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民国时期凯泽的译介及引出的问题

——从沈雁冰和郑振铎谈起

卫茂平

 凯泽(GeorgKaiser,1878—1945),德国剧作家。(中译名另有凯撒、恺石、凯萨、恺撒、开塞尔、卡西尔、客衣裁、喀衣直尔、凯惹尔等。)日本山岸光宣作,程裕青译《德国表现主义戏曲》(载《小说月报》12卷8号,1921年8月10日)是我国较早介绍德国表现主义的译文,此文第五节专述凯泽,称其《卡兰之市民》(今一译《加来市的居民》)为《表现主义中最优美的剧本》,并详述此剧内容。3年后,沈雁冰(茅盾)在其长文《欧洲大战与文学》(载《小说月报》15卷8号,1924年8月10日)中也谈及凯泽,称赞的同是这部剧作,但说它“是大战的疯狂的废墟里所产生的第一朵美丽的新希望之花”。此言费解。因为《加来市的居民》完成于1912—1913年间,1914年首版,与“大战”即一战了无干系。细读上下文才豁然开朗,原来沈雁冰在这里把作品的产生年份定于1920,从而想当然地把一战作为比衬此剧的剧情背景。且看上述引文的上下文:“一九一九年停战了,德国作家发表剧本更加自由了,于是就有最著名的……表现主义戏剧《海战》出世……翌年又有凯萨的《卡兰的市民》出世。这一篇剧本写创造的事业之新英雄精神与破坏的战争之旧英雄精神奋斗,而终之以新精神的胜利,可说是大战的疯狂的废墟里所产生的第一朵美丽的新希望之花。”《加来市的居民》原本宣扬的是为拯救家乡的自戕式牺牲精神,鼓吹的是非暴力观点,但在这段文字中,却成了一部反战之作。沈雁冰的误读,关键是弄错了作品产生的年份。而其根柢并非他本人的舛误,而是由山岸光宣文章所致,他把“《卡兰之市民》”的出版日期注为“1920”。后3年不到,郑振铎在其《文学大纲———新世纪的文学》第五节(载《小说月报》18卷1号,1927年1月10日)中也瞩目凯泽,赞赏的同是这部“《加列的市民》”,说它“不仅为表现主义的名作,也是新世纪德国戏曲中不常有的剧作”,并概括剧情: 

  凯撒在这剧里,写出新旧英雄之精神的争斗。英法交战,法军失败。被英军包围着的加列市忽然来了一个英使,说,如果加列能够牺牲市民六人,在明天送到英王那里,便赦免全市的人民。加列人民为了这事召集市参议会。一个代表军国主义的军官,力斥英王的提议是不名誉,情愿大家战死。一个代表人道主义的参事会员爱斯泰修却从更高尚的立足点,主张接受英军的条件,且自愿为这六人中的一个。旁的人为他所感动,也都要为市民而牺牲,这样的自愿牺牲者共有七人。爱斯泰修提议,第二天早晨在某处集合,来得最后的一个牺牲者,便留在市中,不必去。第二天,六个都来了,只有爱斯泰修不来。大家都疑惑着。不久,代替爱斯泰修而来的却是他的尸体。这六人十分感动的上牺牲之路走去。但英军却因英王诞生王子,表示祝意把六个市民赦了。 

 这段话从故事梗概到遣词用句,都十分眼熟。这里不殚辞费,把上提山岸光宣的文章撮抄如下,以供对堪。请看程裕青译文: 

