是沈阳守备总队总队长。我是不想再增加自己的罪孽,去做他们的什么官了。”
  “不,应该争取带兵,不要放弃这个机会,能掌握多少兵力就掌握多少,不要计较头衔大小,在关键的时间地点发挥作用,一位省主席还不如一个带兵的小排长。”王凤起提起邹大鹏给自己的任务。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守备队?”
  “当然了,守备队掌握武装呀。现在重要的是在蒋介石倒台之前能表明一个靠拢人民的立场,而最能表达这个鲜明立场的行动,莫过于带兵举行战场起义,为解放军进城让开一条通道,没有比这个功劳更大的了。”
  “那好,我去董市长那去争取看看吧。如果我就任总队长后,你也要参加这支部队的工作。”
  “好,我们共同努力,抓住机会,搞出点动静来。”(待续)


  
  注释:
  [1]罗世文,抗日战争时期,罗世文任中共四川省临时工作委员会书记、川康特委书记。1940年3月18日,罗世文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先后关押在重庆歌乐山白公馆看守所、贵州息烽监狱和重庆渣滓洞监狱。
  [2]车跃先,中共川西特委军委委员。
  [3]宋绮云,1941年9月被捕,1946年7月与黄显声、罗世文、车耀先等七十二人一起转押重庆渣滓洞看守所,继转白公馆。1949年9月6日与爱人徐林侠、儿子宋振中及杨虎城一家三口被害。
  [4]黄显声,字警钟.是东北军高级将领中最先接受党的领导者,并于1936年8月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1949年11月27日被杀害于重庆白公馆监狱。
  [5]高崇民,19468月,当选东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兼民政委员会主任。1948年8月,任东北人民政府副主席兼司法部部长。1949年9月,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委员,最高人民法院东北分院院长。
  [6]闫宝航:1946年8月20日被选为东北行政委员会委员。1947年2月1日,任辽北省政府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闫宝航先后任外交部办公厅副主任、条约委员会主任委员、全国政协常务委员等职。
  [7]赵国屏:1944年任第53军中将副军长。沈阳解放后,曾任省人民政府委员、省政协委员、民革山西省常委、、省交通厅厅长等职。
  
  

收藏文章

阅读数[226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