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赠杨吉甫

何其芳

焉知二十载,

重上君子堂。

昔别君未婚,

儿女忽成行……

——杜 甫

你在谈话中间

念出了杜甫的诗句,

正好分別二十年,

我们重又相遇。

我的两鬓斑白,

你比从前更瘦,

我们胸中的热血

却还似年轻时候。

你指着你的肺部

说烂过许多地方;

你坐过敌人的监狱,

还有出狱后的逃亡。

同志们劝你休养,

你说病算得什么,

为了我们的理想,

哪能一天不工作?

和藐视敌人一样,

我们藐视疾病;

不管它有多大力量,

也一定是我们战胜!

你在谈话中间

念出了杜甫的诗句,

正好分別二十年,

我们重又相遇。

一九五七年四月八日夜,北京

附记:今年三月,在北京的一个会议上遇见杨吉甫。他是我年轻时候的朋友。自一九三七年秋在万县相别后,屈指正好二十年。一九四七年我在重庆工作,他在万县办鱼泉中学,曾赠我五律一首,托一个同志到重庆时对我口述。可惜现在仅仅记得结尾两句。当时他要我写一点字条寄给他。我不会作旧诗。适染小病,头昏不能作事,就躺在床上也胡诌了几句:“先生非独善,兴学人衰中。墨翟悲丝染,孔丘愿道同。树根深入土,枝叶乃当风。别后话难尽,何时得一逢?”病愈后写一单条寄他。这次见面,他说这个单条现在还挂在他乡下的屋子里。他又说,我的一个中学教师见着这首诗,曾给它这样一个评语:“有句无章”,墨翟孔丘忽接树根枝叶,实在近于乱凑。但当时的意思是希望他的工作深入群众,或者才不至于为国民党反动派所摧毁而已。后来不久,就得到他被捕的消息。因为他办的学校很得到群众的拥护,终于被营救出狱了。他害了二十多年肺病,身体更弱,但仍坚持工作,至今并不向病屈服。我这时也刚患高血压病,所以诗中有藐视疾病的话

收藏文章

阅读数[5595]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