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夜 歌(二)

何其芳

我的身体睡着,我的心却醒着。

——《雅歌》

而且我的脑子是一个开着的窗子,

而且我的思想,我的众多的云,

向我纷乱地飘来,

而且五月,

白天有太好太好的阳光,

晚上有太好太好的月亮,

我不能象莫泊桑小说里的

一位神父,

因为失眠而绞着手指:

“神呵,你创造了黑夜是为了睡眠,

为什么又创造了这月亮,这群星,

这飘浮在唇边的酒一样的空气?”

我不能从床上起来,走进树林里,

说每棵树有一个美丽的灵魂,

而且和他们一起哭泣。

而且我不能象你呵,雪莱!

我不能说我是爱俪儿,一个会飞的小精灵,

飞在原野上,飞在山谷里,

我不能象你一样坐在海边叹息:

“呵,我没有希望,没有健康……

没有名誉,没有权力,没有爱情,没有闲暇……”

我不能象你一样单纯地歌唱爱情:

“我从梦着你的梦中醒来……”

你仿佛一天什么也不做,

只是躺在夏夜的草地上,

睡了一个热带的睡眠。

“但是,何其芳同志,你说你不喜欢自然,

为什么在你的书里面

你把自然描写得那样美丽?”

是的,我要谈论自然。

我总是把自然当作一个背景,一个装饰,

如同我有时在原野上散步,

有时插一朵花在我的扣子的小孔里,

因为比较自然,

我更爱人类。

我们已经丧失了十九世纪的单纯。

我们是现代人。

而且我要谈论战争。

大规模的战争正在进行。

在法兰西的边境,

两百万军队正在互相撞击,互相吞噬。

坦克车的出游三千辆一次。

国际联盟象倒闭了的百货店,

正在收拾文件,遣散人员,

每一个人发一点遣散费。

而且你赶快滾进去吧,意大利!

你们都赶快滚进去,滾进去!

谁也拉不住你们的,

谁也拉不住你们这些火车头

疯狂地开驶到你们的末日去!

多少活生生的人,

多少有着优秀的头脑的人.

多少善良的单纯的人,

多少可以为这个世界和它的未来工作的人,

被迫去作你们的殉葬的物品!

而且我呵,我多么愿意去拥抱他们!

然而我并不哭泣。

我知道他们将要觉醒,

将要把帝国主义的战争变为另一种性质的战争。

而且从死亡里,

将要长出一个新的欧罗巴,新的世界!

而且我要谈论列宁。

而且我看见他了,

我看见他在抚摩着小孩子们的头顶:

“他们的生活将要好起来吧,

不象我们的生活一样充满着残酷吧。”

我看见他坐在清晨的窗子前:

“我在给一个在乡下工作的同志写信。

他感到寂寞。他疲倦了。我不能不安慰他。

因为心境并不是小事情呀。”

而且我仿佛收到了他写的那封信。

而且我仿佛听见了

他在一个会议上发出的宏大的声音,

“我们必须梦想!”

是呵,我是如此喜欢做着一点一滴的工作,

而又如此喜欢梦想,

我是如此快活地爱好我自己,

而又如此痛苦地想突破我自己,

提高我自己!

一九四〇年五月二十三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5536]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