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古籍整理

更深入的研究——评陈伟主编《秦简牍合集》

王子今

  秦崛起于西北,以耕战强国,终于实现统一。秦王朝破除周制,所建构的政治格局形成了长久的影响。赵翼赞叹“秦汉间为天地一大变局”(《廿二史札记》卷二,中华书局1984年1月版,第36—37页)的明著迹象。回顾中国史学史的历程可以发现,秦史虽然短暂,却是最受历代史学学者和文化学学者重视的时段之一。自汉初开始,人们总结秦行政的教训,有许多史论和政论发表。歌诗曲赋、笔记小说、戏剧俚谣,每多以秦史为主题。人们认识和理解秦史,多依据西汉人的历史记述和政治批判。基本史籍有“其文略不具”(《史记》卷一五《六国年表》)的缺憾,汉人评议,则有夸张偏执处。秦的金石文字可以证实并补益史书记录,为学界所公认。可惜往往因政治宣传形式缘故,包容文化信息有限。而20世纪70年代以后几次秦简牍的集中出土,使得对秦史的全面真切的考察获得了全新的条件。李学勤先生在《东周与秦代文明》一书中曾经指出:“简牍所提供的史料特别丰富,尤其是律文,反映了当时的社会政治情况,异常宝贵。这方面的研究,目前仍处于开创阶段,还有待于更深入的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11月版,第269页)秦简牍发现,除“律文”外,文告、簿籍、符券、病方、地图、信函、日书、祠祝书、道里书、算数书、占梦书,甚至文学遗存等,提供了从极宽广幅面反映当时社会面貌的丰富资料。陈伟主编《秦简牍合集》新近面世,可以说在新的学术史阶段成为秦简牍研究“更深入的研究”的标志性成果,自然也为今后在新的学术基点上的“更深入的研究”准备了条件。

    陈伟和他的学术团队对早期出版的7批秦简牍资料系统地进行了认真的再整理,最终成果分4卷6册,即卷一《睡虎地秦墓简牍》(上中下三册)、卷二《龙岗秦墓简牍·郝家坪秦墓木牍》、卷三《周家台秦墓简牍·岳山秦墓木牍》、卷四《放马滩秦墓简牍》。

    这一成果的显著的学术突破和学术创新,在于简牍图像的科学处理与简牍文字的认真释读。通过与考古文博部门的合作,课题组获得了各批简牍早期拍摄的图像资料,并利用早稻田大学、芝加哥大学出于学术友情提供的设备,经细致工作,获得红外影像。据整理者介绍,《秦简牍合集》出版时,通过反复比对,尽量选择质量较好、又能反映出土初期形态的常规照片和字迹清晰的红外影像,加以专业处理,图版质量大多显著优越于先前刊布的图版。

    据陈伟先生在《秦简牍合集》的《序言》中介绍:“工作开始之时,我们即从图像、释文和注释三个方面提出明确要求,即尽可能获取、刊布最清晰的简牍图像;以得到改善的图像为基础,尽量吸取已有成果,形成在识字、断读、缀合、编连上有重要改进的释文文本;在集释的基础上,比勘考辨,尽可能提出新的解读意见。通过五年的艰辛努力,这些目标应该说大致达成。”“由于秦文字认知水平的提升,以及有更多时代相当、内容相关的出土文献可资参看,有时也由于所获图像的字迹更为清晰,《秦简牍合集》对大约数百个简牍文字作出较有把握的释读或提出新释的可能性。这大致存在三种情形:其一,先前未释或脱释之字,今据红外影像或常规图像释出。”“其二,旧释未确,今据红外影像或常规图像,给出新的释读。”“其三,重合文的认定与析读。”第一种情形,如郝家坪16号木牍正面的“章手”,背面的“凡”“田”“章手”等字,均得补释。郝家坪17号木牍的正反两面,先前均无图版著录。《秦简牍合集》刊出的常规与红外影像使这一缺憾得以弥补,得知其内容是除道记录,木牍文字记述若干人不除道天数折合钱款事,应该与《田律》中道路修筑与维护的规定有关。第二种情形,如放马滩地图1B标示方向之字,先前释为“上”,地图的视方向被理解为上北下南。据红外影像,今改释为“北方”。方向于是完全倒转,从而与中山国“兆域图”、马王堆帛书地图的方位一致。这一更正,对于相关区域当时的行政地理、生态地理和交通地理的考察和说明,有特别重要的意义。第三种情形,如睡虎地日书甲种简48背壹、简25背贰、简34背贰、简35背叁等处的“伪=”,整理者皆读作“伪为”。《秦简牍合集》根据先秦秦汉古书多见某物“化为”某物的记载,提出恐应读作“化为”。龙岗简5“关=”,旧视为重文,现在参考《周礼·地官·掌节》,析读为“门关”。放马滩日书乙种18叁下“数=”,或读作“数虚”,《秦简牍合集》析读作“数娄(窭)”,“数实数娄(窭)”与睡虎地日书甲种简116叁“数富数虚”语义相当。类似新的释读,大致都使得对秦简牍的理解获得了具有积极意义的推进。

