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从扇上的云到地上的歌

——何其芳创作的心路历程

高阿蕊
内容提要 从何其芳的诗歌、散文谈起他前后期的艺术变化及心态变化。艺术的变化只是表层的,令人震撼的是何其芳怎样从要求启蒙、要求个性的小知识分子转变为自觉融入集体、融入群众的无产阶级的文艺战士。这具有深刻的意义,不仅是对过去的总结,更是对未来的一种警示。
关键词 何其芳;小我;大我;美

“何其芳的名字是一个问号。”的确,在历史几经沉浮后,何其芳已不仅是汉园三诗人之一,更是人们窥视三十年代知识分子走进延安心态转化的一个很好的窗口。从这里,写《预言》、《画梦录》的何其芳让我们领略到了飘忽的心灵,精致如珠串般的语言;从这里,写《夜歌》、《还乡杂记》的何其芳又让我们欣赏到了火热的情感、朴素的文字。孰不论这些转变的得失,单就这些话题而言,何其芳已给了我们丰富的意蕴。

30年代的何其芳和其他的爱国青年一样,在民族大难面前,极其虔诚地抛弃了一直坚持的也赖以存活下去的“小我”,步入了进步的行列,在心头擎起了“大我”的旗帜。这一点在其他步入延安的作家身上也可看到。何其芳曾这样评价他的成名作《画梦录》,他说:“那本小书,那本可怜的小书,不过是一个寂寞的孩子为他制造的一些玩具。”岂不知,在思想进步的同时,它也造成了精神及艺术的断裂。在断裂中前行,虽也会创造出好的作品,但不可避免会出现矛盾,既否定从前,又思恋从前;既憧憬未来,又囿于往昔。本应“小我”、“大我”如鱼水融合在一起,然而在断裂中“小我”被压抑了,造成了缺失。文学史上的何其芳也只出现在三十年代的部分里。

阅读何其芳前期的诗歌及散文,会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寂寞、梦幻溢于心头。“叹息”、“忧愁”、“寂寞”、“迷漠”、“伤感”及“我”的独语构成了他诗文一道独特的风景。后来的评论家多以这种情感批判其前期的诗文。研究何其芳的生平,会发现这种情感其实是一种时代病,追求美的那一代人在梦想与现实的冲突中往往会掉进这样的一个误区,冰心、王统照等或多或少也都这样。儿时的何其芳生长在外面是军阀混战,土匪四起,帝国主义经济侵略嚣尘日上,而家里却仍抱着“皇帝要做龙庭”的思想,试图把他培养成举人的环境里。家族的期望、时代的要求、个人的心性在他身上发生了碰撞,表面柔和的个性掩藏不住内心反叛的火花。再加上好几年呆在为了躲避兵匪修建的“每家不过有着四间屋子,后面临岩,前面便对着城墙。屋子与城墙之间的几步宽的过道便是这城堡中的唯一的街”的城堡里,整日受迂腐而年迈的老先生的教育,这样,寂寞、敏感就在各种因素下替代顺应契合了他本身唯美的心性。童年在他的记忆里只是“在那古老的落寞的屋子里,我亦其一草一木,静静地长,静静地青,也许在寂寥里也曾开过两三朵白色的花,但没有飞鸟的欢快的翅膀。”(《昔年》)现实的不快乐使其童稚的心开始漂浮,书籍恰恰这时引导了他,使他的心态内转有了一个指向。在寻求美的驱使下,那些充满毒素的书像鸟一样,飞过不留痕迹,一个美丽的飘忽的世界就出现在他的眼前,《小美人鱼》中的美、思索、为了爱的牺牲成了支撑他以后一个阶段信念的基石。“小我”就在这种情况下慢慢生长,促成了他以后一个时期的疏离现实。童年寂寞的、梦幻的记忆遂成了他以后诗文创作的主要倾向。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渝西学院学报》2002年9月
收藏文章

阅读数[4885]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