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何其芳《雨前》语言特色分析

姜向东
内容提要 何其芳《雨前》的语言特色在彩色词的运用上,是以“色”寓情;在修辞手法上,主要运用了拟人、比喻、通感等修辞手法,并将其结合起来运用,既强了表达效果,又使用作品更加意境化。
关键词 散文;语言;色彩词;修辞

  何其芳的《雨前》收录在他的散文诗集《画梦录》中。该集子“因其对现代艺术散文体裁的独特的制作”而获得1936年《大公报》的文艺奖。《雨前》便是其中一篇精致的美文,它赋形绘色,以“色”显情,并借助思路开阔的比喻、拟人、通感等表现手法,“追求着纯粹的柔和,纯粹的美丽”,真正实现了他的追求——“为抒情的散文发现一个新的园地”。

多重着色 呈现情思


这里的“色”指的是作品中的色彩词。汉语的色彩词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暖色词,如红色、黄色、橙色等,一类是冷色词,如黑色、灰色、蓝色等。暖色词具有积极向上、充满活力的象征意义,而冷色词则象征了消极低落、沉重感伤。色彩词的选择和运用,历来都是与作家的主观感情连在一起的,“以我观色,色皆著我之色彩”,所以在作家的笔下,“色”总是缘情而生,“色”又总是因情而变。何其芳的《雨前》便是这样的典范,作者有意选择与人们主观情绪相吻合的色彩词来构造情境,表达感情。

(1)最后的鸽群带着低弱的笛声在微风里画一个圈子后,也消失了。许是误认这灰暗的凄冷的天空为夜色的来袭,或是也预感到风雨的将至,遂过早的飞回它们温暖的木舍。几天阳光在柳梢上撒下的一抹嫩绿,被尘土埋掩得有憔悴色了,是需要着一次洗涤。还有干裂的大地与树根也早已期待着雨。雨却迟疑着。……我仰起头。天空低垂如灰色的雾幕,落下一些寒冷的霏屑到我脸上。

(2)我怀想着故乡的雷声,和雨声,那隆隆的有力的搏击,从山谷返响到山谷,仿佛春之芽就从冻土里震动,惊醒,而怒茁出来。细草样柔的雨声又以膏脂和温纯之手抚摩它,使它簇生油绿的枝叶而开出红色的花。……我想起故乡牧雏鸭的人了。一大群鹅黄色的雏鸭游牧在溪流间,两岸青青的草,一根长长的竿在牧人的手里。

在(1)里,作者用的色调是“灰暗”、“阴沉”、“灰色”等,构勒的是一幅北方雨前干冷、灰蒙的图景,给人以寒气逼人、凄清压抑感;在(2)里,作者用“油绿的枝叶”、“红色的花”、“清浅的水”、“青青的草”、“鹅黄色的雏鸭”等色泽来装点画面,展现的是一幅清晰明朗的故乡水乡景色,给以人以欢快舒畅、生机盎然之感。而这一审美效果的产生,是与作者色彩词的成功运用连在一起的。作者充分利用色彩词的象征意义,将自己的情感倾向、审美态度、价值标准等隐藏起来,借助色彩词这一媒介曲折地、含蓄地表达出来。在此,色彩词已不再是简单的单音词和复音词,也不仅仅是为了单纯地描绘客观事物的外在属性,而是更多的熔铸了作者的主观感受和与情感态度,产生了或具有了新的语义内含,成了特定情绪的象征性符号,引导着读者由外部物质世界的观察转向作者内部精神世界的探索,从而完成了一次美的创造。这正如李健吾在评价《画梦录》时说的那样,“他(指何其芳。作者注)用一切来装潢,然而一紫一金,无不带有他情感的图记。这恰似一块浮雕,光彩匀停,凹凸得宜。由他的智慧安排成功一种特殊的境界”。

工于辞格 韵味无穷

王力先生曾经说过:“修辞是语言美观的艺术”。《雨前》的语言特色不仅表现在以色寓情上,而且还表现在辞格的大量运用上。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松辽学刊》
收藏文章

阅读数[18351]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