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文学网

张海鸥教授《水云轩二集·词》(2005.10—2012.1)

 

水调歌头·送周勇兄迁籍澳洲

2005.10.12

周子解天命,又作澳洲行。男儿心志难已,四海任飘零。拟把江山踏遍,指点人间万象,信手抚长缨。君子重行健,策士尚清名。    从容把,今古事,辨分明。猷谋在我,岂由天意主其成?昔日长安论剑,移步悉尼煮酒,远梦正盈盈。万里鲲鹏举,执手君荣。

周勇,江西大学哲学系1977级本科,1987年执教广州大学,后从商,曾在西安等多地发展。著有《谋事在人》等书,今移民澳大利亚。

 

瑞鹤仙·悼巴金

2005.10

叹仙人鹤起,问此后谁知,家春秋事。悲欢百年里,顾沧桑、荣辱为文宗诔。哀情怎已?雾雨电、寒园夜憩。不忍将、赤子丹心,尽圮与荒唐世。    曾是,巴黎学子,逐自由行,岂平庸辈!天才早慧,千秋笔,中外声蜚。负盛名,半世享清誉永,未料华章困馁。录真言,忏悔相随,玉如此碎!

 

八声甘州·赠梦芙

2006.10

淝上啸云楼主刘梦芙,诗词名世而半生苦辛。余读其诗词文章慕其人品数年矣,200610月赴芜湖文会始接清芬。同游数日,登齐山,上九华,游安庆,倾盖三日,诗心文趣既同,评时论世亦多默契,相惜相许,遂如故人。梦芙兄才思敏捷文辞隽雅,沿途每以七步绝句遗我,许以知己。昨宵又特携夫人设宴,灯红酒暖,夫人及数好友唱黄梅清曲侑觞,梦芙兄亲操胡弦助兴,并赐《八声甘州》《木兰花慢》《临江仙》三首,令我深心戚戚。虽知来日方长,相逢有日,亦不免临岐依依。苏轼《八声甘州·寄参寥子》词云“算诗人相得,如我与君稀”。我辈固不敢妄比前贤,然诗心文趣例同,乃以同调奉答梦芙兄高情厚意。

算诗人自古几相知,如我与君狂。正秋风雁阵,霜天寒碧,执手鸠江。数载神倾心慕,梦里认华章。一盏金兰酒,细说沧桑。    神会齐山佳处,忆杜郎萧影,岁岁幽篁。又天台论道,击节许心香。入宜城,君乡情暖,赏黄梅,远客惜红妆。临岐夜,拜承清赐,如蔽甘棠。

 

庆春泽·寿业师王士博先生八十华诞

2006.11.23

朔漠风寒,春城酒暖,琼瑶鹊踏年年。长忆从公,抠衣立雪堂前。沧浪坡谷从容数,到而今,三昧依然。羡吾师,道义文章,雅似坡仙。

春风化雨蕃桃李,有箪瓢弟子,希圣希贤。塞北江南,看羊放鹤皆妍。灵椿未许昆彭老,兴方浓,悟道参禅。笑从来,镜水人生,非梦非烟。

 

南鄉子

首屆穗港澳大學生詩詞大賽頒獎典禮在中山大學中文堂舉行,事後眾嘉賓評委並諸生燕集康樂園,酒酣而歌,鷗擊節碎箸,眾人遂約以擊節碎紅牙起句,各作《南鄉子》以緒風雅。2006.12.

擊節碎紅牙,素手清唇蝶戀花。記取康園風雅事,鳴笳,且任詩心醉晚霞。
遠水繞蒹葭,閑趁斜陽數暮鴉。緩步浮生寬窄路,堪嗟,寂寂天涯好弄槎。
附各人所作

郭德茂:歲月亂如麻,可歎青春仗劍俠。最痛平生尋覓事,難答。且誦離騷且煮茶。擊節碎紅牙,醉罷東籬賞菊花。遠岸驚鴻隨水去,由他。一抹青山一抹霞。

韋金滿:擊節碎紅牙。莫怪張郎兩眼花。更把瓊杯頻滿酌,齊誇。席上無人勝過他。驚覺月低斜。冉冉譁聲已減些。想得明朝歸去也,天涯。執手依依暗自嗟。

黃坤堯:擊節碎紅牙。一曲韋郎蝶戀花。康樂園中同把酒,歡誇。醉眼朦朧你我他。星月冷橫斜。閒話憑添樂事些。夤夜塵牽濠海去,江涯。盛會無常亦可嗟。

刘卫林:击节碎红牙,曲自风流气自华。一往情深倾四座,尤佳,频使临风玉柳斜。何必倚蒹葭,扶玉唯须半盏茶。忽觉西窗秋月堕,归家,遍赏云边雏菊花。

徐晉如:擊節碎紅牙。驚笑當筵解語花。青兕豪情今復見,矜誇。翠袖殷勤更勸他。星斗已橫斜。醉拍秋衫別思些。此去臺澎觀海立,無涯。人生隨分不須嗟。

 

