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文学网

只有青山不改(五)

卢星原

  顺治二年四月二十四日晨,在万籁俱静之时,天崩地裂的炮声骤然响起,扬州城在轰然中发出颤抖。不少炮丸越过城墙落进了城中,一时间,四处火起,房舍崩塌,惨叫和哀嚎伴着轰响漫遍全城。街道上,除了倒在地上的尸体和仍在呻吟的受伤者外,就是一队队快速跑向城墙的明军将士和百姓组成的义勇。

  在被火炮轰塌的城垣处,大批的扬州军民正在冒死抢修,然在密集的炮火下,不断有人倒下。

  史可法因彻夜巡城,已是疲惫不堪,回到督师府内已近鸡鸣,刚刚伏在书案上小睡片刻,即被轰然的炮声惊醒,正欲起身,只见兵部右侍郎总督卫胤文急急走了进来,后面紧跟着扬州知府任民育。

  “督师大人,现西门来报,城墙被红夷大炮轰塌数丈,副将汪思诚和县丞王志端正督义民在填补,可许多军士中炮伤亡,兵力匮乏,恐待清军攻城时力弗能支耳!”

  那说话者卫胤文系马士英、阮大铖一党,曾为高杰军监军,向与为东林党人的史可法有隙,高杰死后,因受马士英眷顾,得为总督,曾上疏屡劾史可法。可在扬州势急时,他带督标所辖三千兵马疾驰入扬州城襄助史可法。

  “卫大人勿急,我等这就前去西门查看。”史可法说着就带上副将周昌仁,和卫胤文、任民育等走出督府,上马奔西门而去。

  

  此时,北门的情况也十分危急,因为天已大亮,从城墙上可以看见大队的清军已在远处手持兵械,扛着云梯,蜂拥着奔城墙而来。

  防守北门的刘肇基见此情形,忙令兵士使用架设于箭楼上的两尊红夷大炮向清军轰击,从炮管里射出的铁子密集如雨,很多清军还未冲近城墙就被击中倒地,只是由于大炮太少,填装火药和铁子费时又长,故在发炮之间还是有大批的清军冲到了城墙之下,并架起云梯向上攀爬。

  面对不断向上攀爬的清军,各敌台上的明军士兵利用各种火器和弓箭向清军猛烈射击,而城下的清军也纷纷张弓搭箭对城墙上的明军还击,一时间,火烟绕城,飞矢如雨,城下清军死伤枕籍。当然,也有不少明军将士被城下飞来的弓箭射中,跌下城墙,伤亡亦是不小。

  两个时辰已过,清军发起的三次攻城均被刘肇基所击退。清军见北门一时难下,也就将军后撤,不过仍不时以红夷大炮向城上轰击。

  下午申时时分,各门均报清军已退去。史可法率一班人等仍在城墙上巡防而不敢有丝毫松懈。经上午激战,虽杀伤不少清兵,守住了四门,但史可法还是心情沉重,因为副将庄子固在防守清军攻城时中炮而亡,参将和游击等将官也死伤十余名,各处兵士共死伤在三千人以上,扬州百姓的伤亡更是无以计数。

  

  

  在扬州城北斑竹园的多铎大帐内,豫亲王多铎正为今天没有攻进城内且死伤惨重而懊恼。在攻城战中,牛录章京战死十余人,贝子屯齐也在督战时被炮火击伤右臂,清军死伤近三千人,为多铎进关后在一日中作战所受最大损失。

  “王爷,今日之战我大清军虽未攻克扬州且损兵不少,但那守城明军更是死伤无计。依奴才看来,经我大军多日围困,那扬州城内的守军已是疲惫不堪,只要我军用红夷大炮连夜不停轰击,用那归降的明军不断鼓噪相扰,明晨我大军再次攻城,则扬州定会于明后两日为我攻克。”众将中固山额真拜音图站出对多铎禀道。

  “拜音图大人所计恐不可行。”坐于多铎旁边的贝勒博洛说道:

  “我军南下虽带有大炮百余门,可火药铁子等还是有限,现远离京师,各种辎重物资运送多有不便,今日之战,所费弹药甚巨,若是在扬州将其耗尽,那南京城较扬州坚固百倍,届时我等靠什么攻破福藩都城?”

