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 影视文学研究

相得益彰的双重叙事

吕振侠

  陈力对重大历史题材的叙事策略,确有独到之处。她尊重历史,敬畏历史,却又能在这个前提下,充分发挥艺术想象力,把重大革命历史题材拍得生动、丰满而又亲切感人。《海棠依旧》保留了电影的风格特色,但她又根据电视剧的结构特征和叙事要求,在整体谋篇布局、叙事手段上狠下了一番功夫。我们如果把电视剧《海棠依旧》比作华丽的铺天云锦,那么,其经便是周总理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到1976年病逝的“政治叙事”,其纬便是有关他的“家庭及日常生活叙事”,铮铮作响的经,多姿多彩的纬,二者相得益彰而又巧妙地交织在一起,便织就了这厚重、亮丽的精品佳作。

  首先,历史的真实性成就了《海棠依旧》重大叙事的本质特征。电视剧表现的是大人物、大事件,然而仅凭题材的重大,未必就能稳操胜券。陈力的聪明就在于她没有满足这一点,也没有倾心营构宏大,而是以独特的视觉,有意的“由大化小”。重大事件只是作为背景,在这些事件中的周总理,才是他们着重刻画的对象。而且,导演往往不是把人物放到“轰轰烈烈”的现场,而是把人物拉回到别具特色的西花厅,拉回到主人公为民操劳、呕心沥血的办公桌前。这样,电视剧不被事件的来龙去脉所左右,既突出了人物,也交代清楚了历史,不能不说是导演独具匠心。正是因为《海棠依旧》从大处着眼,细处落墨,艺术地再现了历史的真实,再现了当年的那些人、那些事,才赋予了作品重大深邃的品格和史诗的韵味。

  其次,“家庭叙事”使《海棠依旧》倍加亲切感人。说到陈力的“由大化小”、“细处着墨”,“家庭叙事”更是她的拿手好戏。她擅长于把重大题材还原到生活常态,家庭自然是个理想的场所。剧中,周总理和邓大姐之间没有什么重头戏,只是平平常常的生活接触和简单的交谈,但就是在这平淡之中,流露出的却是相互牵挂的夫妻情和家庭的温暖。除此之外,剧中出场的家庭成员很多。弟弟周同宇、弟媳王世琴,侄子侄女儿周秉德、周重建、周秉和等悉数登场,还有八婶母和养女孙维世。周总理对家人关爱备至,是位慈祥和蔼可亲的一家之长。但有时对家人又严格到不近人情的地步。他视八婶母如亲娘一般,可八婶母让他为孙子找工作却被拒绝了。70年代青年人都向往当兵入伍,秉建、秉和高高兴兴参了军。可没过几天,当国家总理的伯伯硬是让他们脱下军装,回乡下继续当“知青”。还有,同宇要回淮安重修祖屋,总理一听就火了,不仅不让去,还连同有此动议的县委一起狠狠地批了一通:搞这一套,心里还会装着百姓吗?“家庭及日常生活”叙事,尽量把重大的“政治叙事”转化为生活常态,不仅可以避免概念化倾向,展示主人公的另一面,使人物更加丰满,还可以通过生活细节、小人物的命运,折射出时代的风云变幻。在这方面,陈力的《海棠依旧》作出了大胆而有益的探索。

  再次,真挚情感融入的点点滴滴使《海棠依旧》感人至深。以情感人是常理,也是陈力多年来的审美理想和孜孜不倦地追求。说来很有意思,她从事导演这些年来,不管是在历史的星空,还是在现实生活中,以她的真诚、执著和才情,总能捕捉到传神的动情点和闪光点。该剧有一场戏使我久久不能忘怀,那是在“四人帮”横行的年代。会议室的门虚掩着,周总理身边的工作人员先军和小路,焦急地在门口守候。屋内传来蛮横的喝斥声。这是“四人帮”以听汇报为名,实际上是对周总理进行围攻和批判。先军和小路交流了一下目光,个个都是一脸的着急、不安和愤愤不平。他们对总理的敬重、担心,对“四人帮”的不满和憎恶,都流露了出来。这时,周总理的特写镜头出现在画面上,神态平和却也不乏坚毅和不屑,目光淡定却也有焦虑、不安和无奈。谁都能想得到,这时周总理平静的外表下心里一定在倒海翻江。而这时观众的心里也绝对难以平静。这场戏没有一句台词,因其传神、动情,却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周总理和身边的工作人员情同父子,他也像对待家庭成员一样严格要求他们。先军的儿子被推荐上北大,总理说:推荐、保送咱不上,过一年半载恢复高考,咱要靠自己的本事考进来。先军欣然同意,感情上的沟通和交流毫无障碍。至于总理和老帅们的深厚情谊,和民主人士的肝胆相照,那更是处处可见。他给邓小平送“胃药”,陪着陈毅、谭震林挨批斗,一再给毛主席上书保护民主人士和老干部等。这点点滴滴无不彰显着他的真诚、友善和人性的光辉。病中的周恩来,更是牵动着亿万人民群众的心。他知道,自己的存在就是邪恶势力抢班夺权的障碍。“不管别人怎么打倒你,自己都不能倒!”这是他对元帅们的嘱托,其实也是在说给自己听。他顾全大局,忍辱负重,忘我地工作,就是抱定这样的信念,一直坚持到生命的最后一息。“十里长街送总理”,泪流满面的人群,如泣如诉的哀乐,那是真实的历史画面,也是真实的情感表达。

  最后,我还想起了西花厅的海棠花。海棠被称为花中之仙,它有梨花的圣洁,又有梅花的风骨和神韵。海棠花在剧中反复出现,时而是“小蕾深藏数点红”,时而是“繁花似锦春满院”,时而又是落英缤纷、满院子飘起了海棠花雨。导演是把满院的海棠花作为审美意象,显示着强烈的生命力量和人世间的美好。我想,还不仅如此。它那“爱惜芳心莫经吐,且教桃李闹春风”的君子风范,不也正是周总理伟大人格的象征吗?

原载:《文艺报》2016年7月6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14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