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北京的早晨

何其芳

早晨好,我的北京的街道!

街道上的行人,车辆,早晨好!

长安街多么直,多么宽广,

就象射出的箭一样,

就象长江大河在怒号,

车是流水,人是波涛。

工人同志们你赶我追,

争先走上光荣的岗位,

为我们的边防军多造些枪炮,

为农民多造些化学肥料!

少年儿童是祖国的花朵,

在早晨的阳光下开得多红火!

跳呵,笑呵,跑呵,唱歌,

一个个背着书包去上学。

社会主义大院的红对联,

在笑着迎接祖国的春天。

一排排枝叶茂盛的常绿树,

象行列整齐的坚定的队伍,

拱卫着天安门和它的广场。

各地来的人在瞻仰,照相——

毛主席在这里检阅过海陆空军,

检阅过工人、农民和红卫兵。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一百多年波涛汹涌的战斗,

纪念碑应该更大,更高,

更远的地方也可以看到,

花坛的一串红象烈士的血,

永远鲜明,永不凋谢,

活在一代又一代的心里,

呼唤着去争取新的胜利。

九月的晴空多么高,多么蓝,

九月的晨风拂着轻寒。

我在长安街上大步行进,

象一个奔向未来的人。

我身体强壮,肺部扩张,

和树一样枝叶开放,

好象一口气可以吸进

环绕我的整个北京的早晨!

我在天安门广场巡行,

从这里我望见祖国的边境:

伊犁河谷绿草如茵,

奔跑着雪一样白的羊群。

牧人们弹起冬不拉唱歌,

歌儿比草原上的牛羊还多,

烟囱耸立在阿里高原上,

工厂的机器隆隆作响。

这里曾被称为“农奴的地狱”,

牧民从小给领主当家奴,

不论冬夏都睡在羊圈,

许多地方荒无人烟,

牡丹江林区人们在奔忙,

伐木油锯的马达在欢唱,

载着红松、白松和鱼鳞松,

汽车、小火车飞奔在群山中;

兴安岭上的游猎民族,

实现了定居,家家住新屋,

学会用农业机械种地,

吃到自己手种的大米;

五指山山丛中的赤脚医生,

背着药箱在村寨治病……

我们的解放军百炼成钢,

日夜守卫祖国的边疆,

从东到西,从南到北,

注视侵略者和民族败类的伺窥。

大庆油管已铺设到秦皇岛,

新的油田又传来捷报。

大寨的社员们劈山移山,

出现了大面积的“人造平原”,

驾驶着大型拖拉机耕耙,

上面长满了绿油油的庄稼。

我赞美祖国的美好的今天,

明天的风光更灿烂无边:

就在本世纪,不过二十多年,

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强国出现。

早晨好,我的年轻的祖国!

早晨好,所有以生命的烈火,

以一双劳动的手和一颗红心,

来建设社会主义大厦的人!

一九七二年十月三日作

一九七五年二月六日修改

收藏文章

阅读数[664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