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北京的夜晚

何其芳

我往下沉——深深地沉,

感觉到经过一段路程,

象鱼一直下沉到海底,

我沉到辽远的时间的过去:

合欢树开着淡红花的夏季,

槐花飘散着清凉的香气,

也是这又长又宽广的长安街,

多么寂静和荒凉的夜!

我独自走在暗淡的路灯下,

如同在郊外的旷野里蹓跶,

只有我的影子伴着我,

我的脚步把沉默打破——

也有一个热闹的北京,

灯红酒绿,充满欢笑声。

宽大的餐厅,跳舞的音乐,

剥削者在发狂地走向毁灭。

有一个北京更紧张更激烈:

象地下的火,血管里的血,

革命在前进,在动员群众

投身抗日救亡运动,

反动派一手和侵略者结盟,

签订妥协投降的协定,

一手开黑名单,逮捕共产党人,

想阻挡历史车轮的前进——

“然而我的北京又小又寂静”,

我象盲诗人一样失明。

我独自走进中南海公园,

树荫更浓,灯光更暗淡。

无人欣赏这湖畔的景致,

月光抚摩着石碑上的字。

我一直走到更荒凉的中海,

还是没有游人走来。

我好象走入了孤独的深处,

有些沉醉,也有些恐怖。

在万籁俱寂中,从远远的长廊间,

突然传来一声长叹……

这叹声来得这样奇怪,

象是叫我快些离开

这远离人间的孤独的绝境,

一下子打掉了我探寂的“逸兴”。

我很快走出公园的门,

听到电车的丁当的声音,

我感到人间究竟可爱,

连喧嚣的市声也不例外。

那个时候我常走过这长街,

有时在故宫门外徘徊,

我想象石狮子流出眼泪,

象一位晋代人为时局伤悲,

指着洛阳宫门外的铜驼说:

“将看见你在荆棘中流落!”

但我们毕竟不是在古代,

北京虽然一度尘埋,

我们却赶走了日本法西斯,

并且推翻了蒋介石的统治。

北京成为新中国的首都,

中南海成为毛主席的住处。

毛主席彻夜工作的灯光,

比巨大的灯塔更远地照亮

革命海洋中时而有迷雾,

时而有风暴的前进的道路。

长安街花朵一样的街灯,

平时开一半已够照明。

看天空才知道是沉沉的黑夜,

看地上和黎明没有差别。

北京近郊和远郊建成

多少工厂!灯火通明,

机器发出各种声响。

火光一片红,那是在炼钢,

当人们已经熟睡入梦,

上夜班的工人仍在劳动。

公共汽车的夜班车通宵

行驶,走遍主要的街道。

日夜商店热情接待

夜间的顾客,不知倦怠。

午夜,洒水车缓缓走过,

长安街象受到一场雨的洗濯……

我的邻居是一家报社,

印刷机的响声深夜不歇,

我习惯了它,从它的怒吼

我听到了劳动的紧张的节奏。

我身上也有个小小的马达

深夜开动,和它应答。

虽然我的产品数量少,

质量不高,还有废料。

我喜欢白天,我也喜欢

在劳动中度过北京的夜晚。

我庆幸旧中国已成为历史,

它只能有时出现在我梦里:

我梦见我失业;我梦见特务

追踪我,我老变换住处。

我醒来看见四壁的图书,

感到平安和无比的幸福。

我又恨旧社会的刀子砍进

我心里的伤痕竟是这样深,

过去了二十多年、三十多年,

还来破坏我的睡眠!

谁要复辟资本主义,

谁要倒退回半封建半殖民地,

他就是我不共戴天的仇敌,

受到亿万人民的唾弃,

无疾而死,不齿于人类,

很快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一年一度国庆庆祝

社会主义江山的坚固,

旧社会浸透血泪的苦难

一去就绝不能让它复返!

十月一日之夜是充满

欢乐和激动的北京的夜晚。

长安街的华灯全部开放,

照耀得如同白昼一样,

如果放焰火,就更灿烂,

光辉和色彩在夜空弥漫:

随着爆炸的响声上升,

撒出满天的金色的星星,

一大片红灯绿灯在飘浮,

忽而又下垂如发光的杨柳,

或者一簇簇火花在空中飞,

又纷纷下落如金黄的麦穗,

象农村满山遍野的丰收,

有时又一阵鸟语啁啾……

那时狂欢的不眠的夜晚,

歌声嘹亮,舞蹈翩跹——

从我们今天的生活的欢快

岂不是看见更美好的未来?

那天上五彩缤纷的奇观

岂不是象征着我们的明天?

一九七二年十月十一日晚写完

收藏文章

阅读数[796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