满庭芳·侍邱公春游

丁亥早春,广州雕塑公园郁金香競放,世友先生携门弟子赵福坛、吴承学、孙立诸教授踏青赏花,燕云子与无事三分醉教授影从其后,相约以词纪之。2007.2

常慕雩门,春服初换。碧山烟水濛濛。瑟稀音缈,心远意从容。历历衣冠磊落,登临处,长袖当风。呼童子,箪瓢载酒,小饮暂朦胧。    匆匆,千古事,弦歌谁继,儒雅谁同?正郁金香淡,桃李花秾。弟子相拥啸咏。人争看,词客诗翁。留连久,邱公微倦,疏影认飞鸿。

 

水調歌頭·詠蟹(檃括體)

2007.2.7

商承祚先生十七歲作《詠蟹》詩:公子無腸不解愁,江湖豪氣孰能儔。橫行郭索空千里,直吐珠璣泄九秋。入節有時傾澤國,乞符無意屬監州。平生玉質真知己,換得煎熬妙句投。”晚年書贈三鑒齋主。余見而喜之,因作《水調》檃括其意。

公子無腸客,不染世間愁。江湖磊落豪氣,自古孰能儔。任意橫行郭索,總把胸襟直吐,珠璣泄九秋。執銳披堅者,行遠不須舟。    入時節,傾澤國,薦珍饈。乞符無意,何必營營屬監州?念我平生玉質,但得真情知己,傾蓋復何求?妙句煎熬處,拼卻此身投。

 

醉花阴

2007.5

湖南李滢酒、广东谢伟国等相约以“记得当时年纪小”起拍作此调,因戏作。

记得当时年纪小,未解风情好。隔水掷青梅,漫看东邻,素手秋千杳。

如今霜发催人老,常忆乡音巧。冥色黯天涯,梦里蓬山,云外殷勤鸟。

李滢酒《醉花荫》:记得当时年纪小,了不知烦恼。三五总成群,放学归来,合捉湖边鸟。

泥刀今换三餐饱,暗恨东风老。再作少年游,芦苇依然,醉眼和诗好。

谢伟国《醉花荫》:记得当时年纪小,文革风霜挠。镇日恐伤欺,战粟童心,酸苦谁知晓?

韶光劫后书山找,挽梦中年少。莫去倚斜阳,风卷帘栊,凭爱朝霞好。

彭玉平《醉花荫》:记得当时年纪小,绿水人家绕。星月夜迷朦,北巷南村,相对轻言笑。

曾经岁月催人老,万事成飘渺。莫道浪深沉,风隐江声,都入相思调。

 

鷓鴣天·步玉平兄韵

彭玉平教授办公室与余隔壁,凭窗绿色满目。五月凤凰花开,彭作此调,有“共看一树凤凰花”之美意。约余和之。2007.6.5

曾费青春竞比奢,寻芳几度醉流霞。未成欢意空中月,始解悲情镜里葩。

深论道,浅斟茶,共看一树凤凰花。书香月影人来去,细雨微风燕子斜。

附彭玉平《鷓鴣天·贈畢業班》:鄴下風流亦太奢。唐家古鎮淬餘霞。青春自古無留意,歲月從來有豔葩。曾醉飲,也烹茶。共看一樹鳳凰花。雁群掠過驚飛去,剩得詩興乘日斜。

 

鹧鸪天·首尔清溪川(步玉平兄韵)

黄梅时节与教授玉平兄赴韩国首尔参加“第五届东方诗话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会后逗留两日,访汉城名胜古迹,不意城中繁华闹市竟有清溪川水,深可过膝,宽约四米,清沏如山泉,历二十二桥而入汉江,不染尘浊。每晚华灯初放,市民相携纷至,或列坐,或徜徉,若流连于世外。乃知水之于人,珍惜贵重正当如此。2007.7.10

远客东来聚论诗。欣闻闹市有清溪。濯缨好趁沧浪水,写意难得大隐时。

情窅窅,岸萋萋。华灯照水碧参差。梅子黄时风吹雨,又送离人西复西。

附彭玉平《鹧鸪天·首尔清溪川》:首尔初行岂乏诗。只因未至夜清溪。两边银树花开尽,一水安流日落时。灯隐隐,草萋萋。佳人绰约足参差。可怜今夕温情意,枉入临津东复西。

 

八声甘州

时在2007年,中秋月冷,独步江畔,忽忆旧事,枨触无端。

正昔时月色照清江,客子又重游。念飞鸿亭上,伊人几度,为我凝眸。远水斜晖脉脉,卮酒送行舟。纵有江淹笔,难赋离愁。    长记深宵携手,倚一池寒碧,唱遍甘州。许相知白首,与子复何求。叹而今、中年何逊,独漂零、华发又经秋。梅边事,恍然如梦,梦也难留。

