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哀婉沉郁与清新异美

——艾青、何其芳诗比较

曾纪虎
内容提要 艾青、何其芳的诗歌风格的不同,表现为艾是哀婉沉郁,何是清新异美,这种不同可以从两人的师承、创作分期和具体的艺术象征几个方面得到印证;艺术表征的最有力的表现是他们在色彩、节奏和主题关注的异趣上。
关键词 哀婉沉郁 清新异美 师承 创作分期 艺术表征

“伟大的抒情诗能死亡、复活、重死,但常是人类心灵的巅峰。”诗歌生存在诗歌本身,而且生存在不同诗人诗风的对话上。在当代评论愈趋内化的同时,我们不妨将诗放在现代文学史上两位不同诗人的身上加以比较,让他们在自己的身上开口说话。

艾青、何其芳是30年代升起的诗人。这时,新诗经历过一系列的洗礼,已渐渐地摆脱了文化启蒙、语言转换、西化影响而逐渐走向诗歌本身。何其芳、艾青即是这一时期两位著名的抒情诗人。艾青的诗哀婉沉郁,无论是在他的国民党白色恐怖时期的诗歌,还是在他的抗日战争时期及延安时期都有表述。何其芳的诗一登上诗坛即以它的异美和清新称颂一时,他诗歌中的唯美作风无论是在诗集《预言》中,还是在他的《夜歌》中,都有较为明显的迹痕。下文,我将就艾青、何其芳二人的师承、创作分期及其具体的创作上的特色加以入微的剖析,探索他们两种不同诗歌风格形成的原因及具体表征。

一、师承。大凡有成就的诗人,多是“转益多师是汝师”。艾、何二人即是如此,惟是两人的师承各有侧重。艾青的诗创作,以五四新文学和外国文学影响居多,他几乎不大提中国古典文学和诗词方面的情况,也不说中国古典诗词对他可能产生的影响,从他的自述中我们了解到:

一般地说,我是比较欢喜近代的诗人们的作品的。……我欢喜莎士比亚。……凡尔哈仑是我所热爱的。

我欢喜兰波和叶遂宁的天真—而后者的那种属于一个农民的对于土地的爱,我是永远感到亲切的。

关于马稚可夫斯基,我只欢喜他的《穿裤子 的云》这一长诗。

这里具体谈到的有莎士比亚、兰波、叶赛宁、凡尔哈仑、马雅可夫斯基,在其他地方他还提及了勃洛克、阿波里纳尔、拜伦、雪莱,以及惠特曼。这些域外诗人对艾青的吸引力可归结为一点:即对土地和人民的热爱及生活更新的热情。他们对艾青的影响,与其说在语言上,不如说是在主题的关、注上。艾青在长年的诗歌创作中逐渐形成了四大主题:雪与雾、生与死、黎明与太阳、土地与旷野。这些主题,艾青述之以口语化的语言、激奋的情感,从而生成了一种哀婉沉郁的抒情风格。

我们再看五四新诗对他的影响。奇怪的是在作者40年代写的《我是怎样写诗的》一文中,并未提及五四以来新诗对他的影响,倒是在80年代的《中国新诗60年》中他对五四以来的诗作过综述,我们从中略微窥得一些端倪。他推崇的诗人大概如下:刘半农、刘大白、“湖畔诗人”、郭沫若、戴望舒、闻一多、普罗诗人殷夫,以及以抗战为主题的诗人(蒲风、田间、减克家)。从他的行文中看出,作者的立意都在于他们诗歌中的时代精神,至于语言方面的因素,所取尤少。所以我们说艾青对新诗的继承持一种微妙姿态,肯定其关注民生和时代前进的东西,无视个人化的东西、语言化的东西。正因如此,我们在艾青的诗歌中很难听出五四新人的声音来,但他们却又的的确确是划时代的新音,这一点与何其芳不同。

