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界要闻

兰有秀兮菊有芳——《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出版座谈纪实

 

 

由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出版的《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出版座谈会在京隆重召开,与会专家高度评价了本书作者李建军的创作形式,全书采取平行比较的方法来解读汤显祖和莎士比亚,比较两位戏剧大师的同异,进而揭示东西方文化在审美趣味和表达方式等方面的独特性和共同性。该书既有中国学者的传统思维,又有西方学者的现代方法论,是国内第一部全面分析、比对汤显祖和莎士比亚这两位文学巨匠的著作,在文学史上具有开创性的意义。在当下一系列纪念汤显祖与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的纪念活动中,本书的出版成为亮丽的一笔。本次座谈研讨会由江西省政协常委,江西社科院原院长、研究员汪玉琦先生主持。

 

 

 

具有国际视野的中国作品

■海飞中国版协原副主席、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原主席

 

  《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是二十一世纪中国学者对东西方文学双星的最新、最现代化的解读,是我们二十一世纪中国出版界向世界文化高峰靠拢的出版物。特别了不起的是李建军先生半年内写出39万字的这么一部厚重的著作,我感到这位作家太有才了。这本书史料翔实、视野开阔、穿越时空、贯通中西、立意高远、文笔犀利、力透纸背,应该是能得大奖的书。

  针对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出这本书,我讲三点看法:第一,秋林社长、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精准把握了出版时机。这本书出版于总书记在英国讲话以后,在大国崛起、强国追梦的时候。第二,秋林社长和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站在出版制高点的国际视野上,全国出版界最具国际视野的就是张秋林的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请李建军写《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也是一种国际视野。第三,张秋林富有担当的出版坚守和出版追求。他当社长30多年了,对江西深情,也对中国深情。他出版了《瓷上中国》,把景德镇的瓷器宣传出去,该书获得了“五个一工程”奖。还出了《千古悲催帝王侯——海昏侯刘贺的前世今生》,在全国出版界震动很大。而《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虽然是学术著作,但是在秋林社长的强大推动下,这本书肯定也能走得很远,走得很好。

 

以意逆志知人论世

■石雷    中国社科院文学所《文学遗产》杂志编审

 

  《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的问世正逢其时,填补了这个领域的研究空白。这部大作给予我印象最深、启发最大的,是“知人论世”、“以意逆志”的研究方法的出色运用。汤显祖生于明代思想激烈变动之时,少年时代深受著名思想家罗汝芳的熏陶,后来又有李卓吾等人影响和启迪,与东林党人颇多交往,此外还有佛家、道家思想的浸染,堪称明代最具代表性的文人。因个人境遇的跌宕起伏,汤显祖的诗、文与戏曲理论的差别较大,由此形成丰富复杂的文学景观。

  《并世双星》从汤显祖的个人境遇与明代社会及文学背景的关系入手,辨其文学史观的源流,析其学理脉络,更多地是从人性的角度揭示以《牡丹亭》为代表的“临川四梦”的深厚的文化美学内涵,同时从政治文化生态、日常生活情态的角度反映出明代文化的特征,使我们看到,在那个黑暗的时代,中国最清醒、最有风骨的文人,有着怎样的生命意识和美学反应,如何超越时代的限制,达到那个时代文学创作的巅峰。

 

建构“比较文学批评学”的有益尝试

■陈定家  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

 

  本书一个重要特点是,语言的精炼和精美,读起来抑扬顿挫,铿锵悦耳,较好地突出了书面文字所隐含的韵味和节奏的美感。堪称是文学研究的典范之作。此外,作者旁征博引却能保持不枝不蔓,几乎字字句句都能切中主题,这一点尤为可贵。表面上看,这部书在古今中西之间,大开大合,游刃有余,似乎只能在一些大的关目上做一种粗线条的勾勒,但即便是细微末节的地方,也保持着极为绵密的逻辑严谨性。

  最后,该著所体现出的一种“大丈夫”风骨和浩然之气也颇为令人感奋。我们可以看到研究者有一种重建文学价值体系的意愿和诉求,他一再呼吁当代读者要有辨别善恶是非的能力。要培养一种具有思辨理性与实践理性的健全人格,求真向善,行己有耻。这种昂扬向上的价值导向,也是本书的一个显着特色。

