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给T.L.同志

何其芳

当我说

象可怜的洋车夫喊“打倒电车”,

我真想喊出一句很朴素的口号,

“打倒爱情”。

T.L.同志,

你笑得多厉害呵!

十年是很长很长的。

在这十年中缠绕得我灵魂最苦的

是爱情,

你也说

在知识分子当中,

无论走到哪里,

谈论得最响亮的是恋爱。

有了恋爱的人因为恋爱而苦恼。

没有恋爱的人因为没有恋爱而苦恼。

这真使人感到人生是多么可怜,

假如我们不是想到

另外一个提高人生的名字:革命。

我提议我们在恋爱这题目下

来做一首讽刺诗。

你很快地说出了一句:

“让那些以讲恋爱为职业的人

滚蛋吧!”

我想,

唯有一个诗人

才能象你那样厉害地笑,

你那样热烈地谈论呵!

今天学校发了延长的煤油。

我点上了我的小美孚灯。

虽说没有生炭火,我的窑洞里并不冷。

我们吃完了你买来的红枣,花生。

当你打算走了,

我说,

T.L.同志,

我们再谈一会儿!

我想起了

你从前的那些寂寞的夜晚,寂寞的黄昏,

当我打算从你屋子里走了,

你总是留我:

“何其芳同志,

再谈一会儿!再谈一会儿!”

平常我总是感到你有些怪脾气,

而且喜欢发一点牢骚。

今晚上我才对你有了兄弟的情怀,

带着同志爱

看你的缺点,

看你的可爱的地方。

收藏文章

阅读数[7206]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