 

高阳台

200711月与诗社诸师友采风增城。小楼镇何仙姑家庙有桃树一株生于屋顶,不接水土,每岁开花结果,堪称绝世孤芳。里人视为天赐,极珍贵之。

何世仙人,携枝到此,年年允绽奇葩。一树凌空,怡然云里生涯。曛风半倚开红萼,问此间,谁与横斜?但凭高、漫道孤芳,自许清嘉。    平沙远水南飞雁,算曾经逆旅,几度流霞?阅尽悲欢,依然采采蒹葭。当年王母席间客,若倦游,且驻云车。对庭荫,醉卧何须,故土桑麻。

 

(方欲提交,诗友提醒首八字例须对仗,遂改之。而深心颇爱原句。乃知格律每扫兴也)

毓秀钟灵,餐风饮露,仙姑允绽奇葩。一树凌空,怡然云里生涯。曛风半倚开红萼,问此间,谁与横斜?但凭高、漫道孤芳,自许清嘉。    平沙远水南飞雁,算曾经眷顾,几度流霞?阅尽悲欢,依然采采蒹葭。当年王母席间客,若倦游,且驻云车。对庭荫,醉卧何须,故土桑麻。

 

多麗·大學同窗三十年聚

2008.3

沐春風,紅羊劫後初逢。歎十年、青蔥歲月,無奈世亂途窮。羨馮諼、彈鋏倚柱,惜我輩、未解愚蒙。趙郡燕原,風雲寂寂,敢期長索系蛟龍?泯心志,與斯文遠,瓦缶笑黃鐘。天邊月,年年依舊,漢苑秦宮。    慶春澤,靈蛇蜇起,蕪黌又許飛鴻。躍龍門,一時驕子,書香裏,意氣方濃。四載同窗,磨勘砥勵,臨岐分袂太匆匆。闊別久,攜滄桑事,重聚話萍蹤。憑卮酒,君餘歲,其樂融融。

 

雁過妝樓

20085月,鳳凰花季又至,遙思康樂公雅致,乃作此與康保成共勉。

長袖當風。康樂意、最是此際雍容。馬崗山水,猶記逆旅萍蹤。滿目川原深淺碧,高花一樹映天紅。畫堂東,聖賢韻遠,儒雅誰同。    而今鳳凰樹下,看中州學隱,大業方隆。續火傳薪,遙夜靜閱疏鐘。辭章義理考據,道可道、書生意態豐。蒼穹迥,有月華長照,踏雪飛鴻。

 

臨江仙(六十字格)

應邀赴臺北東吳大學任客座教授半年,友人餞別席間相約各賦此解。200893

客子乘桴传古道,一箫一剑东吴。今宵卮酒說蓬壺。天涯長念遠,孤月伴清儒。    耿耿銀河橫白露,千秋一瞬功夫。閑憑知己論賢愚青袍容與意,歷落短長途。

沁園春·答譚步雲教授

2008.9.30

君送琼瑶我報琅玕,誰弄玉珂?問人生到處,依稀何似,扁舟逝水,银汉飞梭。夢幻孤鴻,鹽車老驥,蹄爪匆匆雪上過。無南北,但萍蹤邈渺,且蹉跎。    康園樹影婆娑。許二子、疏狂醉詠歌。趁馬崗爽籁,惺亭舄履,樽前議論,枰上勘磨。得失隨緣,尊卑任命,止水靈台自在多。詩心遠,約年年花季,共賦清荷。

附譚步雲2008914《沁園春·中秋夜懷燕雲子》:皓月當空,露冷銀河,又是仲秋。望康園依舊,金風如昨,波光燈影,直射天棓。畫輿輕艖,紅男綠女,盡去尋歡萬事休。斯時也,聽弦歌笑語,響徹灜洲。    平生知己难求,但記与,伊人夙夕遊。嘗惺亭觴詠,馬崗狂嘯,真情庠序,快意恩仇。細繹經書,譏評弊政,閒暇紋枰暫遣愁。唯今夜,少燕雲豪士,臺島孤鷗。

 

水調歌頭

2008.9月在台北東吳大學,中秋,有強颱風襲擾不肯去。校停課,人跡罕見,滿地殘葉斷樹,舉目天風海雨,星月隱形。蝸居獨處,意頗孤寂,如此中秋,思绪纷披。

佳節賞明月,此際在天涯。聽風聽雨遊子,逆旅憶年華。少小艱辛塞北,歷歷紅羊惡夢,一念一咨嗟。寒餓度長夜,蒙昧對昏鴉。    柳蔭下,曾幾度,醉流霞。星河雁影,長記尋夢又尋花。鬢髮而今半染,幸有詩心酒趣,文筆漸清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