 

穿透浓雾的亮光

■仵埂  著名文学批评家、西安音乐学院教授

 

  李建军採来天火,天火就是他的价值理想,他以此获得了一腔浩然之气和一束探索之光,照亮了幽暗的历史。在烛照处,我们一下子看清楚了莎士比亚和汤显祖的研究史中,各色人等的心理以及他所处时代的局限性,也洞悉了同时代不同作家之间的差异。伏尔泰、斯达尔夫人、夏多布里昂与司汤达、雨果立场鲜明的分野,有人对这样伟大的戏剧家充满偏见,而有的人却能一下子被深深迷住!他们如同一面镜子,也照亮了研究者自身的多样面目。

  作者正是站在一个时代深处去体察一个伟大作家与时代的碰撞,比如他精彩分析了伏尔泰这个启蒙主义大师,为什么竟对莎士比亚的作品又喜爱又否定?原来他逃不出时代给予的局限。受古典主义鼎盛期熏陶走来的“文明人”伏尔泰,怎么能接受一个天才的自然之子所散发出的磅礴而“野蛮”气息的莎士比亚。再看汤显祖,他所遭遇的是万历皇帝朱翊钧,莎士比亚是幸运的,生活在仁慈而开明的英王伊丽莎白一世时代。不同的境遇,使莎士比亚竟能写出讽刺伊丽莎白女王之父的作品《亨利八世》,却未受到任何伤害。而在文字狱笼罩下的汤显祖,只能以梦境来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以“情之至”来反抗“理之至”。我们还可借作者这一束思想亮光,看到王国维对宋元戏曲的肯定与对明清戏曲的批评,认为前者是“活文学”而后者是“死文学”。原来,王国维在思考这个问题时,正是白话文呼之欲出的时代,而汤显祖所代表的明清戏曲在语言上的典雅化,就自然被他目之为“死文学”了。

 

气盛言宜的力作

■赵勇   著名文艺理论家、文学批评家,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文艺学研究所所长

 

  《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是二十一世纪出版社为纪念汤显祖与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推出的一部厚重之作,该著也体现了作者李建军一贯的治学理念和批评风格:一方面,它建立在严格的文本细读的功夫之上,言必有据,这就保证了这本书的学术价值。另一方面,它又并非学院派那种高头讲章,而是更多体现了批评家的锋芒、锐气、关怀和角度,以及与此相随的出色的鉴赏力和判断力。

 这本书既入乎其内,能带领读者走进两位作家丰富无比的文本世界,又出乎其外,能对附着于作家作品的评论文本甄别鉴定,辨事理,明是非,从而进一步确认了两位作家的人格价值和作品的文学价值。因此,若要让我来为这本书定位,我觉得它是思想性与学术性相互支撑、鉴赏力与判断力相互映照、才胆识力体现得充分完备的一部力作。我更愿意借用古人和今人说法,用“气盛言宜”和“压在纸背的心情”来概括我的阅读感受。前者意味着书中充满了一种浩然之气,后者则意味着言在此而意在彼,体现了作者的现实关怀。

 

李建军的“四通”

■李兆忠   当代文学研究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时值东西方戏剧巨匠汤显祖、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二十一世纪出版集团得风气之先,慧眼识人,诚邀著名文学评论家李建军,集中精力,在短短四个月内,一气呵成三十余万言的《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令人耳目一新。

  时下中国学界,正陷于“古今断裂、中西混淆”的困局,少数学植深湛之士,孜孜矻矻,勉力打破这种困境,李建军就是其中之一。李建军具备深厚的中国古典文学修养,对《史记》《红楼梦》《金瓶梅》等中国古典名著作过专门研究;也具备相当的英语基础和厚实的西方文学修养,尤其对莎士比亚,情有独钟,大学时代即为其作品吸引,积累了大量阅读心得和文献资料;同样,李建军继承前辈学者“文史哲不分家”的优良传统,具有宽博的知识背景和学术视野;最后,李建军是一位作家型的学者,具有极好的艺术感觉,深谙文学创作的内在规律,理论与创作实践圆融无碍,笔端常带感情。正是以上的“四通”,使他能够游刃有余的进入汤显祖、莎士比亚的艺术世界,发现两者的同中之异,异中不同,发人所未发,作出令人信服的阐释。