总而言之,在师承方面,艾青多言精神,由精神人手构建出土地、黎明、旷野、生与死、雪与雾等关注民生,具有“大我”意识的主题,生成了他的哀婉沉郁的风格。

何其芳的师承。1926年北京《晨报》的《诗刊》创刊,徐志摩、闻一多的诗风靡及全国。1928年三月,新月社创办《新月》月刊,1931年1月,徐志摩主编的《诗刊》月刊在上海创刊。1932年5月,戴望舒、苏坟等人编辑的《现代》月刊在上海创刊。这段时间,何其芳曾在北京念书,并开始诗歌创作。《预言》里的诗歌也多写于1931年到1934年,况且他的好友卞之琳又是徐志摩的学生,卞的诗常在《新月》上发表。这些对当时还持有“为个人而艺术”的何其芳来说不可能不带来影响。我们试看以下诗句:

我真甘愿化作柔柔的一滴清水。

在你无边的密吻里深深安埋。

爱情是很老很老了,但不怨倦。

而且会作婴孩脸涡里的微笑,

它是传说里的王子的金冠,

它是田野间的少女的蓝布衫。

分别都有徐志摩和戴望舒的影响。

诗集((夜歌》是作者诗创作的第二时期,绝大部分作于延安,何其芳谈及这部分诗时,多提惠特曼的影响。如他的《我想谈说种种纯洁的事情》,结尾写到:

但自然并不因我停止它的运行

世界上仍然到处有着青春,

到处有着刚开放的心灵。

年轻的同志们,我们一起到野外去吧,’

在那柔和的蓝色的天空之下,

我想对你们谈说种种纯洁的事情。

这首诗在语言上以及主题上有很多惠特曼的东西,但却又能灵活自如,情感细腻,有典型的知识分子冲破自我、走向大众时的那种空洞又真切的心态。

与艾青不同,何其芳常承认中国古典诗词文学的影响:

这时我读着晚唐五代时期那些精致的冶艳的诗词,盘惑于那种憔悴的红颜上的妩媚,又在几位班纳斯派以后的法兰西诗人的篇什中找到了一种同样的迷醉。

……我喜欢那种锤炼,那种色彩的配合,那种镜花水月。我喜欢读一些唐人的绝句。那譬如一撇微笑,一挥手,纵然表达着意思但我欣赏的却是姿态。

……我从陈旧的诗文里选择着一些可以重新燃烧的字,使用着一些可以引起新的联想的典故。

总而言之,何其芳的诗歌继承中国的胜于域外的,情感的胜于说理的,在言语上充分利用古典意象,在设境上充分借援于古典式的田园情境。体现了知识分子诗人营造自我,冲破自我,走向大众的复杂心态。从而生成了清丽异美的抒情风格。

二、创作分期。每位诗人都有其独特的创作流程。流程中的间与歇、喷涌和沉寂,不同的诗人有不同的表现。我们之通过艾、何两人不同的创作分期亦可看出他们两种不同的诗歌风格。

1950年,艾青将自己诗歌创作分了三个时期。他说:“我的创作生活大概可以划分成三个时期:国民党统治的白色恐怖时期;抗日战争时期;延安时期。”应该说明,这是就他解放前的诗歌创作而言的。解放后的创作可划分为两个时期:一个是解放初期;一个是“四人帮”粉碎之后。何其芳的创作可分为三个时期:一个是《预言》里的诗,多写他年轻时代的爱情、梦想、人生的遭求和幻灭;一个是《夜歌》里的诗,有抗战的呼号,革命的激情,但更多的是如艾青所言:“……则何其芳显然是从个人内心的变动去感受新的生活的侵人他.的那种力量,他的歌里,常常有意无意地掺进了对于自己的剖白——这种剖白是这诗人最感兴味的……”三是建国以后的诗,几乎都是对新社会的歌颂和赞美。

相较言之,艾青的诗情更为长久,何其芳的诗情似乎解放后就已止息。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井冈山师范学院学报》第22卷第l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6068]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