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雨天》的爱情感伤

褚自刚 段廷良
内容提要 现代诗人何其芳的早期爱情诗作,往往是在为他逝去的爱情吟唱挽歌。本文选取了其中的一首《雨天》,并结合何其芳真实的爱情体验进行解读,在理解诗人爱情感伤情绪的基础上,对诗人早期的创作思想进行探讨。
关键词 何其芳;《雨天》;爱情;感伤

应该说,对爱情的歌唱始终是青年诗人创作中少不了的内容。现代诗人何其芳早期诗作中就有相当一部分篇章属于爱情诗,如:《慨叹》、《雨天》、《罗衫》、《月下》、《赠人》、《古意》《希翼》、《无题》等。总体上看,诗人何其芳在这些篇章中更多地在为自己逝去的爱情吟唱挽歌:或眷念、或留恋,字里行间或明或暗地流泻出一种淡淡的哀怨与忧伤。写于1932年8月18日的《雨天》即是他早期爱情挽歌中的一曲,并且,它极典型地表现了诗人那种对昔日恋情的淡淡的感伤情怀。

我们知道,诗人何其芳是在孤独与寂寞中长大的。童年时候,不管是在四川乡下那个偏僻、落后、保守的封建家庭里,还是在那些迂腐、乏味、颓败的私塾生活中,他那颗幼小的心灵就已被烙上难以抹去的创伤,以至于“营养不良”、“发育不健全”。后来,在县城中学,他又恐惶于学校内外那些彼此倾轧、争斗,在“照样阴暗、湫隘、荒凉”的“新世界”里,自己“感到的仍是寂寞”。而在上海中国公学读书阶段,在北京读大学时期,尽管周围的环境已非往昔了,但多愁善感的诗人仍将自己封闭在自我的小天地里,“简直有些象莎士比亚《暴风雨》中那个被人放逐入海,因而居住在荒岛岩穴间的米兰公爵一样”。对于这样一个孤寂、落寞的诗人来说,其早期作品中时时流露出的伤感、抑郁情调是在情理之中的。因为此时的何其芳已经体味到了自己“遗弃了人群”和“被人群所遗弃的悲哀”。其实,对于何其芳早期的爱情诗作来说,在那些抒写昔日恋情的感伤笔触的背后,蕴含着更深一层的对人生的感伤。

自始至终贯穿于《雨天》这首诗中的爱情感伤亦不例外。《雨天》共有四小节。当我们读完诗的第一小节之后,扑面而来的便是诗人那种深深的孤寂与忧郁———

北方的气候也变成南方的了:

今年是多雨的夏季。

这如同我心里的气候的变化,

没有温暖,没有明霁。

或许那时“北方的气候”真的变成“南方的了”,因为何其芳面前的夏季并不同于往常,那是一个“多雨的夏季”。然而,这“多雨”的季节却最能让多情的诗人黯然神伤,尤其是回想起自己往日那份难以忘却的美好恋情的时候。不是么?诗人何其芳在这里很是坦白:“这如同我心里的气候变化”,“没有温暖,没有明霁。”

而事实上,对于当时的诗人何其芳来讲“向爱情要甜的笑声,甜的泪 我知道,只有人的 但我:一炉火,一点沉默 一张长长的阴郁的脸 就是我要的一切了。”[4]那充满“甜的笑声,甜的泪”的爱情是属于别人的,并不属于孤独寂寞的他。因为,在何其芳眼中,爱情是一种娇贵的植物,要在暖室的玻璃屋顶下才会萌芽、生长、开花。而对于客居异乡的他,“那时由于孤独,只听见自己的青春的呼声,不曾震惊于辗转在饥寒死亡之中的无边的呻吟。”但是,年轻的诗人何其芳不是不曾有过爱情的,只不过它是一个“不幸的爱情”罢了。

那么,这“不幸的爱情”是怎样的呢?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开封教育学院学报》第21卷第4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7961]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