 

李建军编织“天地文章”

■王兆胜  著名文学批评家,现代文学研究专家,中国社科院《中国社会科学》编审、文学部主任

 

  时下的不少文学研究没有文学性、美感和生命力,是一种“僵尸式”研究。二十一世纪出版社以开阔的视野、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前瞻性眼光,着力打造李建军的《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这是一本力作,也是心血之作,是用情思、生命与智慧编织的“天地文章”。李建军的研究是有“情”的,更有深情在矣,于是拉近了两位巨星遥远的距离,化解了众多隔膜,于是不同的“心海”得以汇聚。情感尤其是深情无坚不摧,直达研究对象骨里,颇有汉代“李广射石”之效。

  李建军坚守学人本分,以少有的耐心、静心、清心,以及开阔博大而又内外双修的精神高度,对两位巨星进行思想的透视,创新见解颇多。审美的韵致是本书的另一特点,书中虽知识宏富、论述幽深,但却不失审美灵动,更有自由飞扬的文学趣味。读其文,如面对一池深潭,其清澈、明丽、温润自现。很显然,这与作者知人论世的情怀和智慧,对草木沙石的深切感知,对天地万物的悲悯仁慈,对柔性美学的崇尚,以及高尚健全的审美品味直接有关。

 

千年跨世听心语对接诗情著鸿篇

■郝雨 著名文学批评家,上海大学教授,上海大学文化传播研究中心主任

 

  在我看来,《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当然首先是一部纯粹的比较文学学术专著,同时,《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也是一部完整的中西莎学史、汤学史。而且,《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也是一部高格调的、别具一格的莎翁评传、汤圣评传,甚至还是对莎翁、汤圣的人生评传、比较评传;按照我国传统的知人论世的研究方法,作者对莎翁、汤圣的研究,对其身世背景和社会环境等进行了深入研判,从而更透彻地认识并世巨星的艺术价值和文化价值。尤其有意味的是,这部专著更是对两位并世巨星的赞美诗,作者是用诗的语言和激情创作了一部诗情洋溢的学术专著。

  而且格外重要的,这部大著,又是在21世纪这样一个时代的高点上,对400年来莎学汤学、莎评汤传以及对于莎翁汤圣研究与评论的再批评。我敢说,这真的是一次莎学汤学学术领域的重大突破。是一部集大而成又独特鲜明,而且还非常具有雅俗共赏风格的学术论著。这是莎学汤学的一座名副其实的里程碑。作者李建军跨越数百年历史,在精读原著中,采用倾听“心语”的方式,真正领悟两位巨星的作品真谛。他不仅对研究对象进行非常恰如其分的学术评判,而且升华了,甚至是发展了很多文艺理论问题,提出了许多新的美学观点,澄清了多年来许多模糊的学术观点。比如中国文学应该如何“走出去”,纯粹悲剧与悲喜剧的艺术价值问题,书中都有不同凡俗的真知灼见。

 

一部思与诗并美的学术著作

■邢小利  著名文艺理论家、文学批评家,陕西作协创研室主任,白鹿书院院长

 

  这是一部扎实的学术著作。书中所有立论,许多很有见地的观点,都有极扎实的论据——论据广博而细致——做支撑,论证严密,以理服人。对东西方两位伟大的经典作家进行比较研究,该著视野宏阔,论及汤显祖和莎士比亚,涉及东西方戏曲、戏剧、文学、文化、时代背景、政治文明等方面,大处着眼,且深有研究,所以能高屋建瓴,俯瞰全局。李建军说梁实秋有“开阔的文化视野和成熟的人文精神”,李建军也具备这样一个开阔的文化视野和成熟的人文精神,以此来观照,既有历史的高度,同时又能站在当今学术的前沿,对于历史,包括相关的学术史都深有研究和体会。李建军有宏观,也有微观。他对艺术的分析,对汤、莎两位戏剧大师的作品,既有宏观的总体的把握,更能从细处入手,真正进入艺术欣赏的境地。

