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读吉甫遗诗

何其芳

陶渊明生在二十世纪,

松尾芭蕉生在中国,

契诃夫如果不写小说,

而写诗歌——多么奇异,

在我眼前,在我书桌上

放着的就是这样的篇章!

但是,你不仅仅是诗人,

而且还是一个战士。

松尾芭蕉我不能估计,

只是我可以大胆肯定:

陶渊明,契诃夫和我们共甘苦,

也会走我们同样的道路。

呵,多灾多难的祖国!

祖国的日月换了新天!

我们在北京重又见面——

我们感到幸福的烧灼,

我们一起听毛主席讲话!

但你瘦弱得令我惊诧!

我们都写得太少,太少,

只有接受后代人的责备——

我一步一步走在中国的土地,

你在反动派监狱里盼天晓;

我们曾为革命呐喊,

也为建设滴过几粒汗。

一九七七年五月三十一日下午

收藏文章

阅读数[7670]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