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 影视文学研究

一代“军神”挥写长征史诗——评电视剧《彝海结盟》

范咏戈

  
  《彝海结盟》在众多长征剧中具有极高的辨识度,在于它从独特的民族团结视角,把一段耳熟能详的长征题材讲成新故事;在于把多次成功表现过的刘伯承荧屏形象再度成功诠释并使之放出异彩。这部剧有三个好看:刘伯承的戏好看,小叶丹和彝族同胞的戏好看,国民党内部争斗的戏好看。这部剧为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和弘扬主旋律创作提供了新的可能。
  这部剧中刘伯承的荧屏形象有创新。刘伯承在我军将帅中素有“军神”和“战神”“当世孙武”的美称。长征初期因为他担任红军总参谋长,遵义会议后全军贯彻以朱、毛、周为首的中革军委新的战略布局和军事行动,他始终在一线指挥。从离开苏区一直到和红四方面军会合,其间,历次恶仗和漂亮仗如四渡赤水、巧渡金沙江、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等,在关乎红军的生死存亡数度危急关头中,都因他的大智大勇而转危为安。由于种种原因,人们尤其是青年观众对刘伯承特有的人格魅力和历史功勋了解并不深入。作为一位山高水长、德高望重、高情致远的红军统帅,他既有在旧军队和新军队中带兵和实战的丰富经验,仅在战场上负伤就达七八次之多,又熟读古代兵书并出国深造,精通俄语,他进入中央苏区后就翻译了《苏军步兵战斗条令》,使得红军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教程,并在红军部队中设立了司令部。因此他更是一位儒将。已有的刘伯承荧屏形象都远远没有把他的风采充分挖掘。电视剧《彝海结盟》一开始红军就面临着巨大的渡江困难,而过不了金沙江就会被尾随的几十万国民党军队追上。在其他两路红军部队从其他渡口渡江都受挫的情况下,毛泽东把希望寄托在刘伯承率领的干部团先遣队上。为了能够让红军大部队在皎平渡成功渡河,刘伯承不顾个人安危,带领小分队以一持万,化妆潜入禄劝县城,设计以烟土让敌县长找船并将敌守军骗到岸上,当谈判出现变局,随时可能与敌人交火时,刘伯承亲自拔出手枪。红军统帅亲自持枪参加战斗在荧屏上是第一次。其后,他又不顾个人安危亲见国民党特务邓子文,最后,仅带少数人马上彝寨与小叶丹谈判。刘伯承自己首先做到了他说的一句话:“狭路相逢勇者胜。”除了大勇,《彝海结盟》着重表现的是刘伯承的大智。皎平渡找船是智取,让许建霜让出德昌县,让更难对付的邓秀廷退出冕宁给红军让路也都是智取,包括剧中重头戏过彝区也是不费一兵一卒就完成了在蒋介石看来不可能做到,在毛泽东看来也极难完成的任务。剧作一方面在刘伯承文韬武略,儒将、猛将两个维度上表现出形象的完整性,另一方面更在理解贯彻党的民族政策上使其具有一定的揭秘性,因此《彝海结盟》中刘伯承的形象是一个崭新的形象。
  《彝海结盟》同时又是一部以民族团结为独特视角的长征剧。由于这个视角和剧作的取材,使它填补了荧屏上表现凉山州以及彝族同胞生活的空白。剧作画面中,多次展示了清澈如许的彝海,云雾缭绕的高山,茫茫苍苍的原始森林,彝族同胞富有民族特色的服饰及居所……而在这一幅幅民族风情画中是对彝族同胞独特的民族性格的表现。当时尚处于原始生活状态中的彝族同胞保存了人性的诸多优点,他们耿直义气,嫉恶如仇,如果他把你当成朋友,他们可以为你倾其所有,可以把家里的东西全给你;你如果欺负和欺骗他们,他们也会以命相争。剧作中真实地表现了他们被国民党欺压蒙骗的生活,比如挑动他们打冤家,杀人又嫁祸于人,把他们当成贱人看待……在长期的歪曲宣传中,他们产生了对所有汉人的不信任。红军是干什么的?红军是些什么人?彝族青年那铁从亲身经历中识破了国民党军队的谎言。刘伯承的红军队伍以实际行动,如开仓济贫,救彝族同胞于倒悬,让头人小叶丹逐步认识了红军是亲兄弟,彝汉本是一家人,他不仅主动替红军大部队带路,还参加红军成立了彝民沽基支队。稍有一点不足的是,剧作对彝海结盟的主画面处理略嫌简单,此处应有一场戏或一个仪式感很强的画面。因为这不仅是“戏眼”,也是使剧的民族团结的主题达到高潮的地方。红军在当时极端困难的情况下,赠送给他们200条“德国造”和几百块大洋。毛泽东和周恩来显然没有忘记彝族同胞在红军最困难时刻给予的帮助。正如众所周知的,1956年毛泽东接见彝族同胞,当时称为夷族和倮倮族,但认为夷有蛮夷轻视的意思,就改成了现在的这个彝字,这个字的意思上半部是房子的意思,房子下面有米、有丝,象征有吃有穿。党的民族政策是我党的立党之本、立国之基。《彝海结盟》中显示的党的民族政策的第一次落地,很具有当下性,这也是这部剧特有的厚重之处。
  《彝海结盟》强强联合的创作团队,有多次成功的创作经验。剧本扎实,致敬长征、致敬刘帅、致敬彝汉团结,故事环环相扣,剧情极有张力,充满正能量。剧中人物关系虽复杂,但人物个性鲜明,包括蒋介石和川军旅长邓秀廷,以及小叶丹的管家、两个彝族年轻人都很有个性,让人过目难忘。导演有情怀、有诗意。第三十二集中小叶丹有一大段发自肺腑地对共产党的表白非常感人。演员特别是主演刘之冰成功表现了刘伯承的大智大勇、沉稳大气,他的表演即内敛又有爆发力,可以说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饰演小叶丹的台湾演员形象和气质也都非常符合剧中人物。
  《彝海结盟》的成功至少有三点启示:一是长征题材永远是个富矿;二是国剧不仅要会唱情歌,也要会唱国歌、军歌,它们才应是荧屏的主旋律;三是创作精品必须做到强强联合,主创团队要有不忘初心的情怀和一丝不苟的工匠精神。
  

原载:《文艺报》2016年11月16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13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