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风沙日

何其芳

正午。河里的船都张起白帆时

我放下我窗外的芦苇帘子。

太阳是讨厌思想的。

放下我的芦苇帘子

我就象在荒岛的岩洞间了。

但我到底是被逐入海的米兰公,

还是他的孤女美鸾达?①

美鸾达!我叫不应我自己的名字。

忽然狂风象狂浪卷来,

满天的晴朗变成满天的黄沙。

这难道是我自己的魔法?

数十年来未有的大风,

吹飞了水边的老树想化龙,

吹飞了一垛墙,一块石头,

到驴子头上去没有声息。

我正想睡一个长长的午觉呢。

我正想醒来落在仙人岛边

让人拍手笑秀才落水呢。②

但听你自己的梦话吧!

……Maidens call it love-in-idleness。③

不要滴那花汁在我的眼皮上,

我醒来第一眼看见的

也许是一匹狼,一头熊,一只猴子……

……口渴?可要一杯水?一只橘子?

说着说着,一翻身,一伸手,

把床前藤桌上的麦冬草

和盆和盘打下地了。

打碎了我的梦了。

我又想我是一个白首狂夫,

被发提壶,奔向白浪呢。④

卷起我的窗帘子来:

看到底是黄昏了

还是一半天黄沙埋了这座巴比伦?

一九三五年春

注释

① 米兰公和美鸾达都是莎士比亚戏剧《暴风雨》中的人物。

② 故事见《聊斋志异》中的《仙人岛》。

③ 莎士比亚戏剧《仲夏夜之梦》中的原句。故事参看原剧。根据朱生豪译本,

中文为“少女们把它称作‘爱懒花’。”——编者

④ 故事见《古今注》中《箜篌》条。

收藏文章

阅读数[722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