  拜音图见多铎对博洛的话似乎有认同的表情流露,连忙说道:

  “贝勒爷所虑极是,但兵法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推崇不战而屈人之兵。而今扬州固守待援,刘良佐、刘泽清及李本深虽在观望,但我军若久攻不下,则他们将认为我南下之军并无多大实力,极有可能围攻而来。那时我军腹背受敌,将陷入不利之境地,而此时我军若能速克扬州,那明军必然胆寒,即使南京城坚,闻风归降亦有可能。故当下应不计一切攻占扬州,以奏不战而屈之效。”

  豫亲王闻听此番话语,觉得颇有道理,于是说道:

  “拜音图大人所言甚是。我军务必在两日内以全力攻占扬州,攻占之后,即行屠城。‘顺我者倡,逆我者亡’,我等一定要让前明的官员和百姓知道与我大清相抗的结果!”

  

  

  顺治二年四月二十五日,这对于扬州注定是一个悲惨的日子。经过清军一夜不间断的大炮轰击,城墙的许多地方都出现了严重的崩塌,而垮塌的城墙由于在清军的不停轰击下无法填堵修葺,经激战,大股清军终于在正午时分从被轰塌的西门城墙处杀入城中。驻守西门的明军在副将汪思诚的带领下与清军进行激烈巷战,在杀死许多清军之后,全部壮烈殉国。

  守北门的刘肇基见城破,立即将北门的守军调集出一半,和副将乙邦才一同率领着杀向西门,以图夺回失守的西门,刚至西大街,迎面涌来无数清兵,顿时杀声一片,乙邦才见一清军甲喇章京接连砍倒明军数人后,竞向刘肇基直奔过来,乙邦才怒吼一声,跳上前去,挺矛与其接战。正激战时,一清军主将驰马如风杀至乙邦才面前,只一刀,乙邦才就颈血飞溅,倒于尘埃之中,那清将就是梅勒章京图赖。图赖杀死乙邦才后,见刘肇基还在率残存的明军苦斗不退,于是从弓囊中取弓搭箭,只听“嗖”的一声,那箭已射入刘肇基的胸膛。那刘肇基中箭后犹自不倒,在接连杀翻几个杀上前来的清兵后方扑地毕命。

  正在督师府内指挥守城的史可法闻听城破,立即和史德威、周昌仁带起府内的百余亲兵冲出督府,刚出得门,就见卫胤文率督标中军张继世带领着二三百士兵赶来。

  那卫胤文一见史可法,立即上前拱手道:

  “事危矣!我这二三百人现尽付史大人,还望大人以国家社稷为大念,突出扬州,辅佐皇上重整河山,救我大明万千百姓出水火。”

  史可法哪里肯听此话,急切地说道:

  “我已决心死国,现只望卫大人有幸回南京报信,使朝廷知我扬州一城忠烈耳。”

  “史督师既然不听本官之言,那本官只有先行一步了!”卫胤文说罢,拔出佩剑,就颈上一抹,立刻鲜血喷溅,倒地而亡。

  “好个忠烈的卫大人!死得好!死得好!可法敬你!”说毕,史可法双膝跪地,向着倒在地上的卫胤文连叩三个响头。一旁的明军将士也随之跪下向着卫胤文叩头。

  “卫大人杀身成仁,死得壮烈!我辈皆应多杀鞑虏,为死去的弟兄报仇!”中军张继世随即又大叫一声:

  “还不快走!”

  

  

  在西门被清军攻破不久后,扬州各门相继陷落。镇守北门的副将马应魁和两淮盐运使杨振熙原在城墙上拒敌,突见大队清军人马从城内杀至,于是率众兵士从女墙上冲下,自北门往外杀出,杀至三里外时,被清军团团围住,清军中的一降清明将高声喊话要其归降,马应魁大喝一声,策马飞奔至其马前,挥刀将那员降将斩落马下。众清军见马应魁骁勇,于是放箭如雨,马应魁和杨振熙皆身中数十箭而亡,所率军士千余,除数十人杀出重围,其余均不屈战死。

  

  此时在扬州府衙后面的庭院中,知府任民育正全身戴孝跪在一棵大树前,其老母已颈系白绫自缢于该树之上。两边的厢房里躺满了尸体,任民育的两位夫人和两个女儿及数个丫鬟均已服毒身亡。几个家丁正护着任民育的儿子站在旁边,其子尚不满七岁,正眼露惊恐之色,瑟瑟发抖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孩儿罪该万死!儿生不能保朝廷,死不能全家口,现只有在阴间为慈母尽孝了!”任民育随后站起身来,跌跌撞撞地走进厢房,从茶几上的盘子里取出一块米糕,而后走至儿子面前道:

  “我儿可怜,汝可食下此糕,爹爹将带汝去一个好去处。”

  一家丁见此连忙跪下道:

  “老爷何苦非要逼公子以殉?虎毒尚不食子,任府只存有这点血脉,然道老爷就狠心断之!?”