 这一本戏曲……写出创造的事业之新英雄精神与破坏的战争之旧英雄精神奋斗。英法两国的战争,法军败了,被英军包围着卡兰市,忽然来了个英军遣来的媾和使节,说:卡兰市能够牺牲市民六人,在明天送到英王那里,便赦免全市的市民……卡兰市·为了这事,召集市参事会。会议的时候,一个代表军国主义的军官,力斥英王的提议是不名誉的条件,情愿大家拼个洁净的战死。对这个议论,有个代表人道主义的参事会员爱斯泰修从较高尚的站脚点,怂恿容纳英国的条件……他自愿为牺牲的一人。当时,旁的参事会员,也被他高尚的决心所感动,愿去牺牲,一时报告共有七人……爱斯泰修便提议翌日早晨,在预定的市场上齐集,谁来得最后,便不认他有担负牺牲名誉的资格,留在市中。到了明天一定的时刻,自愿牺牲的人,多在一个寺院前的市场上集合,却只有爱斯泰修一人不来。这时候大家不免疑惑他的心事,那知不到一刻,爱斯泰修竟与尸而至……其他六人,因着爱斯泰修的激励,便从容而上牺牲的路……因英军阵中,恰于昨夜诞生了一个王子,英国因要表示祝意的缘故,特地把六个市民赦了。

两相对比,可知始末。郑振铎的文字,除了少许变动,大体囿于山岸光宣的文章。再回顾前引沈雁冰品评此剧时“创造的事业之新英雄精神与破坏的战争之旧英雄精神的奋斗”的句子,可见它也摭拾此文。不惮冗繁,罗列材料,只为点出问题,绝无贬责已故文坛巨匠的意图。也许那个扰攘纷呈的年代,让人作学问时未免也左右支绌,不能从容?抑或在西方学术影响下形成的中国外国文学研究,起步不外如此?不管怎样,以今视昔,以他们的才气功力,在评论一部外国文学作品时,似不该怠惰这般。但愿此非苛求。续推论,沈雁冰和郑振铎在谈凯泽时,不约而同地仅欣赏《加来市的居民》,而对凯泽其他作品未置一词,也非偶然。因为山岸光宣这篇文章在讨论凯泽时,也仅涉及这一部作品。与此文刊于同期《小说月报》的尚有山岸光宣另一论文《近代德国文学的主潮》,曾被郑振铎列入他《文学大纲———新世纪的文学》的参考书目。此文也谈起“凯撒”,至于其剧作,同样仅提及《加列市民》(这应是郑振铎此剧译名的来源)。

其实,在前引《欧洲大战与文学》和《文学大纲———新世纪的文学》发表之前,凯泽的另一部名剧《从早晨到夜半》已由陈小航据英语译成汉语,而且正是发表在沈雁冰和郑振铎当主编(从12卷起)的《小说月报》14卷1号,1923年1月10日上。尽管如此,他们仍满足于复述他者归纳,而不读已有译文,另作评述,使人费解。厚彼薄此,难道因为前者容易,后者繁难?退一步说,《欧洲大战与文学》题目规定得选与战争有关的作品,那么,至少《文学大纲———新世纪的文学》不评国人已能读到的《从早晨到夜半》,而去摘拣日本人的转述,让人不服。

《从早晨到夜半》未受沈雁冰和郑振铎所重,却为张传普(即张威廉先生)注意。他在其《德国文学史大纲》(中华书局1926年)中就提及“《自晨至半》”“以富于感情胜”,但也说“论结构以《卡兰司之居民》……一剧最慎密完美,有轶出其他表现派戏剧之概”。不过张先生此书“系参考德国有名文学史多种编辑”,评语似不属编者判词。郁达夫则不同,他先在《文学上的阶级斗争》(《敝帚集》,上海现代书局1928年)中说:“葛奥尔格·喀衣直尔……的戏剧《喀来的市民》……是表现正义和残虐的斗争”,然后在其《歌德以后的德国文学举目》(载《现代文学评论》2卷3期,1931年10月2日)中再谈“客衣裁”的《喀来的市民》,但未漏《从早晨到夜半》,说:“这一位表现主义作家的这两篇戏剧,原也很好,不过若想把表现主义的戏剧几种合起来出一册的时候,则《喀来的市民》可以不要。”取舍之间,他偏爱《从清晨到夜半》,耐人寻味。