  李建军注重分析两位大师的同中之异,没有强分轩轾,在比较研究的过程中,能够把中西、古今融会贯通,会通。他基本把古今中外关于汤学、莎学的研究,诸家观点,会而通之,梳理之,剖析之,有所发见而论之,时时迸射出思想的火花,让人眼前一亮。比如关于时代和人的关系,时代的政治文化,包括封建君主、皇帝的性情和人格对文化、对人的影响,对创作的影响,对作品思想、艺术乃至叙事策略等的影响,李建军的分析常常让人感到是剜骨入髓,酣畅淋漓,让人拍案叫绝。由于作者论述的是东西方两位伟大的戏剧家和抒情诗人,李建军既显示出其强烈的理性精神,同是也融入了作者强烈的感情,思与诗并美。

 

向伟大经典致敬的厚重之作

■陈歆耕  著名文学批评家,《文学报》原社长、总编辑

 

  今年中外文学界都有不少值得纪念的日子,如鲁迅逝世80周年、茅盾诞辰120年、汤显祖和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对于这样的日子,搞一点纪念活动比较容易做到。但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在此时推出一部30多万字的专著,来深入探讨汤显祖和莎士比亚的戏剧文学成就和美学思想,乃至在经典传承过程中的理论问题,就超出了一般应景式的纪念,而是扎扎实实地做了一件有理论建树意义的事,在伟大经典的传承史上会记下浓重一笔的事。因此我十分佩服二十一世纪出版集团的眼光与魄力。这个眼光与魄力,不仅仅体现在选题的策划上,更体现在对作者的选择上。也许李建军不是汤显祖研究的专家,也不是莎士比亚的研究专家,但他是能够将两者融会贯通、进行比较研究的专家。

  李建军先生是当代文坛“直派批评”的领军人物,是能够给这个时代的批评留下痕迹的优秀批评家。他视野开阔、文字犀利、敢道真言,有建构在古今中外大量经典阅读基础上的稳定的美学价值观。因此可以说这部新著《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是他长期阅读积累和从事文学批评的一次喷发。没有这个“积累”,很难想象,他能够在短短半年的时间内,奉献出这么一部有卓见、有性情、有文采、有深度的好书。这部专著,是一家有担当的出版社与一位同样有担当的学者、批评家,联袂结出的硕果。

 

汤、莎比较研究的一朵奇葩

■邹自振  福建古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闽江学院中文系教授

 

  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在出版大量精美深湛、图文并茂的少儿读本的同时,全力扶持学术事业,推出许多理论精品和前沿宏著而启迪学界。

  李建军的《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以宏观审视的角度,阐述了汤显祖与莎士比亚的现实人生、时代风尚、人生际遇与写作际遇,进而挖掘两位戏剧家作品中的人生经验、人生哲学,并升华到作家人格和创作风格的层面,条分缕析,令人折服。书中的材料,既有国内学者的看法,又有海外学人的论述,更有自己新的发现,使论证显得特别厚实而观点新颖。将汤、莎研究中的学术价值置于世界文化史中进行比较,显示了作者宽广的学术视野。在论述上,尽量避免前人研究比较多的论题而精巧安排,另辟蹊径,发前人所未发。

  可以认为,此著既有中国学者的传统定向思维,又有西方学者的现代方法论,相信此书的问世将成为汤、莎比较的一朵奇葩。我历来不赞成“汤显祖是东方的莎士比亚”之说,汤显祖就是汤显祖,他的文学地位与艺术成就不必由莎士比亚来证明。李建军此著并未在汤、莎间“妄分轩桎”,而是“知人论世”,尊重不同样态的文学的价值所在,这是我最为欣赏此书的地方。

 

汤莎比较研究的里程碑

■汪玉琦 江西省政协常委,江西社科院原院长、研究员

 