    睡虎地秦简《秦律杂抄》11号简原释文“私吏”,《秦简牍合集》订正为“私卒”,从而澄清了秦国军队中是否存在“私吏”的疑问。龙岗秦简4号写道:“诈伪假人符传及袭人符传者,皆与阑入门同罪。”“袭”旧释为“让”,就此有多种解说,但均未得到学界共同认可。《秦简牍合集》的改释具有字形以及可以与《二年律令·津关令》《奏谳书》辞例对应的双重证据。“袭人符传”一罪自秦延续至汉的司法史轨迹,也由此呈现出来。

    为求得文本的切实复原和内涵的准确解读,《秦简牍合集》利用得到改善的简牍图像和时代相当、内容相关的其他出土文献相互比勘、认真考辨,除了对数百个文字或作出较有把握的新释,或提出可能改释较为合理的意见之外,也对近百处简文缀合、编连和分篇的形式作出了新的调整,在文义解读方面也取得了值得肯定的进展。周家台秦简377、378号简原整理者怀疑有可能相连。《秦简牍合集》释出377号简末尾的“坚”字,认为可以有把握地与378号简首字“塞”字连读,使二简所记病方的大致内容得以明朗。比照岳山日书《七畜日》,《秦简牍合集》又提出可以把睡虎地秦简日书乙种《良日》相关部分缀合、编连的疏误予以订正。这一意见,也是有道理的。

    《秦简牍合集》对睡虎地秦墓简牍、龙岗秦墓简牍、郝家坪秦墓木牍、周家台秦墓简牍、岳山秦墓木牍和放马滩秦墓简牍这7种秦简牍进行了精心的再整理和再研究,诚如《序言》所说,工作是“无比艰辛”,却也是功德无量的。此外,《序言》对于王家台秦简、里耶秦简、岳麓书院藏秦简、北京大学藏秦简牍以及兔子山秦简牍也都予以关注,进行了全面的介绍和具体的说明。可知《秦简牍合集》的工作,有对简牍秦史料历史文化内质总体把握的深厚的学养基础。《序言》写道:“业已出土的秦简牍在类别上显示出强烈的时代特征。广义的文书类文献为数众多,内涵繁复。其中公文书主要有文告、信函、符券、簿籍、爰书、地志、律令及其解释性文献,私文书主要有信函、叶书、质日、簿籍。书籍类文献则相对少且单调,主要有日书、数书、制衣书、病方,以及目前仅见于北京大学收藏的民间诗文。”又指出商鞅“燔《诗》《书》而明法令”(《韩非子·和氏》)至秦始皇焚书并宣布“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可能导致简牍文书的主题发生变化,“在战国楚简、汉简中习见的六艺、诸子等书,因而失见于秦简牍”。另外一种情形也受到注意,“楚墓、汉墓常出的遣策以及前者多见的卜筮祷祠记录,也不见于秦墓”,以为这一情形,“或与风习有关”。这当然是在对秦简牍综合考察的基础上得到的认识。这一判断的形成,已经超越了一般文字学层面的简牍研究,提升到广角的历史观察和深刻的文化透视。

    《秦简牍合集》的《序言》写道:“秦国、秦代的研究,由于简牍的不断出土和刊布,可望在今后十年左右,达到一个相当高的水平。”我们同意对秦简牍研究学术前景的这种乐观预期,同时也以为应当指出,《秦简牍合集》体现的工作成绩已经为这样的学术进步奠定了坚实厚重的基础。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

 

 

原载:《光明日报》( 2015年08月03日 16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859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