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快乐的人们

何其芳

秋天的夜晚。野外。大的红色的火堆.

许多青年男女歌唱着,跳舞着。

所有的人

我们使荒凉的地方充满了歌唱。

在寒冷的夜晚我们感到温暖。

我们开垦出来的山头突起而且丰满

象装满了奶汁的乳房,

从它们,我们收获了冬天的食粮。

我们庆祝着我们的收获,

也庆祝着我们自己。

我们年轻而且强壮,

而且蓬勃地燃烧着,

我们是一堆红色的火!

所有的女子

我们是资产阶级的哲学家嘲笑过的

有着狭小的肩膀的女子。

就是用这肩膀,我们和男子一块儿

担负起人类的未来。

男子所能走到的地方我们也要走去,

男子所能做的事情我们都要参与——

所有的男子

我们非常欢喜!

所有的女子

而且我们要和男同志竞赛:

我们要把任何工作都做得很好,

不管它多么困难,多么细小。

我们也曾用锄头开过荒地,

我们也曾用镰刀割过谷子,

我们还坐在缝纫机前

制出军服和衬衣。

所有的男子

我们非常欢喜!

我们欢迎人类的一半的觉醒!

所有的人

我们庆祝着我们的觉醒,

也庆祝着明天呵

快向我们走近!

我们是这样快活,

我们是一堆红色的火!

我们在土山上开出窑洞,

我们在河水里洗我们的衣服和身体。

我们在冬天到来以前

上山去砍树子来烧木炭。

我们用自己的手来克服一切困难。

我们并不说小米是最好的粮食,

但当更多的人饿着肚子,

吞食着同样粗粝的东西,

每个中国人应该只取这样贫苦的一份。

我们并不掩饰我们的贫苦,

但在它的面前没有一个人垂头丧气,

反而象粗石

它磨得我们更锋利。

我们知道在未来,

家庭和学校,友谊和爱情

将对青年男女带着更甜蜜的笑貌,

给他们更温柔的拥抱,

但我们光明磊落地

放弃了更多的享受,更多的游戏,

我们知道是谁剥夺了那些我们应该有的。

第一个男子

但是我们什么也没有丧失,

我们不应该叫那些本来没有的为放弃。

比如我,我从前是一个烧饼铺里的孩子,

我的哥哥是一个跑堂的,

我很小就打柴来帮助家里。

第二个男子

我八岁就给人家放牛,

成天吃着油麦糊和蒿麦花子糊。

我的母亲为着买一条裤子,

卖去了我的一个兄弟。

我因为摔死了一条小牛,

又被扣去一年的工资。

第一个女子

我的童年度过在工厂里。

我的童年和那些棉花包子一起卖了出去。

我现在记起那飞满了棉花和尘土的空气,

就似乎不能够好好地呼吸。

第二个女子

我是一个孤儿。

十年前一个可怕的日子,

我的家被围住了,

就在我们那石板铺地的院子里。

反革命把我的父亲绑住,枪杀。

我的哥哥躲在屋檐下的匾额里面,

他们没有发现。

我看着他们到外面搜查。

我不自主地望了那匾额一眼。

我颤抖了一下。

因为我看见从那上面正掉着尘土。

我的哥哥就因此也被捉住。

第三个男子

是呵,你们什么也没有丧失,

什么也没有放弃。

由于参加了革命的队伍,

你们反而得到了教育,得到了爱护。

就是我,我这个小地主的儿子,

不愁穿,不愁吃,

用家里的钱进学校,

但因为我是一个叛逆者,

如同那叛逆的莱谟斯

蔑视他哥哥建筑成的庄严的罗马,

我不能从那旧世界的秩序

看见一点儿幸福,一点儿意义。

我想不起我曾经有过什么快乐的日子。

我想不起我丧失了什么,

我有什么可以放弃,

除了那些冷冰冰的书籍,

那些沉重的阴暗的记忆,

那种孤独和寂寞,

那些悲观的倾向和绝望。

所有的人

是呵,我们什么也没有丧失,

什么也没有放弃,

除了那沉重的阴暗的过去,

除了奴隶的身分和名义!

第四个男子

我不说我的过去,

我早已经把它完全忘记。

我们活着是为了现在,

或者再加上未来。

所以我只说

我现在是一个真正的浪漫派。

我最讨厌十九世纪的荒唐的梦。

我最讨厌对于海和月亮和天空的歌颂。

比较海,我宁肯爱陆地,

比较月亮,我宁肯爱太阳,

比较天空,我宁肯爱有尘土的地上,

因为海是那样寂寞,那样单调,

月亮是那样寒冷,

天空是那样远,望得我的颈子发酸,

而且因为我是一个真正的浪漫派,

我能够从我们穿了两个冬季的棉军服,

从泥土,

从山谷间的黄色的牛群和白色的羊群,

从我们这儿的民主与和平,

从我们的日常生活,

从我们起了茧的手与冻裂了的脚,

看出更美丽的美丽,

更有诗意的诗意。

一部分人

停止,我们的丑角!

停止,我们的滑稽的同志!

比较浪漫主义者,

我们有更好的称呼,更正确的名字。

我们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者。

我们是我们这时代的智慧,良心和荣誉。

另一部分人

不过他也说得有一些道理,

而且他说得那么快活!

所有的人

我们庆祝我们的快活,

也庆祝着过去的阴影

离开了我们。

我们发出光辉,照耀自己,也照耀别人。

我们是一堆红色的火!

