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成都,让我把你摇醒

何其芳

的确有一个大而热闹的北京,

然而我的北京又小又幽静的。

——爱罗先珂

成都又荒凉又小,

又象度过了无数荒唐的夜的人

在睡着觉,

虽然也曾有过游行的火炬的燃烧,

虽然也曾有过凄厉的警报,

虽然一船一船的孩子

从各个战区运到后方,

只剩下国家是他们的父母,

虽然敌人无昼无夜地轰炸着

广州,我们仅存的海上的门户,

虽然连绵万里的新的长城

是前线兵士的血肉。

我不能不象爱罗先珂一样

悲凉地叹息了:

成都虽然睡着,

却并非使人能睡的地方。

而且这并非使人能睡的时代。

这时代使我想大声地笑,

又大声地叫喊,

而成都却使我寂寞,

使我寂寞地想着马雅可夫斯基

对叶赛宁的自杀的非难:

“死是容易的,

活着却更难。”

从前在北方我这样歌唱:

“北方,在你僵硬的原野上,

快乐是这样少

而冬天却这样长。

“而且你难道真成了风瘫的手膀,

当强盗的刀子指着你,

你也不能举起手来,

重重地打他几耳光?”

于是芦沟桥边的炮声响了,

风瘫了多年的手膀

也高高地举起战旗反抗,

于是敌人抢去了我们的北平、上海、南京,

无数的城市在他的蹂躏之下呻吟,

于是谁都忘记了个人的哀乐,

全国的人民连接成一条钢的链索。

在长长的钢的链索间

我是极其渺小的一环,

然而我象最强顽的那样强顽.

象盲人的眼睛终于睁开,

从黑暗的深处我看见光明,

那巨大的光明呵,

向我走来,

向我的国家走来……

然而我在成都,

这儿有着享乐、懒惰的风气,

和罗马衰亡时代一样讲究着美食,

而且因为污秽、陈腐、罪恶

把它无所不包的肚子装饱,

它在阳光灿烂的早晨还睡着觉,

虽然也曾有过游行的火炬的燃烧,

虽然也曾有过凄厉的警报。

让我打开你的窗子,你的门,

成都,让我把你摇醒,

在这阳光灿烂的早晨!

一九三八年六月,成都

收藏文章

阅读数[1131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