陈小航译本发表约10年后,梁镇从德语原文重译此剧。译名改一个字,为《从清晨到夜半》。此书由中华书局1934年出版,附有一篇颇有分量的“译者序”。梁镇对凯泽此剧褒奖道:“他把时代推进得更远,在戏剧史上画出一个新纪元。”具体分析是:“恺撒运用着朴素的线条,连续不断的富有生力动作,经济到不能再经济的语句,抓住全部人生,表现给我们看。”关于他和表现主义的关系,这次也有了明确的说法:“他创立了表现派,同时又站在表现派圈子以外”,因为,“和别的表现派一些断续的呐喊比较,你那里能找出一种技巧像恺撒那样把‘他’和‘他的意愿’表现得更自然更明爽的呢?”说凯泽“创立了表现派”,有过誉之嫌,但对他与表现派主流创作之区别的明示,甚堪称道。《从清晨到夜半》讲述了一个银行小职员力图追求爱情,摆脱被金钱势力笼罩的庸俗世界,最后又被所谓的爱情背叛,被金钱势力吞没的故事。译序没有用这种主题概括引导阅读,而是以问代述:“它是描写现代都市的腐蚀生活的文学吗?它是在抨击社会,在嘲弄拜金主义吗?恺撒在这里是不是写成功了一个人的灵魂的展开?你是不是在这一群纷扰着的人物的动作中,见到这位诗人对于大自然的一种浑然的醒觉?假如你说这剧里的语调滑稽,觉得真好笑,那是不是你自己也给取笑了在里面?”提问叩击题旨,开人思路。

检视手头资料,二三十年代,关注凯泽其人其书的中国作家,除上提沈雁冰、郑振铎和郁达夫等人,还有郭沫若。他在《创造十年》(上海现代书局1932年)中甚至说:“凯惹尔的《加勒市民》,是我最欣赏的作品。”这几位文坛名家是否都读过他们青睐的《加来市的居民》,实际上大可存疑。无汉译的《加来市的居民》,而非有汉译的《从清晨到夜半》成为他们共同的聚焦点,揆清度理,当与他们接触到的,尤其是来自日本的参考文献有关。19世纪末20世纪初,西学蜂拥而至,德国文学夹杂其间,而日本是中转站。它对西学能在中国成为主潮,作用非常。且不说郭沫若在上海泰东图书局1922年版的《少年维特之烦恼》译自日本,就是刘大杰的《德国文学慨论》(上海北新书局1928年)也写自东瀛(两书的“序引”和“序”均作于日本)。再有,《小说月报》12卷8号中曾设“德国文学研究”专栏,收文4篇,令人惊讶地全部译自日文。足见当时日本的德国文学研究对中国的德国文学研究的导引力(其中2篇即上提对沈雁冰和郑振铎影响明显的《德国表现主义戏曲》和《近代德国文学的主潮》)。这个中转站弥补了中国德语人才的不足,加速了德国文学在中国的译介,往往也限定了中国文坛认识德国文学的视野,甚至造成谬误流传。凯泽在中国的遭遇,仅是一例。

那个时期中国学人的几部德国文学史著作中不时也能见到对凯泽的提及,比如上引张威廉先生的《德国文学史大纲》、刘大杰的《德国文学概论》。较详细的是余祥森《二十年来的德意志文学》(载《小说月报》20卷8号,1929年8月10日)一文,他既称《卡来的市民》“尤其精到”,“作者于此盖表现德意志具有实行的精神最后转到士特麟柏喜剧式的戏剧”,也说“最成功的是《从早晨到夜半》,是写近世大都市扰扰攘攘的情景”。所言剀切。此文还简述或提及了包括《瓦斯》在内的10多部凯泽剧作,实为民国时期对凯泽作品一次较完整的检阅。

原载:《中国比较文学》2001年3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5720]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