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夜 歌(六)

何其芳

冬天的晚上

我坐在窑洞里烤着红红的炭火。

我忽然想,是谁呵

在他的一部小说的最后说了这样一句话,

“上帝呵,祝福那些无家可归的人!”

是你吗,屠格涅夫?

我不象你这个旧俄罗斯的贵族

用这句空话来减轻我的不安,

我不能把责任推给上帝,

那个本来不存在的鬼东西,

而且我知道祝福没有一点实际的用处,

对于那些没有衣服穿的人,

那些没有屋顶过夜的人,

那些没有家或者失掉了家的人。

还有我们的前方的兵士。

前方的干部,

在这晚上,

我知道你们正在和敌人争夺着村庄,

大炮象雷一样响,

机关枪象害疟疾的人一样敲打着牙齿,

你们在受伤,在死;

或者你们正和衣躺在炕上,

突然紧急集合了,

你们翻身起来把背囊背上,

备好马,

准备出发;

或者在那更北的北方,

现在正下着大雪,

你们在行军,

你们有些人还没有鞋袜,

或者你们在过封锁线,

走了一天一夜还没有吃东西。

我曾经参加过的一二〇师的同志们,

我知道在我离开了你们以后,

你们在河北遭遇过大水灾,

经常把两只腿浸在水里行军,

你们在山西遭遇过敌人的围攻,

经常在下大雨的晚上

用两手两足爬着泥滑的山路,

而且因为粮食困难,

你们经常吃着喂马的黑豆,

吃一顿小米就是会餐。

对于你们

鼓励的话,

关于未来的话,

都不必说呵。

你们不是空口谈说着未来,

而是在为它受苦,

为它斗争。

是谁呵,想天下有一个被水淹的,

就象是自己使他被水淹一样?

是你吗,大禹?

你真忙啦!你真苦啦!

据说你治理了九年的洪水,

你三次从你家里的门前走过没有进去,

而且你听见了你的小儿子在哇哇地哭。

还有你提倡自己刻苦的墨翟,

你跑到这个国家去劝人家不要进攻,

又跑到那个国家去帮助人家防御,

据说你住一个地方

总是灶还没有烧黑

就又走啦。

这种传统,

这种英雄,

只有我们的队伍里

才承继了下来,

才找得出很多很多。

我不是历史家,

但我必须从你们

来给“英雄”们下一个另外的定义。

过去的历史家

对于亚历山大、恺撒或者拿破仑

常常发生兴趣,

正如小孩子喜欢听狼和老虎的故事——

唯有你们从人民中来

而又坚持地为人民做事的,

才最值得用诗,用历史

来歌颂,来记下你们的功劳和名字。

十二月二十四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534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