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鲁迅、郑振铎与《永乐大典》

崔石岗
内容提要 根据一些史实,阐述了鲁迅先生及郑振铎先生在校勘、保护《永乐大典》等方面所做出的贡献。
关键词 鲁迅;郑振铎;《永乐大典》

《永乐大典》是我国古代最大的一部类书,是我国文化遗产中的珍宝。《永乐大典》的编辑始于明成祖永乐年间,由文学家解缙主编,成祖为之作序,赐名《永乐大典》。

一 鲁迅与《永乐大典》

清末筹建京师图书馆时,决定将内阁翰林院残存的64册《永乐大典》移交该馆藏,但迄未办理。辛亥革命后,这64册《永乐大典》残本被清末状元、大官僚陆润庠从翰林院搬到他的家里去了。南京革命临时政府成立之初,鲁迅应蔡元培的邀请,到教育部工作。鲁迅担任社会教育司第一科科长时,图书馆是在该科主管业务范围之内。鲁迅多次以教育部的名义,征集历史文献,入藏当时的国家图书馆———京师图书馆。即令《永乐大典》,也是鲁迅以教育部的名义,多次向陆润庠索取,才使该书残本得以入藏京师图书馆保存,使仅剩的这部分残本免遭再次损失,保护了祖国文化遗产。

鲁迅多年整理古籍,对类书、丛书情有独钟,且具有很高的鉴赏能力。鲁迅对明清两朝的类书评价不高,但《永乐大典》却是他使用较多的一种类书。《鲁迅日记》1913年11月4日记有“得二弟所寄书一本,内《急就篇》一册,写本《岭表录异》及校勘各一册”。1932年鲁迅手订《译著书目》时,在“译著之外,又有所校勘”栏下录有“唐刘恂《岭表录异》三卷(以唐、宋类书所分校《永乐大典》本,并补遗,未印。)”(《三闲集》)

《岭表录异》是部记述广东地区风土物产、天文地理、花草虫鱼的地方志书,为唐刘恂撰,早已失传。鲁迅在浙江两级师范学堂和绍兴府中学堂任教时,即根据《永乐大典》本(或称武英殿聚珍本)抄录了一份作为底本(即鲁迅称之谓“写本”的),多次校勘整理。

在唐宋类书中,虽有记载《岭表录异》的,但所载只有寥寥数页。而《太平御览》等书,虽然征引较多,但遗漏也不少。只有《永乐大典》条理清晰,可以逐卷裒辑,少数缺漏处,证以其他类书,可得十之八九。所以,鲁迅将《永乐大典》所收抄作为底本,再以类书和其他著作中所引《岭表录异》校《永乐大典》本,辑之3卷,一一比较并记载各本文字之异同,为校勘记;其中别本有佳字者,迳改底本原文,以便籀读,校改情形亦于校勘记中详加说明。这部鲁迅精心辑录校勘的《岭表录异》在鲁迅生前并未刊行。1980年出版的《鲁迅研究资料》第四辑首次发表了标点排印的《岭表录异校本》,1983年广东人民出版社又出了单行本。现在,其手稿也已影印出版。除《岭表录异》外,鲁迅还依据《永乐大典》所辑《云谷杂记》,对该书进行了校勘。

1913年6月1日《鲁迅日记》中有以下记载:“昨今两夜,从《说郛》写出《云谷杂记》一卷,多为聚珍版所无”。这里所说的聚珍版即指清乾隆朝修《四库全书》时,从《永乐大典》中辑出的《云谷杂记》共一百二十余条,分4卷,用武英殿聚珍版印行,是后来的流行本。该书为南宋张撰,4卷,原书已佚。作者为绍兴进士。《云谷杂记》属笔记类,多为记叙史事、人物及考辨艺文之作。从鲁迅先生为《云谷杂记》写下的序跋中可以得知,鲁迅先生先将所抄《说郛》中辑出《云谷杂记》49条,然后同《永乐大典》本逐条加以对照,从而发现,相同者25条,其余24条《永乐大典》均未收录。

1914年4月,鲁迅经过多次校勘,最后形成一部较为完整精当的《云谷杂记》稿本,而明代类书《永乐大典》,则在此形成过程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二 郑振铎与《永乐大典》

著名的藏书家、目录学家郑振铎,一生钟情于文化图书事业。抗战期间,他蛰居上海,以文具店职员的身份,化名陈敬夫,全力抢救文化古籍;抗战胜利后,又忘我投入清理文物图书工作。解放后,曾任中央文物局局长、文化部副部长等职,领导全国文物保护和图书馆事业。他多次率团赴苏联及东欧各国访问,加强、促进与兄弟各国的文化交流。郑振铎对《永乐大典》等文物古籍的搜集整理极为关心,多次亲自遍访大江南北。建国之初,因为党和政府享有极崇高的威望,各界人士纷纷献书献宝,以示拥戴。其中很多件与郑振铎卓有成效的工作密不可分。如张元济以商务董事会的名义,通过郑振铎将涵芬楼旧藏,《永乐大典》残本21册,捐赠北京图书馆;天津藏书家周叔捐赠了珍藏的一册《永乐大典》。

1951年6月,苏联列宁格勒大学东方图书馆向我国归还了被帝俄掠夺去的《永乐大典》残本11册,由郑振铎经手接受并转拨北京图书馆藏。1951年8月中下旬,在郑振铎的提议并指导下,北京图书馆举办了“《永乐大典》展览”,展出了各界捐赠及北京图书馆原藏的部分《永乐大典》,并附以仍流失在各国的部分《永乐大典》的照片等。13日,在开展的当天,郑振铎特地在《人民日报》发表了《关于〈永乐大典〉》的文章。文章介绍了《永乐大典》的成书经过及其遭遇,说明了举办展览的缘起和意义,指出《永乐大典》的毁失是帝国主义掠夺我国文献、文物的一个典型例子。文章最后特地指出:“苏联列宁格勒大学的东方系图书馆,在最近把多年所藏的《永乐大典》11册全部赠还给北京图书馆”,“这表现了崇高的国际主义精神。只有在苏联才能这样无保留地慷慨地把自己所珍藏着的文物赠还给我们。这与帝国主义者们千方百计地掠夺我们文物的举动对比一下,敌友的界限分得更清楚了。”他还高度评价了商务印书馆的捐书举措:“上海商务印书馆董事会也由于张元济先生的提议,把涵芬楼所藏《永乐大典》21册捐献给中央人民政府。涵芬楼的藏书,为大江以南最丰富、最珍贵的宝藏之一。”“该会今以历劫仅存的最珍贵的图书捐献给人民政府,其化私为公、热爱政府的心,是值得钦佩的。”这个展览会有八千多人参观,使大家深受教育。

[参考文献]

[1]晓闻.谈谈永乐大典的版本和残卷影印本[J].文史杂志,1993,(6).

[2]顾农.关于鲁迅校本岭表录异手稿[J].鲁迅研究月刊,1995,(7)

[3]陈漱渝.世纪之交的文化选择[M].长沙:湖南文艺出版社,1995.305.

原载:《图书馆理论与实践》2001年3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5768]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