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辛苦的种树人

——怀念何其芳同志

刘世德

  一九六三年四月十五日,何其芳同志写了一首七绝《古国》,副标题注明是“为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庆祝从事教学工作三十年以上教职工大会作”。其中的最后两句是:“情知种树人辛苦,绿叶成荫满陌阡”。

  在何其芳同志逝世二十周年之际,我借用这两句诗来表达对他的深深的怀念。

  我走上古代文学研究的道路,是和何其芳同志的指引分不开的。

  那时,他是北京大学文学研究所的副所长,而我则是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的一个普通的学生。

  我在中学时代读过何其芳同志的诗集《预言》和散文集《画梦录》。那纷至沓来的美丽的词藻,那似懂非懂的艺术意境,使我产生了一种崇拜和爱慕的心情。我年轻的头脑里,曾闪过一丝幻想,有朝一日能同这位诗人、散文家见上一面,该有多好。我根据自己的想像,给他画了一个轮廓:颀长的身材,多愁善感的眼神,潇洒的步态,西服,领带,皮鞋。

  不料在读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果然亲眼见到了他。那时,我们班上正在陆续邀请一些校外的专家、学者来给我们做学术报告。这一天请的是何其芳同志。我早早地坐在前排等候着。只见走上讲坛的何其芳同志,竟然戴一副平常的眼镜,穿着比较随便,圆圆的脸庞,矮矮的、胖胖的个子,满口的四川话。这个模样,和我事先的想像完全不同,大出意料之外。何其芳同志的外形带给我的诧异的感觉,在我身上,并没有停留了多久。我凝神地听着他的报告。他很少有停顿,也很少打手势。讲到激动的地方,身体微微前倾。那急促的语调,亲切的语气,伴随着内容的进展,更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何其芳同志从祖国的辽阔、美丽讲到祖国文化遗产的丰富和宝贵,再讲到学习和研究古典文学的必要性、重要性。他讲得生动而又形象。他说,他从广州坐飞机到北京,广州开着红花,北京的大地上却是一片白雪,他一下子就感到:祖国啊,你是多么的可爱!他援引列宁的论文,说明古代文学作品能对今天的现实从“另一个角度”起“另一个方面”的作用,并用《白蛇传》和宣传婚姻法作具体的例证。他还特别指出,马克思列宁主义经典作家(不包括毛主席在内)井没有阅读和研究过中国的古代文学作品,如果我们对祖国的文学遗产进行认真的、深入的研究和总结,就有可能丰富或者甚至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文艺理论。

  这些话都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报告结束后,有好几位同学走上去请何其芳同志签名留念。我也夹在当中,递上了我的笔记本。轮到我的时候,我挤到前面,匆忙地、生硬地说道:“您的报告真精彩。我下定决心,毕业以后干古代文学研究工作。”何其芳同志抬头看了我一眼。我立即感到了冒昧和羞愧,连忙低下头,拿回笔记本,悄悄地退出了人群。

   我说的是真心话。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文学评论》1997年第6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5901]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