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枕与其钥匙

何其芳

“沧浪之水清兮,”有人唱,

“卷梧桐叶以为杯,

一饮遂丧失了记忆。”

我不问谁的梦象草头露

作了我一夜的墓:

最怕月晓风清欲坠时,

失落了墓门的钥匙。

有人把枕当作仙人袖:

在袖内的壁上题着惜别字。

我不问从谁的梦里醒来,

自叹我的悲哀明净

如轻舟,不载一滴泪水。

一九三五年二月十二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7540]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