  去年10月,习近平主席在英国伦敦市政厅发表演讲。他在演讲中讲到,2016年是中国汤显祖、英国莎士比亚两位伟大的戏剧家、文学家逝世400周年,他倡议中英两国共同纪念这两位文学巨匠,以增进中英两国人民的相互理解,增进中英两国文化的交流,为中英两国关系进入黄金时代增添新的篇章。正是在习近平主席的推动下,今年中英两国文学界、戏剧界、史学界掀起了纪念汤显祖与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的系列活动。

  在这么一个浪潮中,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以强烈的文化意识、文化自信,敏锐的机遇意识、政治意识和策划意识,积极跟进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策划推出了《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这部重量级的学术著作,丰富了纪念汤圣、莎翁系列活动的内容,填补了国内汤莎比较研究的空白,具有汤莎比较研究的里程碑意义。在这部书的成书过程当中,作者李建军先生再一次表现出他作为当代重要的文学评论家深厚的学术修养和高贵的学术品德。《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一书将东西方两位文学巨匠进行比较研究,它不仅仅加深了中英两国文化界的交流,而且开拓了人类的文学视野。

 

以敬畏之心走进大师

■刘平   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

 

  看到《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我有两个感慨:其一我佩服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的深远眼光和对中国文化发展的使命感与责任意识。今年是汤显祖和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国内搞了很多活动,但真正能留下来的成果有多少?《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应该是其中一部重要的学术著作。其二,我佩服李建军对两位戏剧大师的一片赤诚之心!他以敬畏之心去走进汤显祖和莎士比亚,以自己纯洁的心灵荡涤着沾染在他们身上的污垢与灰尘,使他们的思想及其作品发出耀眼的光芒。

  该书内容厚重,视野宽阔,高屋建瓴,思考深入,观点鲜明,发人思考,在汤学与莎学研究中自成一家之言,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其突出特点,一是把文学研究与创作结合起来,通过对作家、作品的研究,找出文学创作的基本规律,为文学创作提供一种借鉴。二是把对经典作品的研究与当下的文学创作现状联系起来,在独立思考中体现一名文学研究者的责任意识与文化信念。书中通过对汤显祖与莎士比亚在创作过程中的共同点与不同点的分析,揭示出一部作品的成功不仅与作家的人格成长、品德修养、思想发展、文化积累、艺术追求有密切关系,而且与作家所处的时代背景、社会风俗习惯以及思想上的种种限制也有密切关系。莎士比亚在作品中可以毫无顾忌地进行揭露、讽刺和批判,而汤显祖的作品只能通过“梦境”婉转地表达自己的创作意图,就是很好的例证。三是该书从理论与实践两个方面,为我们认识传统文化、弘扬传统文化提供了借鉴!

 

《并世双星》是怎样写成的

■李建军

 

  我有将来研究司马迁和杜甫的计划,也有系统研究托尔斯泰和契诃夫的想法,但还不曾产生过研究汤显祖和莎士比亚的念头,尽管他们也都是我非常喜欢的作家。《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的“创意作者”是二十一世纪出版集团的社长、著名出版家张秋林先生。可以说,没有他的策划和推动,没有他对我的信任和鼓励,就不会有这本书的写作和出版。

  为了更好地编辑和出版《并世双星》,秋林先生组建了一个优秀的编辑团队。几位编辑一丝不苟,校字如仇,解决了很多或隐或显、或大或小的问题,让我很长见识。

  写这本书,我用了小半年的时间。秋林先生给我限定的交稿时间是很紧的。我把其他的活动都推掉了。这本书之所以写得比较快,与我平时的资料积累大有关系。上大学期间,我将《莎士比亚全集》细细地读了一遍。后来,正像我在《并世双星》的后记里面所讲的那样,关于莎士比亚的传记和研究著作,我只要看到,就会买下。这种无意间的资料积累,给我写这本书提供了极大的方便。否则,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这本书无论如何是写不出来的。

