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我控诉

——《深深的哀悼》续篇

何其芳

毛主席!毛主席!我向你控诉

“四人帮”的罪恶擢发难数!

我用韵文编织的花环

竟不能达到您的灵前,

我歌颂您两首词的诗篇

也不能和读者见面①。

“四人帮”黑色的法西斯网罗,

比蒋介石反革命专政还密得多。

和一切反动派一样虚弱,

一点火星他们就哆嗦。

他们抄袭戈培尔的宣传,

把实有的事说成谣言,

追查,迫害,使人发狂,

把他们的谣言重复地讲,

谁不相信就挥舞棍子,

你只能在心里默默非议。

他们的老祖宗是古时候的阴谋家,

指着野鹿说它是马,

谁跟着他说谎就飞黄腾达,

谁敢说不是就残酷惩罚。

“四人帮”就这样树立“威信”,

这样制造反革命舆论。

“四人帮”是一堆政治垃圾,

是叛徒、特务、托派的聚集。

他们是卖国贼林彪二世,

再一次扮演帝修反的木马计,

继续暗藏,继续经营

那已经失敗的“571工程”。

他们是善变美女的白骨精,

反革命两面派是他们的特征,

一张脸是笑容,是人的面貌,

一张脸却是豺狼,虎豹,

可怕的兽嘴裂开象墓穴,

刀剑似的牙齿滴着人血……

“四人帮”坚持搞修正主义,

坚持搞分裂,搞阴谋诡计,

把毛主席的警告当作耳边风,

疯狂地进行地下活动。

迫害我们敬爱的周总理,

进一步迫害伟大的毛主席。

罪不容诛,罪该万死!

王洪文是工贼,令人发指,

比资本家还更象资产阶级;

张春桥是蒋介石派遣的奸细,

是最大的地主资产阶级的土围子,

叛徒江青灵魂腐烂不堪,

想当什么吕后,武则天,

讲什么“面首”,真是厚颜;

姚文元是叛徒和特务的门徒,

狂叫要“枪毙人”,又大量放毒……

毛主席选定华国锋同志

为接班人,英明无比!

人心大安,全国深信

革命事业后继有人。

“四人帮”恶狠狠地发出咒诅。

叫嚷“总把新桃换旧符”②,

就是说他们一定要上台,

哪怕把国家陷入血海!

毛主席病重他们高兴。

毛主席逝世他们欢庆。

一点鳄鱼的眼泪也挤不出,

加快了他们的反革命部署。

奔驰到悬崖还快马加鞭,

终于滾下万丈深渊!

是他们,为了篡党夺权,

把社会主义的天下搞乱,

破坏交通和工农业生产;

说什么“宁要社会主义的晚点,

不要修正主义的正点”;高呼

什么“宁要社会主义的低速度,

不要修正主义的高速度”,号叫

什么“宁要社会主义的草,

不要修正主义的苗”……真猖狂!

竟使江南鱼米之乡,

人民不能安宁地生活,

竟使四川天府之国,

受到他们制造的“人祸”,

象蝮蛇,爬到的地方就萧索……

象蝗虫、冰雹、水灾和瘟疫,

他们吞食了劳动者的果实,

损害了黄铜色的强壮的身体,

使人民叹息,愤怒,焦急;

“毛主席!毛主席!您看这些毒草

该铲除的时候已经来到!

快下命令吧,我们已准备好

锄头,铲子和新磨的镰刀!”

千万工人农民的血汗

流到他们的筵席上面

成为茅台,香槟,白沙酒③,

鹌鹑蛋,烙蛤蜊④和各种珍羞,

成亿的外汇水一样流,

飘洋过海到欧洲,美洲,

给他们换来彩色胶卷,

彩色电视机,黄色影片,

名牌汽车⑤,高蛋白营养品,

恨不得把身体也换成洋人。

“月亮也是外国的好”,

舶来的商品都是珠宝。

这一伙里通外国的洋奴,

无底洞一样永不满足,

花天酒地,奢侈荒淫,

挥金如土,骇人听闻。

剥削人民,又亏空国库,

多么令人愤慨,憎恶!