  其他家丁也赶忙跪下道:

  “还请老爷放过公子,若是老爷不允,我等就跪死在这里!”

  见此情形,任民育怅然流涕道:

  “吾只有此儿,太夫人视若珍宝,伤吾儿如剜我心,现今城破,清军必大肆屠戮,与其让吾儿死于乱刀之下,不如让他随我而去,也少受些苦痛。”

  那家丁磕头出血道:

  “老爷和太夫人对我等恩重,今满门蒙难,我等将以死护着公子出城,不定蒙上天眷顾,公子能躲过大难。”

  正说话间,大街上已传来喊杀之声,马蹄声和脚步声由远及近,紧接着一群清兵冲进了府衙。

  那清军冲进来后,逢人便砍,几个家丁随即倒在了血泊之中。当一清兵举刀砍向任民育的儿子时,被在一旁的家丁用手隔住,其手掌被刀齐腕砍下。那清兵接着举刀又砍,那家丁不顾疼痛,将公子揽入怀中,以后背迎着砍下的利刃。

  “住手!”随着一声大喝,从清军中走出一位身披大氅的将领。

  这清将将众清军喝止后,走向任民育问道:

  “敢问先生尊名大姓?”任民育答道:

  “我乃大明扬州知府任民育是也。”

  那清将闻言,拱手向任民育道:

  “原来是任大人。本将是大清固山额真拜音图。久闻任大人廉政恤民,深得众望。然明朝天祚已尽,非大人之力可以挽回,还望大人顺应天意。”

  任民育见拜音图话毕,也对其拱手道:

  “民育谢过大将军劝谕。然吾既生为明臣,死亦应为明鬼,其志已决!”

  “想那小儿定是任大人公子。”拜音图将马鞭指向被砍断手掌家丁的怀中道:

  “然道大人就不念及于他?”

  “死生有命,民育先走一步了!”

  任民育说罢,将那米糕囫囵吞下,顷刻间,口中喷出鲜血,哦哦有声地挣扎了几下,缓缓地倚靠在其母自缢的树上,瞠目而亡。

  见任民育已死,一清军将领指着被众清军围于中间的家丁和任公子问拜音图道:

  “这两人该如何处置?”

  “主忠仆义,我拜音图不能断忠烈之后!”拜音图接着说道:

  “你速派军士将任大人一门葬于这院内,将这小儿和家丁送出扬州。”说完,向倚靠于大树的任民育拱一拱手,转身走出了府衙。

  

  

  史可法和史德威、周昌仁率三四百众自督府冲出后,未过几条街就和杀到的清军激战了起来。史德威和周昌仁保着史可法边战边走,力图杀开一条血路。但那清军越杀越多,如蚁附集。正战之间,一清将杀至面前,高呼道:

  “史阁部快下马归降,我许定国是也!”史可法一看,果真是许定国,于是大骂道:

  “汝乃我大明元凶祸首,吾定要斩汝!”旁边的副将周昌仁一听此话,即刻拍马上前,将手中大刀飞快地劈向那许定国。只见那刀舞动如飞,刀刀奔许定国要害而去。那许定国虽是武艺不凡,怎奈年岁已高,体力有些不济,几个回合之后,已是喘气嘘嘘,仅存招架之功了。

  正与清军杀得起劲督标中军张继世,见许定国陷入狼狈,于是奋力用长刀将几支刺向自己的长矛挡飞,策马从斜刺里杀向许定国,只一刀,就见许定国左臂被齐刷刷地劈断飞开,许定国也随之从马上滚了下来。许定国的几个部将见状,赶紧上前提兵器来战周、张二人,并指挥兵士将许定国救走。

  

