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文学网

氏族与门阀

郭新庆

中国传统文化一直在民族沿革传承中延续着。汉族是中华民族的核心。柳宗元的思想和文学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华章。所谓“汉”,最早是指水。从字源解,汉字由水、或(国的本字)和大三部分组成,合起来的意思是“国之大水”。这里的“国之大水”实际上指的是汉水,也称汉江,是长江最大的支流,远古时称汉。《孟子·腾文公上》说:尧时大水成灾,禹治水,“决汝、汉,排淮、泗,而注之江”。这里的汉就是汉水。《尚书·禹贡》说:“嶓冢(bōzhǒng)导漾(yàng)东流为汉。”是说汉水从今陕西宁强县嶓冢山流出,初出山时称漾水,而后向东南经沔县,向东经褒城县,合流为汉水。汉水在今湖北武汉汇入长江。其入江口的汉口,古称汉皋,唐时为夏口,也称沔口。汉口地处水陆交通枢纽,为“九省通衢”,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柳宗元少年时随父经历的抗藩战事就是在这个夏口。

黄河流域,是中国华夏的发祥地。夏以后,古华夏人向黄河中下游扩展,也就是我们后来说的中原之地,包括河南、河北、陕西、山西、山东等地,还是以北方为主。往南去,到长江流域,那是后来的事。顾颉刚《中国史学入门》说:“根据古书所记载的古代传说,上古之时,古人逐水草而居。就有三个大的氏族部落,进入到黄河的中、下游流域。一是西方来的,以‘炎帝’为首的氏族部落;二是东方来的夷人氏族部落,以‘蚩尤’为首领;三是西北来的,以‘黄帝’为首的氏族部落。”炎帝是神农氏,黄帝是轩辕氏,蚩尤是夷人,人称九黎族。传说古时发生过黄帝和蚩尤的战争,蚩尤被黄帝打败后,一部分蚩尤族人,退到南方荆楚一带,和当地苗人和蛮族人合居下来。按顾颉刚的说法:“春秋时代,黄河两边的古人民,自称‘诸夏’或‘华夏’。有时单称一字,‘华’或‘夏’。所以,‘华夏’就是汉族之老祖。”我们今天说的“中华”和“炎黄之孙”都是从这里演变而来的。大家知晓的夏、周王朝,原来都是羌人。统一六国的秦王朝是鸟夷人。楚国是南蛮人建立的国家。翦伯赞说:“早在殷代就有一些南蛮部落进入中原,史称荆蛮。在春秋战国长期的历史过程中,楚人已经完全和中原地区的居民同化了。”

而用汉称族名,始自汉代。至于刘邦为什么用“汉”字作朝代的标志,史书没有直说。我们据史料分析,不外有两层原因:一是刘邦曾据汉中,被项羽封为汉王。刘邦“自汉中行威德”,夺取了政权。另一方面,从疆域范围和气势来看,汉比秦大。《汉书·陆贾传》说:“皇帝(刘邦)……继五帝三王之之业,统天下,理中国。中国之人以亿计,地方万里,居天下之膏腴,人众车舆,万物殷富,政由一家,自天地剖判(开辟以来)未始有也。” 《汉书·高祖纪》说:“汉王即皇帝位于氾(fàn)水之阳。” 对此,《史记·高祖纪》汉五年正义解释说:“氾水在济阴界,取其氾爱弘大而润下。”所以我们推想,用汉称国,应与水,与大相关。汉朝自称自己为汉人,以大汉族和大汉王朝自傲。这里说个笑话,《史记·西南夷传》说,当时因道路不通,有个像县大小的云南小国王,因不知汉之广大,见到汉使说:“汉孰与我大?”以成了流传千古的“夜郎自大”的笑谈。班固《汉书·匈奴传下》说:“近西羌保塞,于汉人交通。”汉代,汉民族与其他族群的区隔是非常清楚的。《辞源》“汉”字解,列有62个条目,大多都与汉代有关。说到民族,这是一个历史的概念,汉民族的形成是一个很漫长的历史过程。其实早先就是一群人聚居在一起。可能是有血源关系的一群人,也可能是乌合之众。古人造族字的本意,是表示在旗巾下汇聚了许多手拿弓箭的人。这大概是原始部落吧?共同的生存环境,相近和相同的生活习俗,加之语言、文字的接近和同一,逐渐形成了共同认知的汉民族。

从原始部落演变为邦国,应在三代以前。“大曰邦,小曰国。”传说禹塗山之会,诸候执玉帛者不计其数,史有万邦之国的说法。至商汤时还存三千余国。武王伐纣,说统诸候一千七百七十三国。《周礼·天官·太宰》说:“以佐王(指周王)治邦国。”就是指周朝的这种情形。上古时代,华夏人在黄河流域建国,当时人认为自己是居天下之中,为此称中国,而称周围四方少数民族为蛮夷。大量史料已证明,汉民族不是一个纯血统的民族,而是古代华夏人与其他众多少数民族混血形成的。三代(夏商周),以至更早的远古社会,没有汉族一说。古时流传的三皇五帝,以至后来的尧舜禹,按现在的眼光看,也应都是一些少数民族。而且那时的人,包括先秦时期,并没有后来人那么强烈的民族意识。古代华夏人与汉民族有传承关系,但不是普通人理解的民族概念。古代北方华夏民族是经历长期与其他少数民族不断相并,相合,才逐渐形成了今天的中华民族。在漫长的历史演变过程中,汉民族对其他少数民族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在这里要多说一句,作为维系民族纽带的语言,它也是与民族形成和发展同步的。王力《汉语史稿》说:“汉语由汉族得名。汉族由汉朝得名。”与汉民族形成一样,“商代的‘汉语’严格地说,还不能称为‘汉语’”。后来的汉语是从早期语言脱胎变化来的。唐代时,称汉民族以外的少数民族谓“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