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郑振铎主持收购陈仁涛藏泉之经过

关汉亨

郑振铎(18981958)笔名西谛,福建长乐人,生于浙江温州。是我国现代著名作家、学者、考古学家。建国后曾任文化部副部长、文物局局长、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①。三十至五十年代,郑氏为抢救和保存我国民族文化、国宝文物及珍贵的古代版本书画等作出巨大贡献。其中一次在五十年代初,主持收购流至香港的陈仁涛藏泉,经过一番努力,最后成功地将这批珍贵古钱币收购回国,受到钱币界人士的称颂。四十年前即195810,郑氏在出国访问途中不幸殉难,无疑是我国文物界及文学艺术界的一个重大损失。

金匮室主陈仁涛(长庚)为上海富商,浙江镇海人。生于本世纪初,自言比张叔驯小两岁,五十年代末期病逝于香港。生平喜好收藏,精于金石文字。三十年代初得清钱名家张伯的指导而爱上古泉,于是广事搜罗,收藏渐富,多位泉家旧藏尽入其室。陈氏与伯情谊甚深(一说他是张伯的干儿子)1934年春,由张氏作缘,仁涛出价十余万元购得方若旧雨楼全部藏泉。张伯曾有一段文字记述:“陈子才智过人,雄心勃勃。即得方藏,意犹未足。近年所收钞版,钱范以及金银铜币,增益奚啻倍蓰,足为原藏生色。学识鉴别与时具进,异日成就,未可限量”②。张、方、罗、陈四家之藏,陈氏已占其二。由于得张伯、戴葆庭、马定祥等人提供钱币藏品,至四十年代后期,陈仁涛已收集到迄今我国最完备的一份古钱币,其中不少是硕果仅存的稀世珍品。例如北魏天兴七年金质方孔钱,宋“行在会子库壹贯文省”铜钞版等。陈氏在《金匮论古初集》中曾自述:“余嗜古成癖,从事弥勤,孜孜二十余年,无论金石、瓷玉、泉币、书画,凡见闻所及确信为至精至稀之品,而可以货财相市者,辄不惜重价,多方访求,务期致之而后快。日积月累,所聚益夥”。“盖余之收藏货币最富,自周逮明清以至现代凡金属之铸,钞券之行,莫不粲然大备③。五十年代初,香港学者徐先生观看过陈氏藏泉后评说:“金匮室所藏历代货币,多逾万种,孤品尤夥,皆故宫之所未备”。上海解放前夕,陈氏离沪赴港,金匮室珍藏亦编号集箱运出境外。五十年代初期,陈氏有意出售其珍藏钱币,再次通过张伯作缘,提出以半捐半卖形式,将整批钱币售予国家文物局,并索价港币七十万元。

此时国家文物局局长郑振铎正筹备组织一个收购文物小组,积极回收流至香港的珍稀版本及古代名画。当郑氏获得陈仁涛有意出让藏泉的讯息后,立即写信给在香港做具体收购工作的徐文垌先生(徐文垌字伯郊,浙江吴兴人,系文物版本鉴定专家、故宫博物院古物馆馆长徐森玉哲嗣,由于家学渊源,对古籍版本研究颇有心得,伯郊曾任上海市银行经理,广东省银行香港分行经理。五十年代〔19511955〕在香港为国家秘密收回流出的国宝文物做了大量工作,成绩卓著。周恩来总理在百忙中曾接见徐伯郊,勉励他继续做好工作)19514月郑振铎给伯郊的信中写道:“收购事,拟成立小组, 由兄负责接洽、鉴定并议价事,由中国银行沈经理及温康兰二位负责付款等事,由你们三人成立一个小组,如此可省责任过重也”④。在另一次通讯中郑振铎谈到:“如何在港组织一个小组,来主持收购,如何把已购之物带穗等,这些问题,正在与有关方面商谈中。我们的收购重点,还是古画(明以前)与善本书,因其易于流散也”。

在同一信中郑振铎提出:“现在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陈仁涛的一批古货币。这一批东西是重要的,但其中颇有波折。这一批古钱的所有权,是陈仁涛与张伯共有的(张占十分之一)。曾把陈的目录和张研究一下,张深知其收购的经过(大半是他代经手的),且也曾代为进行出售过。有几个问题必须先行解决,才能决定收购与否?()陈托张代为出售时,只索价港币七十万元(有函为证),如今我们出了九十万元,可见陈之狡猾异常。你赴港时,只好推翻前议,以他从前所索之价为准。如不肯卖,只好暂搁一下。否则我们凭空多出了二十万,实在交代不过去,我们必须对人民负责。()目录中物,重要者均在,但能不能担保()不以伪换真呢?如被换了重要的几件,则全部的东西便顿然减色了。故必须查对目录,更必须审定是否原物,如何审定法子呢?最好是在穗,即先将古钱运穗,验明无误后,才能付款。万不得已,只好在澳门,或先将款提存某银行,双方(我陈)签字为凭。俟验明后,才由双方签字提款。这个办法,他是否同意呢。()如果陈对以上二点均同意了,如何把这批古钱,安全的运到穗呢?(必须不让它出半点差池)以上三点,请先行研究后,即函告我为荷”。郑氏特别强调:“古货币如能在七十万上下收下最好,最多不能超过八十万,君向张伯说过,是半捐半卖也”。

关于买古钱的费用,郑氏在另一信中亦提到:“陈仁涛古钱币事,因今年(1951)第二季度经费已罄,拟专案办理,另请专款,想可以办得到的。张伯已有书面的详细说明送来,拟于第三季度办理,但价值方面,最好能够减少”。19518月及12,郑氏给伯郊先生的信中再次谈到收购古钱专款一事。“在本年度因预算不多,需在明春才可付出”,“陈仁涛的古币事,正在向中央请款中,一俟决定,即可汇交(广州)()市长,大约明年春初,当可有办法”,“你可照已定的办法做,……当请张伯先生亲自到穗一行,他的一成款子,如何扣除,等和他接洽后再告。此事迁延甚久,甚以为歉。此刻已成定局,只要款到,即可进行了”⑤。1952年春当专款批下,双方经过讨价还价,最后以八十万港币成交⑥。这批珍贵的古货币,包括历代发行的金、银、铜币以及纸钞和钞版等,17000余件,又重返祖国并入藏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徐伯郊在香港还先后收购少国宝级重要文物,包括故宫珍物王献之、王的二希法帖(即《中秋帖》、《伯远帖》),唐·韩《五牛图》,陈澄中的善本书,潘世兹捐赠国家的宋、元刊本百余种等等。这是另话,本文不复赘述。珍宝钱币文物得以保存,不至流散于海外,国人为之庆幸也。郑振铎、徐伯郊君孜孜不倦的努力,实在功不可没。

注释:①李华兴主编:《近代中国百年史辞典》459页。②丁福保主编:《古钱大辞典拾遗》张序。③陈仁涛著:《金匮论古初集》自序。④⑤刘哲民、陈政文编:《郑振铎生平书信集》380页、384页。⑥陈福康著:《郑振铎传》。

原载:《中国钱币》1999年1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5655]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