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新中国的梦想

何其芳

日本投降的消息到了延安,

把一个深夜的会议打断。

钟声被惊动了似地狂响。

人们从窑洞流到街道和广场。

火把,行列和叫喊。

秧歌锣鼓,秧歌舞。

人被抬了起来。

男子们也互相拥抱,

胸前的钢笔也被抱断。

也有过早蓄了胡须的年轻人

兴奋后回到窑洞里点起煤油灯,

低声地对我说,好象一声长叹,

“还没有完结呵中国人民的灾难!”

没有完结的是重庆的雨天和阴天。

雨天是满街的烂泥。

阴天使人要发疟疾.

何等沉闷的天气!

何等可恶的咬文嚼宇.

“是内乱不是内战!”

何等疯狂的波浪!

何等的舵手才能坚决地把握住方向

而又巧妙地向前直航!

历史多次地证明了科学的预见的神奇,

但在险恶的逆流中我们仍容易迷惘。

“人民将贏得战争,

贏得和平,又赢得进步”——

但哪里是和平的阳光?

呵,百年来的中国人民的梦想,

或者叫富强,

或者叫少年中国,

或者叫解放,

或者甚至叫不出名字,

只是希望有衣穿,有饭吃

(这也许是太不象希望的希望,

太不象梦想的梦想,

但这又是多么不容易变成现实)……

必须有人来集中他们的意愿,

必须有人来寻找道路!

好长的路!

好曲折的路!

多少人倒下了

而又多少人继续走下来的路!

终于走成了一条异常广阔的路!

新中国呵,

百年来的梦想中的新中国呵,

不管还要经过多少曲折,

你将要在我们这一代出现!

你给了我们最大的鼓舞,

最大的晕眩!

是的。还有着狼。

狼还在横行。

狼又可以变狐狸。

中国人民还得小心哩。

“中国人民面前现在还有困难,

将来还会有很多困难,

但是中国人民不怕困难!”

何等有力的声音!

何等坚强的信心!

好久好久了

我想作一曲毛泽东之歌,

但如何能找到那样朴素的语言

来歌颂这人民的最好的勤务员?

又如何能找到那样庄严的语言

来叙述他对于人民的无比的贡献?

还是老百姓的心和他最相通,

最先是一个民间歌人

唱起了“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也是一个农民,一个跛了脚的,

和我谈起抗战胜利却掉下眼泪。

为什么呢?他说:“我知道

毛主席要离开延安了,

没有人象他那样对我们好。”

他把中国人民的梦想

提高到最美满,

他又以革命的按部就班

使最险恶的路途变成平坦。

五千年累积的智慧,

一百年斗争的英勇,

在他身上成熟,

在他身上集中,

我伟大的民族

应有这样伟大的领袖出现!

多少重大的关键,

多少严格的考验,

他的路线总是胜利的路线!

他又教我们不要骄傲,不要急躁。

百年来的梦想将要在我们这一代实现,

这并不比打倒一个日本法西斯轻便!

从青年到老人,

从都市到乡村,

从先锋队到尚未觉醒者,

都起来呵,

把新中国的基础筑得很坚固,

把地上的荆棘和垃圾通通扫除,

再也没有谁能够毁坏,

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阻碍,

然后田野里长满了五谷,

工厂里机器不住地旋转,

文化象翅膀一样长在每个人身上

又轻又暖,又能飞得远,

然后我们再走呵,

走向更美满的黄金世界……

这就是我为什么这样激动。

这就是我的杂乱的颂歌。

这还不是一个对于新中国的诞生的庆贺,

这只是一只鸟雀

在黎明之前

用它硬硬的嘴壳敲着人们的窗子,

报告一个消息:

“这一次

再不是我的幻觉。

这一次

真是天快亮了。

起来呵!

起来呵!”

一九四六年,重庆

收藏文章

阅读数[582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