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回 答

何其芳

从什么地方吹来的奇异的风,

吹得我的船帆不停地颤动:

我的心就是这样被鼓动着,

它感到甜蜜,又有一些惊恐。

轻一点吹呵,让我在我的河流里

勇敢的航行,借着你的帮助,

不要猛烈得把我的桅杆吹断,

吹得我在波涛中迷失了道路。

有一个字火一样灼热,

我让它在我的唇边变为沉默。

有一种感情海水一样深,

但它又那样狭窄,那样苛刻。

如果我的杯子里不是满满地

盛着纯粹的酒,我怎么能够

用它的名字来献给你呵,

我怎么能够把一滴说为一斗?

不,不要期待着酒一样的沉醉!

我的感情只能是另一种类。

它象天空一样广阔,柔和,

没有忌妒,也没有痛苦的眼泪。

唯有共同的美梦,共同的劳动

才能够把人们亲密地联合在一起,

创造出的幸福不只是属于个人,

而是属于巨大的劳动者全体。

一个人劳动的时间并没有多少,

鬓间的白发警告着我四十岁的来到。

我身边落下了树叶一样多的日子,

为什么我结出的果实这样稀少?

难道我是一棵不结果实的树?

难道生长在祖国的肥沃的土地上,

我不也是除了风霜的吹打,

还接受过许多雨露,许多阳光?

你愿我永远留在人间,不要让

灰暗的老年和死神降临到我的身上。

你说你痴心地倾听着我的歌声,

彻夜失眠,又从它得到力量。

人怎样能够超出自然的限制?

我又用什么来回答你的爱好,

你的鼓励?呵,人是平凡的,

但人又可以升得很高很高!

我伟大的祖国,伟大的时代,

多少英雄花一样在春天盛开,

应该有不朽的诗篇来讴歌他们,

让他们的名字流传到千年万载。

我们现在的歌声却那么微茫!

哪里有古代传说中的歌者,

唱完以后,她的歌声的余音

还在梁间缭绕,三日不绝?

呵,在我祖国的北方原野上,

我爱那些藏在树林里的小村庄,

收获季节的手车的轮子的转动声,

农民家里的风箱的低声歌唱!

我也爱和树林一样密的工厂,

红色的钢铁象水一样疾奔,

从那震耳欲聋的马达的轰鸣里

我听见了我的祖国的前进!

我祖国的疆域是多么广大:

北京飞着雪,广州还开着红花。

我愿意走遍全国,不管我的头

将要枕着哪一块土地睡下。

“那么你为什么这样沉默?

难道为了我们年轻的共和国,

你不应该象鸟一样飞翔,歌唱,

一直到完全唱出你胸脯里的血?”

我的翅膀是这样沉重,

象是尘土,又象有什么悲恸,

压得我只能在地上行走,

我也要努力飞腾上天空。

你闪着柔和的光辉的眼睛

望着我,说着无尽的话,

又象殷切地从我期待着什么——

请接受吧,这就是我的回答。

一九五二年一月写成前五节

一九五四年劳动节前夕续完

收藏文章

阅读数[606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