天安门一碧如洗的晴空,

千万工人在广场上劳动,

象响着雄伟的欢乐大合唱,

紧张地修建您的纪念堂。

毛主席!毛主席!在这欢乐里,

在这光荣的盛大的节日,

我小小的朴素无华的花环

终于到达了您的面前。

过了两个月它并未凋敝,

呼吸着阳光和新鲜的空气,

象受过践踏和摧残的草木,

盎然的生意重又恢复。

它的枯荣何足眷顾!

但这渺小的生命的遭遇

和一切被压迫者的命运相同:

受践踏——反动势力正逞凶,

得到解放——这时就是

人民群众的辉煌的胜利。

需要新的歌,歌颂这喜事,

歌颂这光荣的盛大节日,

歌颂有了新领袖的党,

歌颂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

歌颂华主席的不朽的功勋.

在历史的关键时刻,决心

彻底,干净、全部切除尽

在党的身体的要害部分

顽固寄生了十年之久

而且已经在扩散的毒瘤,

完全无愧于您的委托,

这要有何等惊人的胆略!

打倒“四人帮”,生产得解放!

您看呵,多么红火的景象:

捷报雪片一样纷飞,

把“四人帮”干扰的损失夺回!

被压抑的热情火山般进发,

超额完成国家计划!

打倒“四人帮”,人人都欢畅!

党和国家的明亮的阳光

把他们长期制造的阴霾

从我们的天空和心上驱开!

打倒“四人帮”,文艺得解放!

您规定的革命文艺方向,

从此才能得到实践,

才能有百花争艳的春天!

感谢华主席!感谢党中央!

以无比的巨人的力量和胆量,

为我们粉碎了这人工的严冬,

文艺的原野吹来了春风,

冻僵的花木全都复苏,

花朵抬起头来象欢呼,

而我,沐浴着暖和的阳光,

也象鸟雀快乐地歌唱,

唱出工农的火山般的热情、

无限的社会主义的积极性……

“四人帮”是工农兵方向的死对头,

江青是扒手集团的“旗手”,

是毫不害臊地打着旗号

公开进行抢劫的强盗。

她把别人的劳动成果

掠夺来,全算作江家货。

这帮盗窃犯从来不到

工农兵中间去取得原料,

也不从马列和工农兵斗争

改造剥削者的思想感情。

住在洋楼里,童话一般

一切都出现了,既有了“样板”。

很高的地位、权力、名声、

封建秽戏和黄色电影,

又有了想当女皇的野心,

阴谋篡党窃国的资本……

毛主席!毛主席!“四人帮”就这样

阉割和反对工农兵方向!

唯心论和形而上学猖獗,

只要江家货,不要一切,

用御用文人来排斥作家,

把封条封上头脑和嘴巴!

他们的许多喷雾器喷出

弥漫在报刊上的浓密的毒雾,

使绿树枯萎,百花凋残,

精神粮食的生严也遭灾难……

毛主席!毛主席!您指出了方向,

我们感到多么欢畅!

“四人帮”制造了严重的危机,

要文艺作他们的驯服工具,

提倡反革命的概念化,公式化,

要所有的缪斯向他们跪下⑥……

“四人帮”对我这样攻击:

说看见我的诗他们就生气,

说从我的诗就可以辨认

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真是屁话!如果作品

不能表现出个性和精神,

算什么诗人!他们的意思

是要给我扣上几顶帽子,

是要加上形容词,说我坏,

说我是资产阶级民主派,

不准革命,施加迫害,

要轰我回家去抱小孩!

“四人帮”的祖师爷是托洛茨基,

托记匪帮也这样搞诡计:

说老一代的列宁主义者“蜕化”了不少,

“青年是党的最可靠的晴雨表”。

“民主派”论就是“蜕化”论的变种,

“四人帮”要用它来打倒和进攻

一大批中央和地方的领导同志——

何况我,别无什么本事,

工作也平凡,只会写几句诗……

难道我的诗是炸弹,是旗帜?

难道我有才智能抵敌

他们炙手可热的势力?

