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 影视文学研究

高尚人格和伟大精神的复活

许柏林

  在欣赏电视剧《海棠依旧》的同时,我给周恩来作了两副对联,其一:“操小事兼谋大略,大略之下无小事;掌神机且运妙算,妙算当中有神机。——持小谋大”,言其思想与实践的特点及风格;其二:“轻事重事,重事轻事,轻重间理事;高端低端,低端高端,高低处执端。——辩证事端”,言其“举重若轻”、“举轻若重”的处事之道,不教条、不刻板的辩证思维。当然,就其人格、胸怀、情感、境界、信念等等都可以创作出绝好的对联来,因为周恩来有圣人之心、贤人之品、文人之格、凡人之情、达人之境、友人之谊。

  周恩来,一个手握“大势”与“分寸”的卓越政治家,一个富有高尚人格和伟大精神的世人楷模。电视剧《海棠依旧》就以这种“大势”和“分寸”的艺术创造,复活了周恩来的“高尚人格”和“伟大精神”。该剧再现了周恩来从1949年国共谈判到1976年1月8日病逝期间的生命历程,以毛泽东的领导、周恩来的作为、27年的国际国内大势为三大叙事结构,梳理并勾画了人物与故事的时空,刻画和展现出周恩来在艰难甚至是逼仄的时空中,运筹帷幄,化解危机,为新中国奠基,为人民鞠躬尽瘁的感人形象。可贵的是,在三大叙事结构中,主创们实现了艺术的创新,使三股绳拧结在一起,有张有弛地展现了周恩来思想、性格、情感、境界的正面与侧面、内心与背影。同时,以周恩来的人格和精神作为全剧的叙事空间,使得大大小小的历史事件都收录在周恩来的人格与精神之中,同时,周恩来的人格和精神力量又在他的屈伸中、在明暗里始终成为该剧的叙事动力,时而光芒四射,时而幽火烛微,闪现出周恩来独有的人格气度。

  崇高人格与伟大精神的复活,是我观看该剧后审美体验和艺术思索的凝结点。该剧带有真诚而深刻的“历史追索”、“现实提问”和“未来祈盼”。周恩来崇高人格与伟大精神的复活,就在这种真诚与深刻中,其价值和意义也充溢其间。

  《海棠依旧》重新发现周恩来在打造共和国基础、铸造共和国性格中的巨大作用,用心血、用智慧、用情感、用人格、用思想,连同他同时代的积极力量一道建立了新中国的基业。这使得我们重新发现了共和国的历史和共和国的底色:集体的奋斗,众志成城,靠信仰、靠牺牲、靠奋斗,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实现了自我解放,奔向了光明的未来,也是我们重新寻找到共和国的大势和共和国的方向:人民和崛起,富强与正义。该剧对这些意义与蕴涵进行了艺术上的转换与再造,这是艺术家的良心发现和精神担当,更是艺术的精深内涵与高峰攀登。

  编剧张法纯用4年时间打磨剧本,改变了重大革命历史题材以编年或重大事件为叙事线索,代之以人物性格和精神品质为主导,直入人物内心,展现情感细节,揭开了周恩来的精神境界,是同类题材剧本创作上的重大突破。

  陈力是一位有个性有追求的女性导演。在导演《谁主沉浮》《湘江北去》《周恩来的四个昼夜》《我的父亲母亲》等影视剧的过程中,积淀了浓厚的红色英雄情结。这种情结与她那种大气磅礴、率真担当、注重情感、讲求镜像的艺术特质有机融合,达到了创作对象与创作主体的契合、思想与艺术的契合、题材与风格的契合。正如周恩来和他的战友们铸造了共和国的性格一样,陈力和她的团队铸造了《海棠依旧》的艺术品格。

  周恩来的扮演者孙维民表演持重深沉,形神兼备,惟妙惟肖,艺术地创造和再现了周恩来。孙维民的眼神就像周恩来的心灵窗口,那种无我之我,那种怀柔天下,那种有主性格而多侧面,那种能容忍且持原则的形象表达,托出了周恩来作为“人格北斗”的光芒。

  值得指出的是,该剧富有电影化的品质,镜像信息饱满,在有力叙事的同时,注重场景,注重表演,把控节奏,有主有次,特写富有凝聚力和情感张力,年代质感强烈,剪辑洗练连贯,每一集都像一部较完整的影片。

原载:《文艺报》2016年7月6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12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