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从“画梦”到“星火”

——何其芳前后期散文比较

胡天春
内容提要 何其芳一生的散文创作主要结集为《画梦录》、《还乡杂记》、《星火集》和《星火集续编》,一般把前两部集子归为前期散文,而把后两部归为后期散文。前期散文以“梦”为刻意营造的意象,而后期散文则闪烁着“星星之火”,通过对前后期散文特点的比较,指出“梦”与“星火”之间的联系。
关键词 何其芳;散文;特点

一、何其芳前期散文的特点

何其芳前期散文创作于20世纪30年代,是作者在压抑和苦闷中把自己关在寂寞、欢欣的小天地里,细细描画的关于爱情、理想、人生,关于过去与未来的个人化的梦。在梦幻般的世界里,作者通过营造一种孤独、寂寞、压抑的氛围,表达了人生的苦闷和彷徨。

这种苦闷和彷徨与作者自身的生活经历密不可分,在散文中有不少篇章都谈到了他的生活经历。何其芳出生在一个偏远山乡的封建大家庭里,虽然得到过祖母和母亲的溺爱和庇护,有过一点童年的天真和欢乐,但父亲严厉的封建家法管教,使他仅有的一点天真和欢乐很快就丧失了,加之乏味的私塾生活,使他的童年过得很暗淡,养成了孤僻和忧郁的性格。即便到了中学和大学,何其芳还是习惯于把自己关闭在孤独的世界里,生活在自己的梦境中。加之初恋的失败,更加深了这种寂寞与苦痛。于是何其芳只能到梦幻世界里去寻找那甜美的爱情。

孤独和寂寞使何其芳对现实与未来缺乏信心、对自身和他人缺乏信任。在他的前期散文里常常表现出这样的思想。“现在叫我相信什么呢?我把我的希望寄放于人类的未来吗?我能够断言未来的人类必有合理的幸福的生活?夜色和黑暗的思想使我感到自己的迷失。我现在到底在哪儿?这是我的乡土?这不是我的乡土?”苦闷与彷徨,怀疑与否定可见一斑。

为了充分表现这种苦闷、彷徨、压抑、郁结、颓丧,作品中毫不掩饰地常常使用“孤独”、“寂寞”、“凄凉”、“忧郁”、“惆怅”等字眼。在作者笔下,“早秋的蟋蟀”是孤独的,马踢声也是“孤独又忧郁地自远至近”。在作者内心深处,童年永远是没有温暖、没有欢笑的。童年时的作者就像“一根不见阳光的小草”,在一所阴暗潮湿的古宅和一个隔绝人世的荒岛一样的城堡里阴郁、萎靡地生长着,呼吸着阴冷,落寞,衰微的空气,惟有那晚上守寨时所点燃的火光,给了那些寂寞悠长的岁月“惟一的温暖,惟一的快乐”。不论是家庭生活,私塾生活,还是学校生活,给作者留下的惟有孤独和寂寞。私塾教育是一种落后、腐朽、违背孩子自由发展的教育。给作者留下了深深的精神创伤。当作者带着一种模糊的希望、生怯的欢欣,好不容易从私塾到了学校,也并未得到快乐。新环境照样的阴暗、荒凉,人群中的作者所感到的仍然是寂寞。这样的经历,使作者越发地对人不信任,尤其是对成人。

在何其芳早期散文作品中,为了营造梦幻般的氛围,作者采用了大量的现代手法,通过“独语”的体式,暗示与象征,心理流动与繁复的意象来达到目的,从而使作品像诗一样美。

“独语”是与“闲话”并存着的现代散文的话语方式。它的最大特征是封闭性和自我指涉性。即作者毫不顾及倾诉的对象,只将自己寂寞的情感诉诸自己孤寂的内心世界,在文章中自言自语,自说自话,反而使得内心世界更加寂寞。

这样的独语体式在《画梦录》中是显而易见的。《秋海棠》以“思妇”这样一个“他者”为描写对象,“寂寞的思妇凭倚在阶前的石阑干畔”,思妇的所思所想“天上的爱情也有隔离吗”、“能不对这辽远的无望的旅程厌倦吗”,实际上都是独语者的自问。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重庆工商大学学报》
收藏文章

阅读数[5700]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