不是,不是,我不过重视

而且实行毛主席的指示,

长期对他们保持距离,

我不过千万个被他们打击

但没有投降的干部中的一个,

我不过不肯拾他们的唾沫,

不曾说过他们的好话,

也不曾给他们送过检查……

他们就要禁止我歌唱,

想用他们的手把我埋葬,

想把所有的歌喉加上锁,

中国成为无声的中国……

毛主席!毛主席!我怎能不想起

在重庆红岩村,您接见同志,

我倒茶水,接待客人。

您说我有一个优点:认真。

您这样把我向客人介绍。

我知道我还没有作到

您这样的教导,我努力的目标,

我决心继续努力,不骄傲……

呵,您的观察多么精确,

从泥沙看出一粒金子的纯洁!

毛主席!毛主席!我怎能不想起

在中南海,您接见过我两次,

亲自改《不怕鬼的故事》的序文,

您对我那样亲切,关心,

您的眼睛向我注视:

说我比在延安少了些书生气。

您还说:您对我还是有好感。

呵,这是多么大的慰勉!

多么叫我想流下眼泪!

虽然我感到深深的惭愧,

我现在已经满头白发,

尽管我也努力奋发,

不知疲倦,不怕困难,

夜以继日地工作,我仍然

什么贡献也没有作出,

配不上您的鼓励和教育……

毛主席!毛主席!我还想起

您曾问我能不能工作下去。

象一个战士向您报告:

我还能工作,同志们都很好!

我老年的血管虽有些变异,

里面还流着青春的血液。

我还能爬山,还能走路,

借着手杖的一点扶助,

我参加了两天庆祝游行⑦,

快步加奔跑,都不算难事情。

我歌唱的鞭箠也还有力量,

可以痛击万恶的“四人帮”!

毛主席!毛主席!我又还记得

您的诗句多么深刻:

宜将剩勇追穷寇,

不可沽名学霸王!

中国古代有这样的比方。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四人帮”粉碎了,阶级还存在。

社会主义历史时代

长期存在着阶级斗争,

就象树欲静而风不停。

不但是将来,就是现在,

对“四人帮”的斗争还需要展开。

您说过:“切不可书生气十足。”

对待“四人帮”的余威和余毒

决不能手软,决不可轻视。

要打落水狗,要鞭死尸,

死尸的臭气也不容易消除……

呵,就以这来结束我的控诉!

一九七六年十一月二十日夜至十一月二十一日晨六时,地震预报消息传来之后,写成初稿;十一月二十七日深夜修改,十二月三日深夜,第二次修改;同月十六日晨三时,第三次修改。一九七七年六月十一日上午,第四次修改

注释:

① 毛主席逝世后,我曾写过一篇题为《深深的哀悼》的新诗,由于当时许多报刊在“四人帮”控制之下,竟没有地方能发表,一九七六年“四人帮”被粉碎后,这首诗才在十一月二十八日《人民日报》上刊登,题目改为《献给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原诗相当于前五节)。这首《我控诉》,从构思上说,是《深深的哀悼》的续篇或姊妹篇,是从前一首原来最后一行“花环”开始的。一九七六年一月,毛主席的两首词发表后,我也曾写过四首题为《欢呼毛主席<重上井冈山>和<鸟儿问答>的发表》的七律,由于同样的原因,也没有地方能发表。今年二月才在《解放军文艺》二、三月合刊上刊载。

② 一九七六年二月二日,中央发出一号文件,公布了毛主席提议、政治局一致通过由华国锋同志任国务院代总理。张春桥二月三日写一篇黑文《有感》,疯狂地反对毛主席,反对华国锋同志,诅咒“来得快,来得凶,也垮得快”。张春桥的这个自供状和罪证最后引了王安石的一首七绝,末句说“总把新桃换旧符”。

③ 白沙酒,长沙的一种名酒。

④ 烙蛤蜊,法国的一种名菜.

⑤ 王洪文在上海就有十辆汽车,他在北京的车还不包括在内。

⑥ 希腊神话:主管文学艺术等的女神总名缪斯,共九个,分管史诗,历史,抒情诗和爱情诗,音乐,悲剧,赞美歌,跳舞,喜剧,天文。

⑦ 指粉碎“四人帮”后的庆祝游行。——编者

收藏文章

阅读数[6035]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