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夜 歌(四)

何其芳

我要起来,到小孩子中间去。

我要去和他们生活在一起。

我要教他们认认字,

给他们讲一些简单的然而动人的故事。

我要告诉他们清洁的重要,

时常替他们洗干净他们的手指。

我要和他们在一起游戏。

“藏好啦没有?”

“藏好啦!”

由于我的大声的回答,

他们很容易在门背后或者帐子里

找到了我,

而且因为我是蹲着的,

他们很容易一边笑着,

一边用他们的手膀围上我的颈子.

我要和他们谈着这,谈着那。

让他们对于任何一种事物

挖根问到底。

我要尽我所知道的告诉他们。

假若我不能回答,

我要诚实地说,“我也不知道。”

我要起来,到工人们中间去。

我要去和他们生活在一起。

我要他们对我讲一些他们过去的生活里的故事。

假若他是一个童工,

他会告诉我他很小就进了工厂,

因为一天工作的时间太长久,

他时常在机器旁边打瞌睡。

他看见过一个比他更小的孩子

在打瞌睡的时候被机器上的皮带卷了去,

那疯狂地旋转着的机器

很快地吃了他,

连骨头都嚼得粉碎。

假若她是一个女工,

她会告诉我她第一天进工厂去

就站得腿酸,腰痛,脚底发烧,

只有到厕所去偷偷休息一会儿。

而在那窗子很小,充满着臭气的小屋子里

已经坐着,睡着许多和她同样的女工,

而且有的说,“还是快些回去吧,

等一下工头要来查啦!”

她会告诉我

一个怀孕的女工

有一晚突然停止了工作,

坐在地板上哭了起来。

她们请假送她回去。

在半路上她走不动了,她睡下去。

黑夜静悄悄的。只有蛙叫。

她坐了起来。孩子生下来了。

旁的工人更会告诉我一些斗争的故事。

我要说:“同志们,我没有参加过什么斗争,

我很惭愧。”

我要起来,一个人到河边去。

我要去坐在石头上,

听水鸟叫得那样快活,

想一会儿我自己。

我已经是一个成人。

我有着许多责任。

但我却又象一个十九岁的少年

那样需要温情。

我知道我这样说

是可羞的,

但我又还不能把这种想法完全拋弃。

我要起来,

但我什么地方也不去。

我要起来,点起我的灯,

坐在我的桌子前,

赶着做我今天未做完的工作

或者计划明天的工作,

总之做我应该做的事。

六月二十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4959]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