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何其芳

轧轧的水车的歌唱

展开清晨的长途:

灰色的墙使长巷更长,

我将伫足微叹了。

看藤萝垂在墙半腰

青青的,谁遗下的带子

引我想墙内草场上

日午有亭亭的树影升腾……

朦胧间觉我是只蜗牛

爬行在砖隙,迷失了路,

一叶绿荫和着露凉

使我睡去,做长长的朝梦。

醒来轻身一坠,

喳,依然身在墙外。

一九三四年八月十五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7494]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