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叫 喊

何其芳

叫呵,喊啦!

你们在河边

拉着载满了货物的木船

走上险恶的滩的人,

叫呵,喊啦!

你们抬着石头

爬上高山

去建筑屋子的人,

叫呵,喊啦!

你们码头上的苦力,

叫呵,喊啦!

你们在战场上,

在倒下的尸首的旁边,

向敌人进攻的兵士,

叫呵,喊啦!

你们在阳光下流着汗水的,

你们担负着沉重的担子的,

你们为了人类的未来而进行着斗争的,

我在和你们一起叫喊!

我听见了从各种各样的人发出的叫喊的声音。

我听见了从各个地方发出的叫喊的声音。

我甚至于听见了从各个时代发出的叫喊的声音.

孤独地绝望地喊着“光!”

软弱地忧郁地喊着“明天!”

空洞地喊着“来呵,来到大路上!”

或者“走呵,走到辽远的地方!”

而我们却喊着

“同志们,前进!”

我听见了我们的队伍的整齐的步伐,

我听见了我们的军号的声音。

我们是幸福的。

我们知道我们要去的是什么地方。

我们知道那里是什么状况。

那里没有饥饿的人,

没有受冻的人,

没有卖淫的妇女,

也没有作牛马的男子。

那里失掉了家的人将重又得到他的家,

失掉了爱情的人将重又得到爱情,

失掉了健康的人将重又强壮,

失掉了青春的人将重又年轻。

那里我们愿意把世界变成怎样美好

就可以使它变成怎样美好,

再也没有人阻拦。

那里离我们并不太辽远,

虽说走到那里去还要经过很多很多的困难。

而我呵,我这并不是预言!

我不是先知,

我只是忠实的真理的翻译者,

我只是忠实地说出我所知道的,

我所相信的事情。

我在为着未来而叫喊,

也为着现在。

为着我们的信心,

也为着我们要通过的困难。

你穿着光滑的丝织品的衣服的人,

你因为喝多了牛奶而消化不良的人,

你喜欢在阴影里行走的人,

你只愿听溪水和秋天的虫子的声音的人,

对不起,

我打扰了你的和平!

我的叫喊并不是为着你们。

对我的同志们

我要用我的叫喊证明:

我既有着温柔的心,

又有着粗暴的声音。

我要证明:

唯有有力量的才能叫喊得很宏亮,

唯有真理才能叫喊得

简单,明白而且动人。

我要证明:

一个今天的艺术工作者

必须是一个在政治上

正确而且坚强的人。

我还要证明:

我是一个忙碌的,

一天开几个会的,

热心的事务工作者,

也同时是一个诗人。

十二月六日清早

收藏文章

阅读数[666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