  我能按时完成写作任务,还要感谢我的朋友、文学评论家邢小利先生。我这人很怕热,一热就倦怠无力,干什么都提不起劲。就在北京酷热难耐的时候,邢小利先生安排我到陕西照金避暑写作。我在那里度过了非常关键的28天。否则,手头的工作,可能会因为酷热,不得不废然而止,写作的文气和连贯性,也会因此大受影响。

  我写《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一开始就给自己定了目标:让大家听懂你在说什么,知道汤显祖与莎士比亚是什么样的人,为何伟大,明白他们的作品有什么价值,好在哪儿。我要求自己抱着很本分、很老实的态度写书,尽量不耍花腔,不偷懒,自己感悟到多少就写多少。

  其实,也有“偷懒”。大家读到“阐释莎士比亚的态度”那一章,最后一节只是写到了梁实秋。事实上,这一节应该写的是整个中国的莎学研究。写作这一节所需的资料,我差不多都搜集全了——从中国最早接受和评论莎士比亚的林纾、王国维开始,一直到胡适、鲁迅、朱生豪、宗白华、田汉、卞之琳等人评论莎士比亚的资料我都找到了。但是,中国的莎学研究的问题,实在不少,也太复杂,分析起来很棘手。像鲁迅对莎士比亚的理解和批评,就有不少错位的误读;林纾谈莎士比亚,简直像谈唐宋八大家的文章一样,显得很是膈膜。

  在我这本书里面,还有一个层面,有朋友也注意到了,那就是“时代感”。艾布拉姆斯有本书叫《镜与灯》。他提供了两个很有价值的意象。我试图在汤显祖与莎士比亚的作品里面,找一面镜子,借以鉴照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化,点亮一盏灯,借以照亮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学。我试图用他们的经验作为参照,彰显我们时代的精神问题,考察我们现在面临的文化困境。伟大的经验有助于我们时代的文学调整自己的方向,建构一个可靠的坐标。这也是我写这本书隐含的目的。

  最后,谈谈研究者在学术活动中的主体介入方式。王国维把诗歌分为“有我之境”和“无我之境”。真正的学术,都有一个“我”在里边。学者一定要把自己放进去,要有担当和勇气,尤其要有自己的立场和理想,甚至要动感情。柯勒律治讲过,一个不热爱莎士比亚的人,是没有资格研究莎士比亚的。这个话是很对的。我读汤显祖,读莎士比亚,常常会情动于衷。尤其是汤显祖,我们与他的心更容易沟通,更容易产生共鸣。每当写到汤显祖的孤独和寂寞,写到他的悲伤和痛苦,写到他没有出路的绝望,我就会非常难受,有时甚至会泪眼模糊。在这本书里,我融入了自己的复杂而沉重的感情,融入了我的困惑和焦虑,也融入了我的不满和希望。就此而言,我在写汤显祖和莎士比亚,也是在写自己。

 

结束语

■汪玉琦

 

  这本书究竟是怎么产生的,书的作者是抱着怎样的情怀在五个多月的时间里创作出这本书的?面对大家的评论,有怎样的看法和想法?李建军先生刚才的演讲让我们进一步理解了李建军先生,让我们心中对李建军先生有了更多的敬重和尊敬。李建军先生讲述他这本书的写作有三点感受,使我们深深感动,体现了一个中国知识分子在中国社会转型期间一种特别的美学追求、理想追求。第一,要很本分、很老实地做学问。认真研读原著,言之有据。第二,李建军先生说要好好说家常话。真理是朴素的,真理是明了的,那种僵尸式的研究才需要抄袭,才需要搬弄、玩弄各种概念,真正的学术研究是用家常话来表达的,使人们可以读懂,使人们可以从中汲取真理、力量的表述方式。第三,李先生在创作这部著作的过程中,他心中常常有一种焦虑,有一种痛苦,当然他也充满着希望。他总想找一面镜子、点一盏灯,让我们看清我们目前所处的时代发生的问题,希望在哪里,出路在哪里,前途在哪里。这么一种强烈的忧患意识和知识分子的责任感是非常宝贵的。

 

 

 

 

 

原载:《 中华读书报 》( 2016年12月28日 20 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74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周访问排行 月访问排行 总访问排行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