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郑振铎与嘉业堂

李性忠
内容提要 本文论述了郑振铎先生抗战期间主持收购嘉业堂藏书的经过及郑先生对嘉业堂藏书的评价。
关键词 郑振铎;嘉业堂;藏书

抗日战争期间,战斗在上海的郑振铎先生发起、组织“文献保存同志会”,抢救了一大批祖国的文化遗产,其中就有嘉业堂藏书。

嘉业堂是民国初年崛起的私人藏书楼,楼主刘承干,浙江湖州南浔镇人,辛亥年迁居沪上。1920年前后刘承干的嘉业堂、蒋汝藻的传书堂及张石铭的适园同为上海藏书家最著者。1924年刘承干在南浔镇上营造的嘉业藏书楼落成,于是,他将藏书源源不断地从上海运往故乡。1937年“八·一三”上海事变,战火波及南浔、嘉业藏书楼藏书中的精品又被陆续运回上海。

对于嘉业堂藏书,郑振铎是给予高度评价的,他认为:“嘉业之书,论版本或不如瞿、杨二家及适园之精,论有用罕见,则似较此数家为尤足重视。”[1]尤其对明刊本,他在仔细鉴定后赞叹不绝:“‘佳本’缤纷,如在山阴道上,应接不暇,大可取也”[2]

19404月,郑振铎得到刘承干将大量出售藏书的信息,意识到“嘉业堂书甚可危。”[3]当时,“驻上海的美国‘哈佛燕京学社’在为美国收购,敌伪的‘华北交通公司’在为伪满收购,旁及北方汉奸梁鸿志,南方汉奸陈群,也在纷纷攫取。”[4]如不及时抢救,嘉业堂流出之书很可能会落入敌伪之手或飘零海外。

其时,蛰居孤岛的郑振铎身处险境,日本人到处在打探他的消息,有段时间他甚至不得不离家避难。但是,为了抢救、收购嘉业堂藏书,他全然不顾个人安危,多方奔走,做了许多工作。()约请刘承干恳谈并通过施韵秋影响刘。先生在南浔嘉业藏书楼落成之始即任编目员,抗战初嘉业堂藏书精品运往上海后他随之到沪编目造册,因此,对嘉业堂藏书了如指掌。他是刘承干作售书决策时可以商量的人。嘉业堂藏书被成功收购后,“文献保存同志会”鉴于施先生在其中所起的作用,发给他5000元酬金,以资鼓励,这证明郑振铎以施影响刘的方略是卓在成效的。()审阅书目,鉴定版本,以决取舍。194089月间,郑振铎一遍又一遍地翻阅了四册嘉业堂善本书目,经月余之选择,从两千七百余部书中选得一千九百余部,一一作出记号,并与“文献保存同志会”另一成员张咏霓先生反复交流意见。1227日,郑振铎亲赴刘宅,鉴定宋元椠本。徐森玉先生到沪后,郑又偕徐于19412月间至刘宅鉴定明刊本和钞校本,为时约十天。()先后三次拟定收购方案。最初,刘承干有出售全部藏书的意向,对此,郑振铎提出了全部收购、商定价格总数、分期付款的方案,先付款购入最精华的部分——一千九百余种明刊本与稿钞本,余下的明刊本、稿钞本及宋、元、清刊本十万余册与刘承干商定价格总数,战后再付款购买。“盖时局定后,重建图书馆,必有无书之苦,此批书正得其用,而其款亦必可付”,因“我辈如允许其全购,则善本必可一次全得。”[5]但日方对嘉业堂藏书虎视眈眈,威迫日甚,有鉴于此,郑振铎又拟定了两全之策万不得已时,将嘉业堂藏书析分为三,上品售归国家,下品应付日方,中品则向国家请求增拨经费续购。最后,由于收购经费极其有限,刘承干亦改变态度,只愿售让部分藏书,郑振铎又从1900种中选定1200种明刊本、36种稿钞本,以25万元收购,使之归国家所有。()打包装箱邮寄。19416219日,郑振铎主持将收购的嘉业堂藏书分批打包装箱邮寄香港,收件人是时在香港大学任教的著名作家许地山。这批书连同其他收购到的书都放置在香港大学冯平山图书馆,拟转运美国国会图书馆暂存。不料太平洋战争爆发,香港论陷,书被日军掠往日本,战后才索回。这批书,现存(台湾)“中央图书馆”。嘉业堂全数约二千部明刊本中,有十分之六目前在“中央图书馆”的书库内,是该馆所藏善本书的特色之一,原即是丰富的明代资料,而构成这项特点最重要的基础,便是刘的旧藏,以明人集为例,“中央图书馆”约藏一千部左右,其中有半数左右来自嘉业堂。[6]

收购嘉业堂藏书从19404月至19414月前后历时一年,郑振铎自述“一年以来,瘁心力於此事,他事几皆未加闻问。”[7]真可谓费尽了心血。

[参考文献]

[1]刘哲民,陈政文.抢救祖国文献的珍贵记录——郑振铎先生书信集[M].上海:学林出版社,19928.

[2][1].

[3][1].

[4]刘哲民.《抢救祖国文献的珍贵记录——郑振铎先生书信集》前言[M].上海:学林出版社,19928.

[5][1].

[6]苏精.近代藏书三十家[M].台北:传记文学出版社,19839

[7][1].

原载:《图书馆工作与研究》2001年1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5116]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