  史可法众人杀至城南,眼见城门已是不远,此时又有一些败退下来的明军跟随了上来。但就在此时,大队清军骑兵从各路围了上来,这些人马全是满洲正蓝旗骑兵,由梅勒章京阿山统领。这些骑兵很快就将史可法的人马分割开来,经过一番厮杀,周昌仁中箭而亡,史德威和张继世不知所踪,史可法身边只剩下几个亲兵。

  史可法见情势危急,在清军围上之前,正欲举剑自刎,却被正在观战的清将阿山看得清楚,阿山弯弓就射,那箭疾如流星,正中史可法右臂,那剑也随之坠地。紧接着,阿山飞马跃至史可法之前,只见几道寒光闪过,史可法的亲兵全部倒地。

  “我史督师也!”史可法大呼一声,力竭倒地。

  

  

  扬州城虽然被攻破,史可法也被擒,但是豫亲王多铎却并未十分高兴。据各营上报来看,在攻占扬州的这几天中,清军死伤在八千人之上,损失可谓巨大。晚膳后,多铎率一班将领前往关押史可法的帐篷劝降。

  “那史可法可有降意?”多铎向紧随其后的阿山问道。

  “依奴才看来,史可法已决心一死,王爷还是不见他为好。”

  “本王也料到史可法不会降我大清,但仍愿一试,顺便也见见他,交谈一下也是好的。”多铎更多的意思是想会会这战至最后一人的明朝督师。

  

  在扬州城外清军大寨的众多帐篷之中,有座帐篷之外肃立着不少兵将,他们正在此看押着一名重要的囚犯。

  帐篷之中,史可法正坐在地上的一堆草上闭目养神,被箭射伤的右臂上缠着白布,上面可见斑斑血迹。旁边一张矮小的桌子上摆满了酒菜,一只碗,一双箸及一个酒杯正齐整地摆在旁边,两名清军兵士则站立于帐篷的门口。

  “豫亲王到。”随着一声拖叫,多铎等已来到帐篷门口,两名在帐内的清军闻声赶紧向多铎单膝跪下,右手以拳支于地上,低着头齐喊一声:“奴才给王爷请安!”

  多铎走过两名低头跪着的清兵,来到史可法面前,见史可法对他的到来似乎不屑一顾,心里已生出几分怒气,但他并不想将它流露出来,而是将头转向跟进来的阿山:

  “史督师受伤如此,为何不令医官在此守护诊治?”

  “不用了。”史可法将闭着的双眼睁开:“行将就死之人,即便诊治,又有何用?”说罢冷笑一声。

  “本王惜督师大才。昔日亨九先生率大军在松锦与我大清对仗逾年,伤我兵将数万,被擒之后曾效伯夷、叔齐,然终被先帝感化,成为我大清重臣,所建必纳。还望督师顺天应人,能效亨九先生之行。”

  “那洪承畴背君忘义,猪狗不如,吾岂肯效法于他?”由于激动,伤口似乎崩裂,史可法露出一丝痛苦的神情:

  “前可法守城之时,王爷数次遣人下书与吾,吾已请来使转告王爷勿再做那徒劳之事。现扬州城破,城亡与亡,吾意已决,即碎尸万段,亦甘之如饴!”说罢此话,史可法又闭上了双眼,再也不出一声。

  多铎无趣地走出帐外,抬头看了看满天的星斗,沉思了片刻,然后对身后的拜音图说道:

  “等本王离开后,汝即刻将那史可法斩首,此人非要求死,本王就成全于他!”说完多铎又朝着被火光映红了半边天的扬州城恨声道:

  “明日继续屠城,十日后方许封刀!”

  

  被清军攻破的扬州城内已成了人间地狱。自多铎的屠城令下达后,各营的清军将领就带着队伍开始了烧杀奸掳。数日之间,已是满城尸骸,腥臭弥天,湖塘之水俱为赤色,几无活人可见。据传闻,清军在扬州的大屠杀中,被杀明朝军民有数十万之众,对此屠戮后人有诗写道:

  兵戈南下日为昏,匪石寒松聚一门。痛杀怀中三岁子,也随阿母作忠魂。

  

  深闺日日绣凤凰,忽被干戈出画堂。弱质难禁罹虎口,只余梦魂绕家乡。

  

  明日还家拨余烬,十三人骨相依引。楼前一足乃焚馀,菊花左股看奚忍!

