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我梦见

何其芳

“狗崽子们,不要动我!

我就在这里死!”

“你倒想得很美,

我们会这样便宜你!”

农民弟兄们赶来了,

头包着羊肚子手巾,

象小说里写的劫法场,

几下把狗子们收拾尽。

他们用两个人抬我,

很轻易地从地上抬起,

穿过黑夜里的树林

向深山峻岭间退去……

象银幕上场景变换,

我梦见我在外国,

某资本主义国家的首都,

人们拥挤得象蚂蚁窝。

好一个乱糟糟的热闹、

没有秩序的集市,

争夺、抢劫一样

进行着自由贸易。

我梦见我参加暴动,

被地主的狗腿子打败,

我受重伤躺在

地上,爬不起来。

神话里的巨人安泰,

一接触大地就有力量,

我却象被大地抓住,

挣不脱它的巨掌。

我左右翻身都翻不动,

用尽力气是白费。

狗腿子们快来了,来了

我就说:“世界呵,再会!”

打手们说到就到,

几条狗来拖我走。

胳臂两腿快撕裂,

扯动我一步也不能够。

闹市中有一座高台,

四周围着天鹅绒,

什么都看不见,只一个

偶像坐在当中,

一个高大的活人,

不是木偶泥胎,

相貌相当庄严,

只是打扮奇怪。

人们说他是诗人

在举行朗诵的盛典,

但头上不是月桂冠,

是宗教画里的荆棘的冠冕。

有观众说:“他胳臂多粗,

还抹有一点泥土!”

真有些象米开朗基罗

壁画上的愤怒的肌肉。

他念诗象和尚念经,

很单调,一句也听不懂;

他却合着眼,沉醉于

自己的神秘和空洞。

在资本主义世界,

他是个大大有名的人,

从一位朋友的介绍,

我读过他一点作品。

我想到的这位朋友,

原来就在我身边。

我们是一起出国,

一起到这里的伙伴。

由于谦逊和忠厚,

他还在认真倾听,

可能也有些纳闷,

但迷信还没有扫净。

叽哩咕噜的朗诵

终于完结,突然

一根长长的竹竿,

伸到了我们面前。

我的朋友从身上

掏出一叠大纸币,

放进竹竿头的网袋里,

一一呵,原来是这用意!

为了礼貌,我想

我也得给一点“赏钱”,

但我很抱歉,只找到

一些小票子在皮夹间……

竹竿收了回去,

半路一倾斜,小票子

纷纷飞落到地下,

象自动化的选择的机器。

对一个异邦的客人,

这是多么难堪!

我气愤地醒了过来,

原来是在家里睡眠……

呵,旧世界,旧世界,

为什么你常来入梦,

让我再经历一遍

阴暗、忧郁和悲痛?

给我愉快的生活

浇一点不愉快的苦汁,

是叫我别忘记过去

和另外还有个人世?

斗争常常是从失败

经过再斗争到胜利,

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

打败仗并不可耻。

我的梦使我不快,

是它无情地指出:

在战场上我没有战绩,

靠阶级弟兄们援助。

除了对革命忠实,

服从党的统帅,

我没有什么建树,

却不少失误和挫败……

对资本主义世界的名人,

原谅我的梦太不敬!

我尊重文学艺术的劳动,

也理解他们的处境。

但唱歌要唱造反歌,

做人要做反叛者!

要震撼旧世界的基石,

鞭打它浑身的罪恶!

如果给旧世界作装饰品,

作鸦片烟,作消遣的纸牌,

作裹着糖衣的毒药,

依赖资本家的钱袋,

即使有素养和敏感,

有文学和技巧的魔术,

有畅销书,有长长的著作表,

有响亮的头衔和别墅,

有腐烂食品的嗜好者,

有商业广告式的吹捧……

也不过是资本家的马戏团的

一个人的狗熊……

我醒后的想法可能

和我的梦一样简单,

如果我不肯定

人的思想能改变。

最初“为艺术而艺术”,

后来走革命的道路,

从逃避现实到战斗,

是旧世界分化的规律。

人可以堕落为野兽,

狗熊却成不了英雄。

这是人比兽类优越,

人和兽类到底不同。

但是,也有些殉葬者

要紧抱住旧世界的脖子

跟它崩溃到底,

一直到进入坟墓里!

一九七四年一月二日到三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6248]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