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評郑振鐸先生的《插图本中国文学史》

曹道衡 徐凌云 陈 燊 乔象鍾 蔣荷生 邓紹基

前 言

一九三二年,郑振鐸先生的《插图本中国文学史》(以下簡称《插图本文学史》)問世的时候,人們在它的序言中讀到一段著者的自白:“难道中国文学史的园地,便永远被一般喊着‘主上圣明,臣罪当誅’的奴性的士大夫們占領着了嗎?难道几篇无灵魂的随意写作的詩与散文,不妨塗抹了文学史上的好几十頁的白紙,而那許多曾經打动了无量数弔民的內心,使之歌,使之泣,使之称心的笑乐的真实的名著,反不得与之爭数十百行的篇頁嗎?这是使我发願要写一部比較的足以表現出中国文学整个真实的面目与进展的历史的重要原因。”和这段自白相呼应,《插图本文学史》以极大的篇幅介紹和述說了变文、戏曲、小說等作品,而且給予它們以很高評价(尽管这些評价还值得商榷)。在这个意义上訛,郑振鐸先生的这种反对封建正統文学观念的热情是繼承了五四新文化运动的精神的。

《插图本文学史》的材料的丰富,在过去的中国文学史著作中,是頗有特色的。書內有关文学的史料、著作,搜集很多。这对于研究文学的人,也是有帮助的。

然而《插图本文学史》在当时也就有它的局限性和錯誤。根本問題在于著者是以資产阶級唯心主义的文学观点来撰写文学史,以“俗文学”的观点、即实質上是資产阶級社会学在文学观点上的反映来提倡和肯定民間文学。这些观点固然可以用来反对封建的正統文学观念,但在当时馬克思主义及其文艺理論已經传播到中国来,中国共产党領导的左翼文化运动也已經兴起以后,这种文学史观点就有它极大的局限性。更其严重的是,《插图本文学史》中还相当明显地表現了胡适派的实用主义的文学观点。

于种种原因,二、三十年来,我国还沒有出現一部以馬克思主义观点来編写的文学史。在中国古代文学研究的領域內,資产阶級的、甚至封建主义的文学观点还一直占着統治地位(全国解放后,这种情况才开始有了改变),象《插图本文学史》这样的著作就一直流传着。

一九五七年,本書重印了,作者还增添了若干章节。我們認为,对于这部書应該用今天的观点来評論一下。这样作,对讀者和作者都有好处。特别是在目前展开学术批判的运动中,对这部書进行批評,就更有必要。目前的学术批判是人民內部的矛盾問題d我們力求符合实事求是的精神。我們的意見如有錯誤,也請大家指正。

在文学的根本問題,即文学是什么的問題上,郑振鐸先生的看法是和馬克思主义相反的。馬克思主义者認为:文学艺术是社会意識形态的一种,它是社会存在的反映,它的唯一的源泉是人民的生活.离开了人民的生活和斗爭,离开了社会的現实来談文学,就必然是錯誤的。郑振鐸先生認为文学是人类的“情緒”或“情思”的产品。他写道:

文学是产生于人类情緒之中的,无情緒当然更不是文学。 (頁七)

文学乃是人类最崇高的最不朽的情思的产品。 (頁五)

所謂“情緒”或“情思”,当然是人的头脑的产物。在郑振鐸先生目光中,文学是仅仅产生于人类的头脑之中,而不是产生于人民的生活和斗爭的。这种論点,显然是离开了社会存在,离开了客观世界而到作家的主观的思想意識中去找寻文学的根源,是資产阶級唯心主义的文学观念。正因为把文学和社会生活隔离了开来,因此,他看不到作为上层建筑之一的文学的阶級性。在郑振鐸先生看来,文学似乎是一种超阶級的东西。他写道:

由此可知文学虽受时代与人种的深切的影响,其內在的精神却是不朽的,一貫的,

无古今之分,无中外之别。最原始的民族与最高貴的作家,其情緒的成就是未必相差得

太远的。 (頁五)这是赤裸裸的唯心主义和超阶級观点。这种論点,把产生文学的根源归之于一种亘古不变的、圣人类所共通的精神。这种亘古不变的、圣人类的共同精神說是和資产阶級文艺家常常提到的抽象的人性說性質相近的。

我們知道,人的思想感情并不是孤立地存在着,也并不是永恒不变的。人的意識是社会存在的反映。它随着社会发展变化而发展变化。社会生活方式的每一次改变,人的思想意識和戚情也必然发生变化。所以永晅的思想戚情是根本不可能有的。尤其在阶級社会里,人的思想意識,都是根据他們各自的社会地位而分屬于各个阶級。在同一社会中,不同的阶級的思想戚情也是不同的。資产阶級的思想感情和无产阶级的思想减情,就完全两样。

………………

阅读全文请下载附件!!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文学研究》1958年第3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5965]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