  

  清军屠城五日后,多铎见已是无人可杀,乃下令停止杀戮并派出清军将城内外各个寺院和道观中的僧人和道士共三千余驱赶至城中各处,对尸体进行火化和掩埋。

aR �"rh�QI ��J ; text-align: start; text-indent: 0px; text-transform: none; white-space: normal; widows: auto; word-spacing: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display: inline !important; float: none;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我史督师也!”史可法大呼一声,力竭倒地。


  扬州城虽然被攻破,史可法也被擒,但是豫亲王多铎却并未十分高兴。据各营上报来看,在攻占扬州的这几天中,清军死伤在八千人之上,损失可谓巨大。晚膳后,多铎率一班将领前往关押史可法的帐篷劝降。
  “那史可法可有降意?”多铎向紧随其后的阿山问道。
  “依奴才看来,史可法已决心一死,王爷还是不见他为好。”
  “本王也料到史可法不会降我大清,但仍愿一试,顺便也见见他,交谈一下也是好的。”多铎更多的意思是想会会这战至最后一人的明朝督师。

  在扬州城外清军大寨的众多帐篷之中,有座帐篷之外肃立着不少兵将,他们正在此看押着一名重要的囚犯。
  帐篷之中,史可法正坐在地上的一堆草上闭目养神,被箭射伤的右臂上缠着白布,上面可见斑斑血迹。旁边一张矮小的桌子上摆满了酒菜,一只碗,一双箸及一个酒杯正齐整地摆在旁边,两名清军兵士则站立于帐篷的门口。
  “豫亲王到。”随着一声拖叫,多铎等已来到帐篷门口,两名在帐内的清军闻声赶紧向多铎单膝跪下,右手以拳支于地上,低着头齐喊一声:“奴才给王爷请安!”
  多铎走过两名低头跪着的清兵,来到史可法面前,见史可法对他的到来似乎不屑一顾,心里已生出几分怒气,但他并不想将它流露出来,而是将头转向跟进来的阿山:
  “史督师受伤如此,为何不令医官在此守护诊治?”
  “不用了。”史可法将闭着的双眼睁开:“行将就死之人,即便诊治,又有何用?”说罢冷笑一声。
  “本王惜督师大才。昔日亨九先生率大军在松锦与我大清对仗逾年,伤我兵将数万,被擒之后曾效伯夷、叔齐,然终被先帝感化,成为我大清重臣,所建必纳。还望督师顺天应人,能效亨九先生之行。”
  “那洪承畴背君忘义,猪狗不如,吾岂肯效法于他?”由于激动,伤口似乎崩裂,史可法露出一丝痛苦的神情:
  “前可法守城之时,王爷数次遣人下书与吾,吾已请来使转告王爷勿再做那徒劳之事。现扬州城破,城亡与亡,吾意已决,即碎尸万段,亦甘之如饴!”说罢此话,史可法又闭上了双眼,再也不出一声。
  多铎无趣地走出帐外,抬头看了看满天的星斗,沉思了片刻,然后对身后的拜音图说道:
  “等本王离开后,汝即刻将那史可法斩首,此人非要求死,本王就成全于他!”说完多铎又朝着被火光映红了半边天的扬州城恨声道:
  “明日继续屠城,十日后方许封刀!”

  被清军攻破的扬州城内已成了人间地狱。自多铎的屠城令下达后,各营的清军将领就带着队伍开始了烧杀奸掳。数日之间,已是满城尸骸,腥臭弥天,湖塘之水俱为赤色,几无活人可见。据传闻,清军在扬州的大屠杀中,被杀明朝军民有数十万之众,对此屠戮后人有诗写道:
  兵戈南下日为昏,匪石寒松聚一门。痛杀怀中三岁子,也随阿母作忠魂。

  深闺日日绣凤凰,忽被干戈出画堂。弱质难禁罹虎口,只余梦魂绕家乡。

  明日还家拨余烬,十三人骨相依引。楼前一足乃焚馀,菊花左股看奚忍!

  清军屠城五日后,多铎见已是无人可杀,乃下令停止杀戮并派出清军将城内外各个寺院和道观中的僧人和道士共三千余驱赶至城中各处,对尸体进行火化和掩埋。