第三个女子

但是,我说我们不应该太快乐,

因为战争还在进行,

敌人还在我们的土地上

散播着死亡和灾祸!

而且大部分世界还是被黑暗所统治,

大部分人还带着枷锁,

我们不应该唱太早的凯歌。

第四个女子

是呵,我在最欢乐的时候

总是记起了我的只有一只腿的哥哥。

我在最欢乐的时候

总是记起了他走路时放在胁下的两只木脚。

第五个女子

我有一个弟弟,一个才十九岁的孩子,

昨天从黄河边带伤回来,躺在医院里.

医生说恐怕难医治,

因为一颗子弹穿进了他的肺里。

送葬的行列。覆着旗帜的尸体。

人们沉默地抬着它走近火光前。

第五个女子

呵,这就是我的弟弟!

所有其他的人

呵,这就是我们的小兄弟?

我们还不知道我们谈说着他的时候,

他已经死去!

第五个男子

我们还不知道我们谈说着他的时候,

就在这一刹那,

有多少和他一样年轻的弟兄

在战场上死亡,受伤,

或者在监狱里受着拷打!

所有其他的人

这诚然很可悲伤!

有许多人是如此可贵,

又有些人还是两只脚的兽类!

我们要为这位小兄弟哭一会儿,

把他当作所有牺牲者的代表,

然后擦干眼泪,

用歌声送他去安睡!

所有的人

我的小兄弟,

我们在为你哭泣,

在悲伤你死得太早,

你闭上的眼睛

再也不能睁开来

看见我们的明天的美丽。

我们的眼泪

擦干了而又流了出来,

我们知道

一个人的死亡

并不是太细小的事。

但是,在我们看来,

死亡并不是一个悲剧。

尤其是为了生存的死亡,

为了明天的死亡,

更是无可迟疑而且合理。

花落是为了结果实。

母亲的痛苦是为了婴儿。

整个人类象一个巨人,

长长的历史是他的传记,

他在向前走着,

翻过了无数的高山,

跨过了无数的旷野,

走向一个乐园。

我们个人

不过是他的很小的肢体,

他的细胞,

在他整个身体上

并不算太重要。

但是,我们的小兄弟,

你是不是觉得我们说得太理智?

是不是觉得我们说得冷冰冰地,

象大自然的口气?

不,我们是你一样的人,

我们的脉搏在跳羞,

我们的血在流动,

我们和你一样

愿意为着明天

献上我们的生命。

我们的眼泪

擦干了而又流了出来,

我们知道

一个人的死亡

并不是太细小的事。

但是让我们用歌声覆着你,

使你安睡!

你已经完成了你的任务,

你没有什么悔恨!

平安归于你,

荣誉归于你!

在未来的社会里,

当那些比我们更快活的儿女

在最欢乐的时候

记起了为他们死去的先驱者,

在那灿烂的思想的光辉里

有着你的一个位置!

钉棺材的声音。筑坟的声音。天色渐渐地发白。

第五个女子

我的歌唱得最低最低,

因为我不是用声音而是用眼泪,

因为他不但是我的同志,

而且是我的弟弟,

因为我和他一起度过了贫苦的童年,

一起在田野问游戏,

一起看着我们的可怜的母亲害病死去,

因为自从革命把我们这一对孩子

从农村带到了它的队伍里,

我们很少在一起,

我很少对他尽过姐姐的责任。

所有其他的人

他是在众多的同志间长成,

我们相信一个集体的爱护

更大于一个母亲,一个姊妹!

第五个女子

但是我还在迟疑

我们是不是可以说我们是快乐的,

我们是只应该默默地工作

还是也可以唱着歌?

所有其他的人

我们还是应该说我们是快乐的,

虽说我们的快乐里带着眼泪。

因为痛苦虽多,终将消失,

黑夜虽长,终将被白天代替,

死亡虽可怕,终将掩不住新生的婴儿的美丽,

旧世界虽还有势力,终将崩溃,

战争虽残酷,这已经是接近最后的一次!

第五个女子

那么让我的歌声

还是投入你们的巨大的合唱里,

在那里面谁也听不出

我的颤抖,我的悲伤,

而且慢慢地我也将唱得更高更雄壮!

所有的人

我们将唱得更高更雄壮,

而且唱得那样谐和,

就象从一个人的胸膛里飞出来一样。

我们歌唱,

我们尽情地歌唱,

一直到我们唱完了

这个准备完全献给欢乐与游戏的晚上。

由于有了一阵争论,

我们达到更坚强的一致,

由于有了一阵悲伤,

我们达到更深沉的欢快。

我们在今夜经历了更多的生活,

仿佛我们突然长大了许多,

象一树果子突然成熟于一个晚上。

呵,黎明已经到来,

我们欢迎它,

如同伸到天空中去欢迎阳光的山峰。

我们因为看见它而颤抖,

如同带着眼泪一样的露水的草木

颤抖于带走了最后一阵寒冷的晨风。

看呵,就在那边,

就在那山顶上,

已经出现了阳光!

欢迎,我们的太阳!

我们象好久好久没有看见你一样!

欢迎,我们的太阳!

我们的光辉

将投入你的更大的光辉里,

得到更大的快乐,

得到更大的谐和,

我们这一堆红色的火!

在他们的剧烈的急速的跳舞中阳光出现。

十一月二十日到二十三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5136]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